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探秘生死轮回的启蒙书·前世今生七 3500年前你是我舅2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4: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章 3500年前,你是我舅舅(2)


“很难呼吸吗?”我问。

“是的,这里好热……好热,又黑。我什么也看不到……也动不了。”她在阿谁又黑又热的洞里,单独一人,转动不得,只能等死。洞口已经封死了。她又惧怕又悲凉,呼吸变得快而不纪律。她终究死了,竣事了这疾苦的平生。

“我感觉很轻……似乎整小我浮起来了。这里很亮,感受很好!”

“你还痛吗?”

“不!”她停下来,我等着大师的出现。但相反地,她没有逗留多久。“我很快地降下来,又要到某个身材里去了!”她似乎和我一样的惊奇。

“我看到修建物,有圆柱的修建物,这里有好多修建物。我们在室外,四周有树,是橄榄树,很美。我们在看什么工具……人们戴着奇形怪状的面具,遮住他们的脸。这是一个节日,他们穿长袍、戴面具,伪装成各式怪兽或神话人物,在台上表演……在我们坐的地方上面。”

“你在看戏吗?”

“是的。”

“你是什么样子的?看一下你自己。”

“我的头发是黄褐色的,编成辫子。”她停住。关于她自己的描写和橄榄树令我想到凯瑟琳希腊时代的那平生,那时我是她的教员,叫狄奥格尼斯。

“你晓得日期吗?”

“不晓得。”

“旁边有什么你熟悉的人吗?”

“我丈夫坐在我旁边,不外我不熟悉他(指今生不熟悉)。”

“你有小孩吗?”

“我现在正怀孕(with

child)呢。”她的用字遣辞很出格,是现代的用法,不像凯瑟琳认识苏醒时。

“你父亲在那儿吗?”

“我没看到他。你在……但不在我身旁。”那末我猜对了。我们回到约公元前1568年的时辰。

“我在那儿做什么……”

“你教书……我们都随着你进修……正方形、圆圈,那些好玩的工具。狄奥格尼斯,你在那儿。”

“你还晓得我什么?”

“你很老了。我们有些亲戚关系……你是我舅舅。”

“你熟悉我其他的家人吗?”

“我熟悉你太太……和你小孩。你有好几个儿子,其中两个比我大。我妈妈已经过世了。她死时还很年轻。”

“你父亲一向照顾你长大?”

“是的,不外我现在成婚了。”

“你快要生小孩了?”

“是的,我很惧怕。我不希望在临蓐时死掉。”

“你妈妈就是这样归天的?”

“是的。”

“你惧怕自己也发生一样的情形?”

“这类事经常发生。”

“这是你第一个孩子?”

“是的,我很怕,希望快点生。我肚子好大,行动很是不方便……有点冷。”她又进步了些时候。孩子快诞生了。凯瑟琳没生太小孩,而我自医学院的产科练习后就没再接生过。

“你在那里?”我问。

“我躺在石床上,冰冷冰冷的。我好痛……奉求谁来帮帮我,帮帮我。”我叫她深呼吸。她一面喘息一面嗟叹。接下来的几分钟她痛得更利害。孩子终究生出来了,是个女儿。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很虚弱……流了好多血。”

“你要给她取什么名字?”

“不晓得,我太累了……我要我的孩子。”

“你孩子在这儿。”我随口拥护道,“一个小女孩。”

“嗯,我丈夫很兴奋。”她累坏了。我引她小睡片刻。一两分钟后,我再把她叫醒。

“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是的……我看到了很多人。他们背上扛着篮子,篮子里有好多工具……食品……一些红色的水果……”

“这里地盘肥沃吗?”

“是的,生产好多食品。”

“你晓得这里的地名吗?如果有陌生人问到村名,你怎样回答?”

“喀西尼亚……喀西尼亚。”

“听起来像个希腊小城。”我说。

“我不晓得。你晓得吗?你已经分开这里去周游天下,我没有。”这是个误解。凯瑟琳以那一世的眼光来看我,身为她的舅舅,较年长而有聪明,她以为我会晓得答案。

“你这平生都在村子里度过吗?”我问。

“是的。”她小声说。“但你却出门远游,带返来很多我们不晓得的事物。你边观光边进修,研讨地理……分歧的贸易线路,你可以把它们画成舆图……现在你忘了。有很多年轻人登门请教,由于你懂图。你很聪明。”

“你指的是什么图?星象图吗?”

“你领会各类记号、意味。你可以帮他们……帮他们制成舆图。”

“你认得村里其他人吗?”

“我不认得他们……不外我熟悉你。”

“我们相处得好吗?”

“很好。你对人很和善。即使只是坐在你身旁,我也感觉很欢乐,带给人抚慰……你帮助过我们。你帮过我姐姐们。”

“不外,总归有个时辰我会分开你们,由于我老了。”

“不!”她对我的死并未做好心理预备。“我看到一些面包,很扁很薄的面包。”

“大师吃这类面包?”

“是的。我父亲、我丈夫和我都吃,村里人也吃。”

“现在是在过节吗?”

“是……一个节日。”

“你父亲在那儿吗?”

“是的。”

“你孩子也在吗?”

“是的。但她不在我身旁,在我姐姐那儿。”

“仔细看你姐姐。”我倡议她,看能否也是个今生熟悉的人。

“她不是我熟悉的人。”

“认得出你父亲吗?”

“是的……是的……是爱德华。有很多无花果和橄榄……还有红色的果子和扁面包。他们杀了几只羊,在烤羊。”接着停了很久。“有个红色的……方盒子,人们死后就躺进那边。”

“那末,有人死了吗?”

“是的……我父亲。我不想看到他。我不想看他现在的样子。”

“但你不能不看,是吗?”

“是的。他们要把他抬去埋葬了,我感觉很哀痛。”

“是的,我领会。你现在有几个孩子?”我要转移她哀痛的情感。

“三个,两男一女。”她尽了回答的义务后,又继续沉醉在低落的情感里。“他们把他的尸身覆盖在白布下。”她显得很难过。

“我在阿谁时辰也死了吗?”

“还没,我们喝着杯里的葡萄酒。”

“我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很是、很是老了。”

“你好过一点了吗?”

“不!当你走后我就只要一小我了。”

“你还有你的孩子呀!他们会照顾你的。”

“可是你晓得这么多工作。”她的口气像个小女孩。

“你会安然度过的。你也晓得很多呀,不会有事的。”我向她保证,她看来正宁静地休息。

“你现在安静了吗?你在什么地方?”

“我不晓得。”明显她已过渡到“中心状态”,虽然适才那平生没有履历灭亡。这一个星期我们详实地回溯了两辈子。我等着大师开口,但凯瑟琳继续休息。又等了几分钟后,我问凯瑟琳能否能和大师扳谈。

“我没有到达那度空间。”她诠释道。“要到了那边才有能够。”

她一向没到达。等了好久后,我把她从催眠状态中叫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