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令人吃惊的地藏王菩萨感应事迹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4:5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头痛康复 

    一九九八年冬,有一位同修的姐姐来找我。她十几年来被一种莫名的头痛熬煎着,医生诊断为美尼尔综合症,可是按美尼尔综合症治疗却丝毫无用。这类病如果在大街上爆发起来,她会连家都找不到;病症严重时,班也不能上。十几年来用尽了各类法子——中医、西医、各类偏方,但都无济于事,而比来反而越来越严重了,频频爆发。作为家庭支柱的她,在万般无法之下,起头把最初一丝希望依靠在佛法上。我大白,她是真的毫无其他法子了,否则不会来乞助于信佛的我。因而我对她说:“佛法中没有办不到的工作,但重要的是,看你的心诚不诚,俗语说心诚则灵嘛!我要求你做什么,你能做到吗?”她下狠心似的看着我:“只要能让我的病好,什么我都可以做。”我说:“好,那你吃十斋吧,三天诵一遍地藏经(天天诵三分之一),直到你的病好为止,能做到吗?”她说:“可以,我能做到。”

    那天她回家后就起头按我说的去做了。成果只诵了几天后,折腾她十多年的头痛病就根基上好了。她和她的家人都为此很是兴奋。在写下这个感应前,我特地领会了一下她的现况,从那次康复直到现在,她的头痛病再也没有复发过。(吉祥妙贤记)

 

鬼求超度

    2005年,我在北京工作,天天放工常常都是精疲力竭的回到宿舍,日诵一遍地藏经的习惯已经临时停止了。正巧夏日时,公司有一个处事处需要我在那边工作一段时候,早晨也要住在那边(我一小我住)。我心中大喜,这下子我可有条件诵经了!搬曩昔确当晚,安置以后,我就躺到床上,想稍作休息后复兴来诵经,却不想这一躺下后就睡着了。

    这时,我“看”到从门外进来两小我,一位是上了年数的妇人,另一位是个老人,两小我的神气都很和善,一进来就向躺在床上的我鞠躬,然后妇人说:“我们两人已经吃过你恩赐的饭,现在晓得你要诵地藏经,求你一定为我们超度,我们会感激你的。”说完又向我拜了拜,进来了。那时我虽处模糊中,思维却清清楚楚,晓得那两小我是鬼。随后我忽然苏醒过来,展开眼睛一看,现实竟和梦中如出一辙,只是两个来者不见了,可见适才简直是有两个鬼求我超度,再想想适才梦中妇人说,已经吃过我恩赐过的饭。对呀!本来2003年的冬季,我天天都按师父教的施食法向鬼众、魔部众施食,想到这里我哪敢怠慢,立即洗手焚香,起头诵经。那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在诵经前我还打电话给另一位同修,请他也立即诵一遍地藏经为二鬼回向,使他们更快得生善处。(吉祥妙贤记)

 

离开鬼道

    我小时辰在农村,有一位近邻叫“榜柱”,论辈份我叫他叔叔。榜柱身强体壮,然不幸在九七年的冬季外出时,遭车祸灭亡,留下老母、妻子和两个女儿。我那时已经在外地工作,一次回抵故乡听说此事时,正值他归天的五七期。由于我逐日必诵地藏经,那时心想,早晨诵经一定要回向给死去的榜柱。

    早晨,我正预备拿出经本诵经时,忽然看到榜柱的灵魂站在院子里,脸色乌青,神采黯然。我担忧榜柱的灵魂会惊扰到屋里的其他人,就用“心”告诉他(鬼有他心通),不要进屋,在里面听经就行了。他就静静的站在里面听,当一部地藏经诵完就不见了。

    后来我渐渐淡忘了此事,一日在拜佛以后,忽见眼前一片光亮,榜柱出现在光亮里,神采精神抖擞,体态伟岸庄重,与之前显现的灵魂形相截然不同,他面带笑脸的看着我,向我表达出他的谢意,然后转过身去,离去前再回头对我会意一笑,笑脸中吐暴露他心里无穷的宁静、高兴、超脱,很明显,他已离开了鬼道。

    事后听榜柱的妈妈说,榜柱死时,脸正是乌青色。现在想起这件事,我只诵了一遍地藏经,就把榜柱从鬼道中摆脱出来,可见识藏经的能力真不成思议!(吉祥妙贤记)

 

 编者案:鬼来听经,是由于欲得摆脱好处,这正说明地藏经之好事殊胜。地藏菩萨度既度人天,又度天堂鬼畜等恶趣,冥阳两利。故吾人读尊经,不但诸佛菩萨加持,六合鬼神亦欢乐听闻,故不必惧怕;又鬼神尚知听经获益,吾人则更应勤诵经念经,以期离苦得乐。

 

危病转安

    从年头起头,我母亲身材就一向欠好。4月下旬,母亲得了一种希奇的病,这病几近使她昼夜不安,她经常严重的告诉我说里面有人在打骂,又说打骂的人要打她;偶然三更里,母亲拉着我下楼要去找人理论;偶然拿个红包说里面那群人有丧事,要我送去,弄得我劈脸盖脸的,最初只好把红包送到大乘精舍放生了。如此之事不胜列举。到了6月毛病更多了,我只好送她去仁爱医院,经检查发现母亲得了慢性肺阻塞及肾脏病,只好住院治疗。住院的前10天情况还好,到7月1日情况就卑劣了,好几次气喘得脸色发青,只好送入加护病房,靠紧缩机帮助呼吸,最初又切开喉管,在加护病房住了十多天。

    母亲情形一向未能转好,我不知若何是好。8月间我去灵山课堂就教净行法师,师父要我为母亲诚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为了母亲,我回抵家便虔敬上香,为母诵《地藏经》。8月12日晚,我带妻儿再去造访净行师父,承师父慈善指示,回去继续念《地藏经》。8月13日近午时,我再去医院探望母亲,奇迹出现了!母亲已不必靠紧缩机而能自行呼吸了!医生说:“昨全国午呼吸好了很多,昨晚咳出了很多痰……”我听了心里直兴奋:“地藏菩萨!您的好事及愿力,实不成思议!”医生说,他们原本都已经感应失望了,我母亲的病况在他们看来,能出得加护病房的能够性只要百分之一。但成果14日下午,母亲就出了加护病房,回到了普通病房,这简直是奇迹!现在母亲还在接管治疗,情况一切一般。母亲的病让我深深体味到,此身实当为忧患,生死只在一息间,多操纵有生之年,早点精进修行,步崆最好之道。(明利)

 

示父生处

     公元2004年12月24日(夏历甲申年十一月十三),我父因心梗突发不幸与世长辞。父亲生前为信佛之人,为人善良,但未持五戒,迷恋酒肉。我们百口恐其堕入恶道刻苦,便为他诚恳念经。停灵三天,我母亲用在天津大悲禅院请来的“南无阿弥陀佛”放音机在灵前放了三天三夜,延续不停。复于出殡以后,我和母亲及妹妹起头于早晨播放《地藏菩萨本愿经》磁带,天天一遍;家人亦在余暇之余跟从读诵,我亦转读经文七遍,且每到夜里,我便专心默念地藏菩萨之名号,未有中断,至第四十九日已愈万遍。

    据《地藏菩萨本愿经》记录,人死之四十九往前方得业报循环往生,而奇迹也恰巧出现在我父亲亡后第四十九日清晨。当夜,我在梦中得菩萨相持指引,由一群童男童女领至一房前,由窗户望去,父亲就在房内,而门是锁住的,怎样也打不开,我父亲就在房中正座。我看到窗户上没有玻璃,就想越窗而入,但上了窗户却怎样也钻不进去。就在这时,门自动翻开了,我赶紧跳下窗户,冲门而入,我看到父亲仍然那末宁静,那时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豪情,喊了声:“爸爸,你怎样……”就跪在他眼前,握住他的手,头埋于他的膝上哭了起来,隐约入耳他说:“我们已经隔了半小时的间隔了。”过一会儿,忽然间感受眼前很亮,昂首一看,父亲已经不见,我急忙大呼:“父亲生往何处?”便看到一张纸从房顶飘到桌上,上言已生往夜摩天。我看完后就醒了,一看表,正是父亲归天的时候(17:30)。醒来今后,感受梦乡出格实在,记忆深入,与平常之梦大不不异。在做梦之前我不知有夜摩天,后经查证,此乃释教中的六欲天之一,往上还有六净天等等。

    以上所述,皆为我亲身履历,专心经上的话讲,实在不虚。愿我父亲在夜摩天中诚恳向佛,早日往生西方仙人天下,永脱循环之苦。愿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宿障消灭,平生平安,有始有终,终得善果。——2005年4月23日河北师范大学汇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2002级王建庆(归云)记。

 

解急除痛

    有一次,我的一位女性朋友乘远程巴士到承平加入全国大专佛青生活营。由于她在巴士上喝了很多水,很想上茅厕,但那时巴士行驶在山上的高速公路上,要到很远处才会有休息站(茅厕)。那时忍尿的感受真的很难熬,也很无法,不知若何是好。因恰都雅着地藏菩萨本愿经的注解,顿时想到了地藏菩萨,因而很自然地在心中念起了地藏菩萨圣号,渐渐地就睡着了。忽然朦胧之间,我这位朋友看见识藏菩萨在她的眼前,菩萨问她:“你有什么乞求?”她想也不想就说:“我想上茅厕。”话一说完,就发现车子慢了下来,张开眼睛一看,巴士正驶向休息站!那时她感觉很不成思议,也让我分享了这个感应故事。

    有一天,我的朋友早上起来肚子很痛(每月的经期,她城市痛足一成天)。我似乎帮不到什么忙。在做早课(念地藏菩萨圣号满1000遍和拜3拜)后,我发愿:“愿我的朋友某某和全天下一切因痛经而疾苦的女人,从现在起,不再承受这样的疾苦,此愿一定成就,由于地藏菩萨的好事力、慈善力和神力不成思议的原因,由于诸佛菩萨加持的原因,由于我的愿力不成思议的原因。” 随后即回向给我的朋友某某,和全天下的女人。随后不成思议的事发生了,我朋友事后一阵子肚子就不痛了。地藏菩萨的感应真的很不成思议!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杨子佑)

 

诵经止痛

    2004年,我母亲病重时代曾半年多疼痛难忍,经常痛得早晨睡不着觉。那时医院的检查成果也让她内心不安,伤怀流泪,并曾失望地想放弃治疗。从那时起,我暗安闲地藏菩萨像前发愿,替母诵《地藏菩萨本愿经》108遍,回向她顽疾早除,同时回向给她一切的冤亲债主早日离苦得乐。诵经时代也有连系放生、印经、供养等为母亲回向。

    诵《地藏经》49遍后,有一天闻弟亲言,故乡何处的母亲忽然自觉疼痛转轻了!当诵满108遍《地藏经》后未几,又听父亲在电话那头试探地问我:“能否是为你妈妈发愿诵《地藏经》诵完了?”我说:“是啊,您怎样晓得的?”父亲笑答:“你妈说她现在不感觉痛了,真是希奇!”当我听到此喜讯后,立即跪到佛堂的地藏菩萨像前,泪如泉涌地顶礼、顶礼、再顶礼……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

    由于此实在感应见证,我父亲也更相信佛菩萨的慈善力,那时说也要学诵《地藏经》,还发愿持素,天天早晚礼佛念经。三宝门生仁霖2005年3月16日志于北京。

 

夜梦菩萨

    怀着非常虔敬的心情,看完黄彩玉的“协寻失落儿童的地藏菩萨”一文,甚为感动,愿以本身亲沐佛恩的实在经历与处于弱势的妇女相勉相持。

    《地藏菩萨本愿经》别名孝经,我初诵此经,是在父亲往生时。因我远嫁阿拉伯,在父亲沉痾时,未能亲侍床前;当父亲过世,夫婿竟不让我回去奔丧。面临远程电话那头母亲的殷殷呼唤,我只要泪如泉涌。唯一能做的,只要乞求阿国观寺里的三尊大佛,我泣求父灵安息,早生仙人天下,发愿往后当以父亲的名义多积德事……跪拜不知过了多久,手脚酸麻,直到天光披照佛颜。

    师父教我读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我茹平日诵一遍回向父亲。预备头七祭拜的前一晚,忽然夜梦地藏王菩萨亲领父亲危坐眼前,四籁昏暗沉寂却非常平和。此画面一闪即逝,遽而又现,如此显现三遍,如电视现像,醒来历历在目。我心感动,未尝想留宿梦菩萨!更令我快慰的是,父亲危坐佛侧,平和定静。我因而发愿当天诵满三遍《地藏经》。

    早上到达释教会奉告某熟悉居士夜梦菩萨和父亲之事,皆为我兴奋。下午我再入释教会时,正惊讶怎样会比早上法会时更热烈、更多人呢?某居士一脸带笑走来说:“我们释教会建立十多年以来,第一次阿国的电视台要来拍摄,姑且告诉,现大师正总带动,希望更多人来壮释教会的声势呢?你真是孝行感天啊!”夫婿闻知亦不由赞叹,最初,他竟代我回去奔丧,让忧愁的母亲宽心。(1997年)

 

药瓶自碎

    1988年6月我落发,至9月寺院做水陆法会。一日薄暮,四川藉一位师兄告诉我说,有一位香港来的梁凤荷居士有神通,我们去找她吧。初落发时我对神通最感爱好,我俩即到她所住的房间。只见一位60多岁慈眉善目标老太婆坐在床上,她对我们说,此次是梦见观音菩萨叫她送花来寺院供养,她小时辰已经溺水,后念观音菩萨得以登陆,为此念了三十多年观音菩萨,经常有感应,还经过菩萨能知作他人的宿世,她宿世做过几世居士了……

    我们说明来意,希望她也能帮我们看看。她叫我闭眼旁观额中,并设想有一尊白衣观世音菩萨,我很是虔敬地观想并默念“观世音菩萨”,她就在一边打坐。这时辰,我眼前忽然一片光亮,而且上眼皮一向跳动不止。当她停止不念后这类境界即消失.

    她一把捉住我的手说,观音菩萨说你前几世已经出过家,前一世是东北人,在三岁时溺水而亡,为此令母亲悲伤过度也抱病死了,你欠了怙恃三年的哺育之恩,要念八十部《地藏经》超度。

    可我对念经一法历来非常轻视,也不相信心经可以治病。接下来我并没有念经,却在禅堂里打坐参禅。由于初入门不会勤奋使我身心加倍多懊恼胡想,偶然竟无缘无故想哭,偶然虚火上亢,不思饮食。

    89年3月我决议一人进入深山住岩洞修行,在洞中我首先要把八十遍《地藏经》念完,以了宿愿。那时的我对念经还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一想到梁居士那时请观音菩萨加持我时能令我马上看到光亮这一境界则是确切不移的究竟时,又由不得我不相信了。我想这其中必有甚深的深情。

    初落发时我思疑自己得了胃病,买了西药“维酶素”服用。在岩穴里我一边念经一边服药,数天后一瓶药最初一粒倒出服完,药瓶刚刚放到桌面上时,忽然自然破裂。我漫不尽心,仍然一边念经并一边服第二瓶药,待最初一粒药服完并放下药瓶子时,药瓶也自然破裂。那时在没有空气突然冷热变化和外力的冲击之下,药瓶可以自动破裂这就是一个感应奇迹。我乃向同参道友谈起此事,他说,这就是地藏菩萨感应叫你不要食药啊!我即停止服药。

    念完八十遍《地藏经》恰好需二十一天,同时还有其他的感应,在此不述。我由此身心轻安,旋即参禅,并略有所获。

    回忆起十几年的修行生活,我能于顺逆境界中没有退失道心者,实在得力于最初入门时的感应。我很是感激指导我入门的梁凤荷居士,真想可以再会到她一面!在香港有一位法师与她了解,我叫他去找这位盛德居士,他登门造访时,她的邻人说,她早已搬场而不知去向了。

    在《地藏经》中观音菩萨死力保举地藏菩萨,就如文殊、普贤、弥勒等等大菩萨也都分歧要求末法时代的众生皈依顶礼地藏菩萨。《地藏经》是释教的一部孝经,是修行菩萨道的一部大乘佛经,非论在家落发都要重视此经。固然,对此经的了解水平会因人的聪明深浅而有所不同。

 

摆脱附身

    1991年我在福建雪峰禅堂参禅,同参中有一位禅和子已经在顶礼地藏菩萨像反悔时亲眼看到地藏菩萨的化身。我听了一时好胜心强也决议要见见识藏菩萨。《地藏经》说只要可以念满一万遍地藏菩萨圣号便可以梦见菩萨,我就以108颗念珠记数,专心默念,那时情形散乱心很重,成果念了一万遍丝毫没有感应,再念一万也没有感应,进退不得,还是继续念吧。

    在念到五万遍时,我到福安狮峰寺探望师叔,当晚约八时我和他坐在寺内的走廊边说话。实在,此时的我并无意于说话的内容,心里深处仍然很是渴望能见到地藏菩萨。这如做一件极重要的事将欲露而又未露的心情,我虔敬到呼吸几近停止,就连很幽微的妄想杂念都了了清楚。

    忽然,劈面空中一颗圆光如同秋月大放光亮,全部夜空都亮起来。我心中略起妄想别离:“啊,这是什么光亮呀?”,此时其光即变得稍为昏暗。接着我急忙反悔:“不可哪,我的意念不应当太粗,不应当有杂念啊!”其光又增强变得明亮起来了。这一感应我与师叔两人都看到了,不外他那时却说以为是龙放光呢,哈哈……

    一切唯心所造,心生则各种法生,心灭则各种法灭。我本人也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假如说有的话,就是干事比力轻易埋头和投入。可我不是圣人,也有凡夫的懊恼。说几句自己的修行经历是希望同大师交换学佛修行的心得,并不是故意标榜自己。大家都是未来佛,不轻己灵,不重他圣。

    念地藏经可以超度孤魂野鬼,不要惧怕,由于念经有诸佛菩萨庇护,深信佛力不成思议,此信心可以克服恐惧。

    就象我畴前在深山只是一小我住,念此经时也亲见鬼魂来听经,如同一团阴气,那时也有预见其至。不外没什么,我以为是宿世的母亲来听经,恰好超度她。鬼神也是众生之一,也可以信佛修行,众生同等,同一真性,我们要以平常心看待之。

    除此之外,我在其他寺院也用念诵《地藏经》的法子超度过孤魂野鬼,经常有感应。不外,我并不喜好与鬼打交道,只是在不得与之的情况下才这样的。

    如,94年我在云南近缅甸边境的某小庙,有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居士一个月内被鬼附身三次,此一次我正幸亏该寺暂住,那鬼附身时说要吃饭,众人问她是那里人?她答是腾冲杨家坡某某人,信众中有人熟悉这人已经死去。那时有不管用推拿点穴,此女都不能苏醒过来,后来,把饭施出其女即醒,问她适才所说过的话,一概不知,恍如梦觉。

    是夜,我即零丁为她念了一遍《地藏经》,她跪在地上听完后自觉身心轻安。早晨看电视时她忽然如梦中看见有一小僧人顶戴三枝香,然后醒觉,自言极为舒服,尔后鬼即不来附身。我念经是供给免费办事,不是赶经忏。(顿辉法师2004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