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刘素云:走出学佛误区 开启智慧之门(文字版)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6: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出学佛误区 开启聪明之门  刘素云居士主讲  (共一集)  2010/6/26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52-453-0001

尊重的师父上人,尊重的列位同修,大师下午好。今全国午,我们操纵两个小时的时候分享一下这个题目,「走出学佛误区,开启聪明之门」。这个也是应一些同修的要求,让我讲一讲这方面的题目。

很多时辰,当同修们凑在一路的时辰,会提出各类百般的题目,很是集合的就是不晓得学佛怎样学?从哪儿学?有些刚进门的同修跟我说,他说打仗一些学佛的人,每小我说的都纷歧样,那我究竟按着谁说的来办?也有的同修修的时候比力长了,告诉我,说为什么愈学愈糊涂,还不如刚起头苏醒,现在都找不着门了,不晓得念什么经,念什么佛,不晓得怎样办了。甚至有些被称为老修的同修,都出现了这个题目。还有的人说,没弄大白为什么要信佛就信佛了。

针对这些题目,明天我想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说,这些题目确切是摆在我们每个学佛同修眼前的一个现实题目。经过这些题目,我感遭到有一些同修,而且这个为数很多,走进了一个学佛的误区,假如不从学佛的误区里走出来,能够愈走愈偏,所以有些现实题目需要处理。在这些方面我懂的也不是太多,学的也不是那末深透,我就把我自己的一些看法和感受跟大师分享。有用的,是我供养给大师,供大师参考;没有用的,你还是当我什么也没说,别生懊恼便可以了。由于有些题目比力敏感,能够触及到很大一部分同修的现真相况,能够我明天的讲法,有的同修听了今后暗示附和,感觉是说的有些事理;有的同修能够说,乱说八道,我们不是这类情况。不管你们怎样说,我把我的熟悉情况照实的告诉大师,仅供大师参考。

我为什么明天制定了这样一个题目,「走出学佛误区,开启聪明之门」?由于假如你不从误区里走出来,你聪明之门开启不了,所以明天我们要研讨一下这个题目。在我领会的情况傍边,所谓的误区大要有以下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科学,信佛信的是科学,不是智信。我记得我在吉林讲的时辰,我有一盘光盘已经说过这个题目,就是我们学佛要智信,就是聪明的智,不要科学。能够有的同修不太了解了,我们信佛怎样还是科学?这个一点不希奇,师父上人在讲法进程傍边已经提醒我们,假如你信佛,你不晓得佛是什么、释教是什么、佛法是什么,你就信佛了,这个就叫科学。由于你没弄清楚是怎样回事你就信了,这是科学。你把这些题目弄清楚了,你再信佛,再进空门,这才能开启你的聪明之门。所以我这么说不外分,不是说对大师不尊重,说大师科学。这触及到我们很多同修,其中包括我自己在内,我告诉你们,我已经就属于科学。

我一九九一年请了观音菩萨今后,不晓得信佛是怎样回事,然后我就想找人问大白。成果东就教西就教,真是像有的同修说的那样,你问张三,张三这么告诉你,你问李四,李四那末告诉你。问很多了,把我都弄晕了,究竟怎样办妥。所以我就急于想找个师父就教就教。是以我就跟我的同事,一个老迈姐说,能不能找个师父指导指导?后来也能够人缘成熟了,我就皈依了三宝,就是第一个师父,就是五大连池钟灵寺的老方丈憬悟法师,是他指导我皈依空门的。可是师父离我很远,我在哈尔滨,师父在五大连池,我们到现在这二十年的时候了,碰头的时候都很少很少,所以还是东跑西颠的。阿谁时辰我记得,听说哪旮来个师父,我赶紧去问、去拜,也不晓得这个师父是怎样回事,一点不领会情况我就去拜。归正进屋就磕头,磕头就交钱,交完钱有些师父摸摸脑瓜顶,后来我才晓得阿谁叫灌顶。有的师父开示开示,阿谁时辰我不晓得什么叫开示,我就说师父和我唠唠嗑。就是这样,我跑了几多年?快要十年。

出格成心机的,可笑的是,有个同修给我先容了一个师父,就带我上他家去。这个师父是在农村住,我记得坐车坐好远,下车还得走一大段路才能到他家。到他家今后,看见一个老人,他大要也就六十多岁,个儿比力矮,挺慈善的,看面相很慈善。然后告诉说得认他为师父,说他这个师父是谁?是佛。那时我对这些概念还不深入,就想抠根问底,说他是哪个佛?人家就给我先容,说他的名字叫公允王佛。这个名字挺新颖,我回家今后赶紧找佛书,厚厚的一大本佛书,那上有那末多那末多佛的名字,我赶紧去找公允王佛在不在这名单之内,也没找到。可是人家说了,纷歧定一切的佛都在这个本上,他就是公允王佛。后来我就屡次去拜这个公允王佛,由因而佛,佛在我心目中那至高无尚。

我记得每次去,一个是交款,一个是带礼物,然后就是给师父磕头,磕头的时辰似乎嘴里还得叨咕着,「叩拜公允王佛」,就是这样。有一次似乎办了一个什么法会,法子会的时辰他们告诉我,说妳看没看见,来了好多好多佛、菩萨,还有罗汉,还有什么什么。我啥也看不着。我说你们怎样看着,我怎样看不着?由于告诉我那小我他戴眼镜,我不是恶作剧,我真是这么想的,我说你阿谁眼镜是魔镜啊,你戴着它能看到,要不借我戴一会儿。他说和这个眼镜没关系,我这是近视镜。我说我啥也没看着。他问我,他说妳看看那面墙头,由于农村不有墙头吗?他说妳看那墙头都没不足暇的地方了,密密层层的。阿谁时辰我都不晓得什么叫众生。他说阿谁天上的、地上的,各个方面来的众生,都把这院子、屋里、墙头都占满了,天空都在飞着。我是站着的我也看不着,坐着也看不着,飞的我更看不着,我啥也没看着。

法会开完了今后,就这个同修告诉我,他说妳知不晓得,给妳发了一件礼物,是宝贝?我说搁哪?我处处找,没人给我发礼物!我就了解就是我们人,能否是?由于加入法会了,给妳发个什么纪念品,我就这么想的。他说,妳傻,不是,天人给妳发的。我说搁哪?发的什么工具?天人我看不到,他给我的礼物我应当能看获得。他说那妳也看不到。我说是什么礼物?他说是一条裤子,说那条裤子金光闪闪的,那天人就给妳了。我说你看我也看不着,也没法子对人家暗示感激,真是有点对不起。我说我怎样能晓得这裤子在哪儿,我什么时辰穿?那小我就笑我说,给妳了就是给妳了,妳看不到,妳也不能像我们这个裤子一样就穿在身上。我说那我不晓得是怎样回事。就阿谁时辰,就这样的事我碰到了好多好多。

还有一次说在家里不可,得上大野地里去,现在回忆起来那就像演戏的,去了好多好多人,有哭的、有笑的、有闹的。我都不晓得怎样回事,我就像人家在表演我在看节目似的,看完了我还问人家,我说他为什么哭?他为什么笑?人家也不告诉我,我还想探问,我就去问人家阿谁哭的本人,我说你告诉我,你适才为啥哭?他说,我哭就是我哭,妳为什么没哭?我说我没想哭,有什么可哭的?没问出来,我又去问人家阿谁笑的。人家那笑的说,谁不让妳笑了,妳问我干啥?我就想,人家该哭的哭,该笑的笑,我是既不应哭也不应笑,我的使命就是看热烈。所以我就当热烈看,看完了就拉倒了。

更可笑的是跟我去的一个我的好朋友,她比我信佛信得早,法会开完了,她就跪在师父的眼前,就哭了,怎样说的?哀告公允王佛还她公道。我想,有啥不公道的,妳这是干嘛?我就去拽她,我说妳干嘛,赶紧起来?她就不让我拽她,就搁那儿跪着,就非得让师父还她公道。我就想,妳不起来,那我听听哪点不公道了。然后她就说,说我的位置比她高,这不公道。说她才进空门,刚皈依,我都皈依好几年了,为什么此次法会给的位置,说我的位置比她的位置高?我就出格惊奇,阿谁位置是啥?搁哪呢?谁也没告诉我啥位置?也没告诉她啥位置?我说,什么位置?我怎样比妳高?我说假如真有这事,咱俩颠倒颠倒,换换位置,妳上我这高的,我上妳那低的。她说妳不懂,妳别瞎扯。后来跟师父说,说我那时穿了一件衣服,我记得是一个毛衣,是我姐给我的,我没穿过,那天由于加入法会,挺重视,我把那新毛衣还穿上了。她就跟师父说,她身上穿的阿谁毛衣就应当是我的,那是上方赐给我的,叫她穿上了。我说差池,这是我姐给我的,怎样成天人赐给妳的了?我说好好,妳说是给妳的,我给妳。我那时我就把那衣服脱下来,我就给她穿上。我说妳别生气,我说还怎样,还有什么不公允的,妳接着说。哭得可悲伤可悲伤。后来我就问师父,我说师父,究竟是怎样回事?我说信佛就是这样吗?我说如果这么样的信佛,我真有点思疑。师父赶紧摆手,告诉我,别说,别说,别说。还不让说。

从那今后,我心里就有一种疑问,学佛究竟是怎样个学法,难道就是这样学吗?后来我问憬悟师父,我说师父,我皈依今后,我最应当干的事是什么?我不应当干的事是什么?师父告诉我,妳最应当干的事是念阿弥陀佛,妳最不应当干的事,不要去东跑西颠。这就是师父告诉我的,所以我就学会了,我就念阿弥陀佛,我不去东跑西颠。是以我出格感激我的第一个师父,憬悟师父,真是,他这两句话就给我指了一条明路,让我少跑了好多弯路。就是这样,这个弯路我也没少走,也是快要十个年头。

在这中心,有人说妳有仙缘,妳应当供仙。我说那仙是谁?是我家老祖宗吗?我说我家是满族人,供老祖宗是木头牌位。在农村住的时辰,我记得在西墙上钉着,我出格惧怕阿谁木牌牌,我自己不敢进阿谁屋,我不晓得为什么。我说能否是阿谁工具?那小我说不是,他说是仙。我说阿谁仙又是怎样回事,佛还没弄大白,怎样又仙了?那怎样个供?他说妳就请一个龛,然后我给妳写个牌,妳就供在这龛里,烧香、上供。我说哪天烧?他说天天烧更好,最次也得初一、十五烧。别的还得上供,我说都供什么?他说供鸡,供什么猪手,归正说的。我说这伙食不错!人家那人说,不能这么说,这么说不恭敬。我说那就不说了。我说我上哪儿去找龛?他说妳去请,极乐寺何处有卖龛的。

我就依照他的指导,我就去请这个龛。到那今后看到,是,很多龛,有的雕镂得很精美,有的是简单线条的。那时我就想,请一个线条简单的,我就看了两圈,我就相中了一个龛。跟人家说好了,正要交钱的时辰,我旁边一小我就拿胳膊这么一拐我,我这么一看,我熟悉,是谁?是我们省医院外科主任,由于他给我外甥女做过手术,这不就熟悉吗?他说刘大姐,妳干啥来了?我说我来请龛。他说妳请龛供谁?我说供仙。他说哪位仙?我说现在还不晓得。就这样,我说我还不晓得。我说那你干啥来了?他说我也请龛。我说你请龛供谁?他说我供神。我一寻思,他怎样供的和我纷歧样?我供仙他供神。我说你那神是谁?他说我供的是日本神。我说中国的还没供大白,怎样还供日本神?他说我刚从日本留学返来,我请了一尊日本神。到现在我也不晓得这日本神是什么样。我说你请龛你请哪个?他就指,他说我就相中这个了。他指的就是我要请的阿谁龛,这个龛就是线条出格简单,上面没有雕镂的。我说那给你吧。他说那欠美意义,大姐,妳看妳也要请,妳也相中这个,我把它请走,妳咋办?我说我有的是时候,哪天我再来转,说不定他就又出这样的。这样我把这龛就让给了这个外科主任,他就把它请回家了。今后今后,我和这个事就算拉倒了,我再也没请龛,我也没供这个仙,能够就这个缘分吧。

后来,我跟佛友说起这一段的时辰,他们说妳真是佛菩萨指导,不时都有佛菩萨看着妳,不应妳办的事就不让妳办。你看再晚两分钟,这龛我钱交了,我龛拿得手了,那必定他欠美意义再从我怀里把这龛拿去吧!我就要交钱的前夜,就碰见他,然后这龛就给他了,他就拿回去供他的日本神去了,我阿谁仙就没供。这十几年了,十五年左右了。这个人缘,不就曩昔了吗?

所以有些事我就想,学佛是得把它弄大白,你才能学大白;你没弄大白,必定你学糊涂。是以我就想,老法师说的,什么是佛?什么是释教?什么是佛法?这几个题目你一定要把它弄清楚。假如你弄不清楚,你浑浑噩噩说我信佛了,那真是科学。你真是人家说三,你就说是三,人家说四,你也说四。你如果碰见一个善常识,把你领上了邪道,你要碰见一个不是善常识,他自己就学得糊涂,他必定也把你领到糊涂道上去了。所以这个题目,我倡议大师看看《熟悉释教》这本书,我们这个结缘架上就有这本书,老法师写的《熟悉释教》。假如刚入空门的同修,你看看这本书,你看大白了,今后不会走歪道,也不会走瞎道。老同修们翻一翻、看一看,你对照对照,你这些年修佛的进程傍边,和这个能不能对上号?假如你能对上号,说明你做对了。我阿谁时辰,后来我获得这本书今后,我是重新至尾看了好几遍,我才晓得我有好多事做错了,道走错了,所以我把它更正过来。再有一本是阿谁小册子,就是《觉海慈航》,我记得那本小册子我看了今后对我帮助也很大,由于它属于问答式的,恰好我心里有些迷惑的题目,从那本小册子里我就找到答案了,也可以先容给大师参考参考。这两本书大师看看,出格是要看看《熟悉释教》这本书。我说我们信佛不要科学,这是第一个题目。

第二个题目,为什么要信佛?现实我如果这么说,大师说,那谁还不晓得?不是这么简单。我跟同修们在一路,可以说群情也好、钻研也好、交换也好这个题目标时辰,有的佛友是这样说的,我也不晓得我为啥要信佛,人家告诉我信佛好,我就信了。我说那怎样个好法你晓得吗?他说那都不晓得,就是他人说的信佛好,他就信了。还有的说,我看见谁谁,他熟悉的人,说他们家本来可不别扭了,后来信佛今后,不顺的事都变顺了,我感觉这好,所以我就信了。更多的佛友是说什么?欣赏空门有一句话「有求必应」。他对这个有求必应是怎样了解的?我要啥有啥,不是有求必应吗?我要有求,有的不应,那就不是有求必应了,「必」是一定的意义。我说你求没求来?他说不明显,有的求来了,有的没求来。我说再过一段时候你再看看,哪些你求他应了,哪些求他没应。他说如果不应那不灵,不灵我就不信了。这就是第三种信佛的。

第四种说什么?假如你信了佛,你家里就似乎是,我了解就是你不用劳动,阿谁财就源源不竭的就来了。比如说你如果买了一袋大米,不像他人家愈吃愈少,他家这袋大米就是吃起来没完,就是总是连结是一袋。我家有些亲戚信基督,已经跟我这么说过,他问我,我阿谁弟弟、妹妹们问我,说嫂子,妳信佛妳每年买几多大米?我说我根基不买大米,由于我们单元每年分大米。他说妳分大米,妳能吃了吗?我说你什么概念?你什么意义?他说比如说这一袋大米,妳从年头吃到年末,这一袋大米能不能吃了?我说那就看吃不吃?他要吃,它就了了;不吃,老搁哪儿摆着,它就不了。他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义,我们信基督,就是说,你这一袋大米你永久都吃不掉,都吃不完。我说我没那种感受,我家大米一边吃一边见少,这袋吃完得换那袋,不像你说的这样。他说,劝我,那嫂子妳还是改信基督吧。我说你看看,等你家大米,一袋大米十年八年都吃不完的时辰你再告诉我,那时辰我必定跟你一样。由于啥?这都不用买米。就是这样,所以五花八门的,信佛就能信到这类水平的。

再一种就是说我这平生很苦很苦,我想了脱生死,所以我信佛。这真是熟悉到这一点就很是不错了,可是信心也不是那末完全果断的。到现在为止,就是说,我这平生学佛、念经,我就是要了脱生死求生仙人天下,除此之外我没有此外路可走,很是果断很是果断的,这样的同修,为数不是出格多的,总是在摆荡着,就是这样。所以说我们能否是应当这样说,这也是我们学佛人走进了一个误区。假如这些题目不处理,你就带着这样的想法走进了空门学佛,你学几十年能够都没有上进,更不会成就的。所以借着此次来香港这个机遇,又应同修们的要求,我就把这个题目也提出来了。

怎样样信佛才是真正信佛?这个题目也摆在我们眼前。假如像前面我们所说的这些,确切是,不客套的说,那不是真信佛。你真正信佛不是这类心态,就像明天上午齐老菩萨给大师讲这一课,在座的能够都听了,我感觉明天齐老菩萨上午这一堂课,对大师是深有启发的。你们听了今后,特别是年龄比力大的,一心要求生净土的,真是一种极大的激励。老菩萨讲得太好了,我们能听到齐老菩萨这堂课,太有大福报了,这对果断我们学佛成佛的信心是何等好的人缘。所以我说,在座的大师真是很有福报。

真正信佛就是遵守佛陀的教育,可以翻开你的聪明之门,翻开你的聪明之门今后,是熟悉宇宙人生的真相。世尊讲法四十九年,不就是要告诉我们宇宙人生的真相吗?我们开启了聪明之门以后,熟悉了宇宙人生的真相,我们才能找到真正属于我们的归宿,那就是西方仙人天下,这才较真正信佛。不是说你读了几多部经,你发了几多次大愿,你天天念几多声佛号,你磕几多头,不是这个概念。你得把这个理弄清楚了,你才可以晓得什么较真正信佛。你对照对照自己,你修佛这些年,这几年,你符不合适这些条件,你能否是真正信佛,你自己就有一把尺子了。这是一个题目。就是科学里一定要把这个题目处理,要把它酿成智信,真信佛、假信佛一定要把它区分开。

这个题里的第三个小题,就是什么是三皈?能够我说这,有的同修心里感觉可笑,我们早都三皈了,谁不晓得三皈是怎样回事。不见得了然。我一路头我不了然,我记得我师父先容我三皈的时辰,师父是在我家接管我三皈的,师父说,我说什么你们说什么。由于在这之前历来没有打仗过,所以师父说阿谁词,现在我晓得是什么词,就那时辰师父嘴里说出那词,我底子我就不晓得说的啥。所以就是师父说一句,我们不是说一句,是哼哼一句。由于不晓得词,归正就跪那儿,闭着眼睛,听师父一句完了,我们这边嗯嗯,就这样似的,就对付曩昔了。后来师父给我们发了三皈依证,看看那上才晓得那时师父说的啥,可是对阿谁意义不甚领会。

我是什么时辰起头大白的?就是听了我们师父上人的三皈教授,我才晓得三皈是这样。我本来真是那样以为,我皈依了憬悟师父,我不晓得我是皈依三宝,皈依佛法僧,觉正净,我一点不晓得,我就感觉我就是皈依了憬悟师父。后来我听了我们师父上人阿谁「三皈教授」,我才熟悉清楚了,是这么回事,才把这个动机改变过来。为什么我一向保举、先容,让大师好好再看这个碟,好好再读这本书,关于三皈教授这本书,就是万万别弄错了。熟悉明白今后,加深了解,加深熟悉,这样才晓得我皈依的是佛法僧,是觉正净。你只要这个理念清楚了,你未来才能回到你的故乡。假如我要一向以为我就是皈依我的第一个憬悟师父,那未来师父上哪儿就领我上哪儿了吧!我师父是修净土秘诀的,他是念经的,我估量还有个好去向;假如我如果皈依一个不是修净土秘诀的师父,那能够糊里巴涂的,师父上哪儿我就随着去了。假如说师父要真是上三途,我也随着上三途了。我出格光荣,师父上人太慈善了,让我看到这个光盘,否则的话,到现在我还糊涂着,我都不晓得我皈依谁了。在座的大师,能否是这个题目很是明白?你能否是也做了三皈?你知不晓得你皈依的是谁?这个题目也要搞清楚,这也是我们学佛人一个误区吧!

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误区,就是科学,不是智信,这里面就有这么三小条。第一个是要熟悉什么是佛,什么是佛法,什么是释教。第二个题目,要弄大白为什么要信佛,怎样样信是真信。第三个题目,什么是实在的三皈。把这三个概念题目一定要把它搞清楚,这是我们学佛最最根基的工具。这是第一个误区,科学。

第二个误区是外求。这个题目我记着我上一次来香港的时辰,关于内求和外求我讲了。可是我从香港回去今后,好多佛友,全国各地的佛友打电话,他们所提的题目好多都是在这个范围内,就是外求,不是内求。我们大师都晓得,佛在哪儿?佛是你的自性,你的自性原本就是佛,你不开辟你的自性佛,你到里面去求、去找,你求不来也找不到。比如说就像一个镜子,举个例子,一个镜子就比如是我们的自性,我们的自性是亮的,由于我们迷了,它上面就蒙了一层灰尘。你不去擦这个灰尘,你到里面去找工具,要照照你这个脸孔,你找不到。你只要把这个镜子上的灰尘擦掉,阿谁镜子不就显现出来了吗?你照的就是一个实在的你,阿谁实在的你就是你的自性,就是你的赋性佛。你说我们到里面去找,能找获得吗?找不到。所以这个外求和内求的题目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题目,不要心外求法。不是「是心是佛,即心是佛」吗?有一个法师唱的那首歌,就这个词,我记的出格清楚。所以,假如我们把心外求法转为心内求法,反观我们自己,去找我们的自性佛,这就对了,就从阿谁误区就出来了。这是第一个外求的表示。

第二个外求的表示就是自觉崇敬,崇敬谁?不管是落发师父,还是在家居士,有些人就是自觉标崇敬。由于什么?就在我四周,有些个佛友跟我说,我们家又兵戈了。我说你们家怎样兵戈了?她说和我爱人,由于钱。我说钱不是身外之物吗?怎样还由于这个兵戈?她说我把我家里的积储我都捐进来了。我说妳捐到哪儿?她说哪哪哪来了一个师父,我们就捐进来了。我说妳跟妳丈夫商没商量?没商量,商量他不能让捐。我说既然已经捐了,那也就别打了,实在不可,我去给妳做做工作。由于她丈夫我也熟悉,我去跟他诠释诠释,能给我点体面吧!我就说妳做得对。她接着下面就说了,我也后悔了。她捐完了,跟丈夫冲突了,现在她自己本人也后悔了。我说妳干嘛后悔?她说「师父说能让我开悟」,她问我,「刘姨,妳说我开没开悟?由于师父已经给我灌顶了」。我说我不能乱说,由于我没开悟,我怎样能晓得妳开没开悟?谁开悟了妳去就教谁,他能告诉妳大白。我说我要说妳开悟了,我是骗妳,我要说妳没开悟,妳没精打彩,我花这么大代价,我怎样没开悟?所以说,我不晓得妳开没开悟,妳也别来问我。

就是这样,我就感觉很可笑,也很可悲。就在这类自觉崇敬的风气,我不知作此外地方,归正我在哈尔滨是时不常就听说这个。有的人跟我说,又上当了。我说怎样上当了?说要建庙,要让捐钱,捐完了今后,能够是到了一定数目,师父就走了。我说师父走了一般,他不是要在哈尔滨建庙,他如果在此外地方建庙,这些钱人家拿回去不就建庙去了吗?他们说那建不建我们也不晓得。我说这个事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你捐了,师父拿走了,建不建和你就没关系了,你就尽心极力做了就完了呗。我说这个的意义,我不是说师父们若何,而是说我们的居士,他没把工做弄清楚,自觉标就去做,做了今后又后悔,后悔今后说出的那些话绝对是造口业,能否是?你说有什么益处,你为什么要这么办?

别的就对在家居士也有自觉崇敬的现象,比如说现在对我来说,着名了,这可了不起,我感觉很大一部分佛友对我就存在那种崇敬的心理。所以我碰头也好,还是打电话也好,我一定要跟他们说清楚这个题目。我和你一样,无二无别,我们的赋性都是佛,你不要把我看得很奥秘、很奇异,感觉我若何若何。我说你这样是差池的,你不要自觉崇敬我,也能够过一个阶段,又出现了别的一种情况。一小我,他不成能让一切的人都赞叹你,大概一切的人都毁谤你、都否决你,这都不成能,是吧?总有赞叹的,总有离间的,那都没关系,对我来说这个都不是题目。可是对有些佛友来说,能够就轻易让他的心不安。这一段,把我抬得那末高,顿时就都呼上,就哪怕见见妳、亲亲妳、摸摸妳,听妳说一句话,在妳身旁坐一会儿,都感应那末幸运、那末欢畅。过一段,我跟大师说,就我这么面临镜头讲法,给大师讲这些,我获咎了几多人,人家能不骂我吗?假如你听到了:现在传了,刘居士不可了,她怎样怎样的,她传的不是正的,是邪的。一下就让你灰心了。本来你对我依靠那末大希望,听了那面的定见,你一会儿又沉下去,又灰心了。你说我不是造业吗?是我让你心不安的。

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科学,特别不要科学我。人家说我好,你也看看,等一段时候,人家说我欠好,你也看看,也等一段时候,经过你自己的辨别,你再决议怎样办。决议了,你如果以为还行,你也不要崇敬,你看一个傻老太太,土里土气的,人家不是出土文物吗,你说有啥希奇的?不要崇敬。假如是你对我印象比力好,感觉我比力可亲,比力可信,你就向我进修,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未来我们一定回到西方仙人天下去,这便可以了。对任何人都不要崇敬。

我跟大师说,我对老法师我出格尊重,我出格信赖。所以我说我老实、我听话、我真干,这是我的实在想法,也是我的实在做法。可是我对老法师我没有崇敬,我更不自觉崇敬。由于我首先说,老法师他是人,不是神,他是一个高龄老人,他也是一位高僧盛德,他值得我敬佩,值得我信赖,就是这样。现在不管他人在我眼前说师父上人若何若何,我可以做到如如不动。你说好,我也当你给我念阿弥陀佛,你说欠好,我也念阿弥陀佛,就这类心态,对我们修行很是有益处。否则的话,人家一说师父上人若何若何好,我就兴高采烈的,这小我真好,若何若何;人家要说师父上人若何若何欠好,我这面怒发冲冠,我就跟人家干仗,那能行吗?你说啥,那是你说的,我该怎样做怎样做,我该怎样听怎样听,你说的阿谁它摆荡不了我。按我自己的老百姓的说话就是说,「别费阿谁劲了,你整不动我」,就完了呗。这个话咱搁心里说,也别跟人家说,实在逼得没法子了,告诉他别费劲了,你看人家说你,语重心长劝你,人家还挺费劲的。所以告诉他一句,别费劲了,整不动,我就定型了,就告诉人大真话就完了呗。别跟人打骂,不跟人争辩,不跟人会商,也不辩说,这个挺好,挺和蔼。这是外求的第二个表示,自觉崇敬。

外求的第三个表示,就是跟风瞎跑。这个词能够不太好听,我没想大白还有什么词更贴切,我就说跟风瞎跑。人家说春风强,你就跟春风跑曩昔,跑到东面,人家又说西风挺好,你就从东跑到西去了。你说你往返这么奔走何等劳苦劳顿。有的佛友进来今后,返来到我那抱怨,浩叹短叹,疲惫不胜。我说怎样的了?进来参访了一圈,怎样参访到这个德性,小脸蜡黄,疾病缠身?我说参访不应当是这样吧,应当获得佛力加持,返来应当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斗志高昂。这现代词不都是这个吗?我说你怎样这样?就说碰到了一些什么什么事,跟谁住一个屋,那小我睡觉晚,睡觉还说梦呓,影响我休息。你说就这些事都能干扰你。我说他睡得晚,你早点睡,你睡着了,他说梦呓你不就听不着了吗?他说梦呓你能听着,说明你没睡实成,你要睡实成了,他就干扰不了你。我恶作剧,我说你先睡,煤萌他睡你开说,你先说,让他睡不着,他就不说梦呓了,就不干扰你了。他说那我也不晓得,你告诉我我咋说?我说你痴心妄想就说梦呓,你不痴心妄想你就说不出来。白天你没啥事,你不是也念不下佛吗?你就痴心妄想,啥乱你想啥,早晨躺床上,你保证乱说八道,那就是胡话,他就睡不着了。他说,别说,我要走之前上你这来进修进修,我还学了一招。我说我告诉你这是损招,这不是坑人吗,你睡不着你难熬,然后你让人家睡不着。

我说特别一些年龄大的老菩萨们,他能够是有这个习惯,睡着了打呼噜,你就想那都是天乐,都是佛乐。你就闭着眼睛,你睡不着,你就那样想,阿弥陀佛,西方仙人天下给我派了一个乐队,各类百般的乐器,那末多菩萨。我说你就设想穿那衣服带飘带的,出格美,出格标致,有吹的,有弹的,有拉的,阿谁乐曲太婉转了,太美好了,你说你能睡不着觉吗?你干嘛把它想成是呼噜?他说妳要去就行了,妳要早告诉我这个,我早把它想成天乐,我不就睡着了吗?我说这就是动机呗,你动机一转它就变天乐,你动机往这面一转,它就是呼噜,就是干扰,你说那不全在你自己吗?你怨人家他人吗?他说下次去我还能不能碰上他,我试试。你说能否是一种固执?我说你下次再进来碰见阿谁不是他,是他人,也能够有这类情况,你这个题目不就处理了吗?有很多事底子就不是事,就是一个动机的题目,就把我们折腾的小脸蜡黄蜡黄的,由于那末多天睡不着觉,必定他是很不舒服的。

所以我说不要跟风瞎跑,你那不就是依人不依法了吗?四依法不告诉我们依法不依人吗?你也不要感觉谁高谁低,都一样,你尽力了你就高,你不尽力你就退下去,你就低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事理。现在我们还有几多人在跟风?我不是说否决大师上道场,假如你定力够了,你上哪个道场都没关系。要不就像他们说,说我播经把鬼都招家去了。我没有这类想法,我说上我家来的鬼都是善鬼,都是来听经闻法未来成佛的鬼,你就是这个动机。你要感觉一放这样的经,来的都是鬼,来的能否是鬼?是。那你就把他想成恶鬼,对我家怎样干扰了,我不舒服了,我满身冒冷气,那就是这样。你如果起这个动机,你就满身冒冷气,你就早晨听到遍地都叮当乱响,就是这样。你动机纷歧样,它的成果就纷歧样。

所以你跟风就得跟得你精疲力竭、疲惫不胜。假如你是这类状态,你念经你能念得下去吗?有些佛友说,吓着了,没有魂了,跟我说,你咋能把我魂给我弄返来?我说你魂上哪去,没告诉我呀,要上哪去,他告诉我,我就告诉他你别跑,你还返来吧。我说没告诉我呀,我就感觉那魂就在你自己那儿,你以为他跑了,他就跑了,由于你起心动念说你自己没魂了,你魂就没了;你说你的魂就在你那儿,他哪儿也没去,他就在你那儿。好多事偶然辰他们跟我说,我就感觉太可笑了,真好玩,怎样有这么多事,我怎样不晓得?我就不晓得还能有这些奇希奇怪的事。假如你外求,你的心念都在这方面,这么乱,你阿谁自性佛什么时辰能显现?你阿谁镜子什么时辰能擦清洁?赶紧转动机,赶紧把外求变成内求,反观自己,你自性佛跟阿弥陀佛是如出一辙的,一点都不差,你一定要把它显现出来,这才是对的。这是第二个误区,外求。

第三个误区就是供佛像题目,供几多?愈多愈好?有个佛友跟我说,上次我记得我说过这个例子。刘大姐,上我家看看。我说看啥?看佛堂。我说我看过妳家佛堂,不是挺好的吗?她说妳再去看看,我又请了七尊佛。我说妳没少请,请七尊,为什么?她说我家发生了一件什么什么事,我就找人去看,看的那人告诉我,说妳请佛没请够,妳还缺七尊佛。而且告诉我具体的哪尊哪尊,把名字都告诉大白了,是他领我到一个佛店请的,就把这七尊佛请返来了。我说既然请七尊佛,我去看看吧!我就去了。她本来佛堂已经很满了,她家还供的仙,已经很满了,又请了七尊佛,都是这么高的铜佛,挺庄重的、挺庄重的,全部这一面全满了,你要一看确切是很庄重,挺好的。

我说不够吧?请七尊可以吗?她说刘大姐,妳说还得请几多尊?我说妳再找他人再给妳看看,妳看看他怎样说。她就眼睛瞪着瞅着我,她说刘大姐,那妳告诉我,我还应当请几多尊?我说妳要让我告诉妳,妳信我吗?她说我信妳。我说七十尊,我不晓得到哪个店去请好,妳自己找店去吧,妳看哪个好妳就在哪儿请,七十尊。她没了解,她说刘大姐,我请七十尊我往哪儿供?我说那妳再权衡地方呗,由于啥?我告诉妳请这七尊还没够,妳就再请七十尊,我说这七十尊请完了,再一小我告诉妳请七百尊,我不晓得妳怎样放置这个题目。她说刘大姐,我听出妳话外音了,妳能否是说我这么做差池?我说妳这么做,请佛,不能说差池,请这么多,能否是如理如法,我说妳自己心里怎样想的?我听有的佛友也跟我说,能否是供佛愈多愈心诚?我说印光大师就供一尊,前面还带个死字,那妳说印光大师心诚不心诚?妳说他灵不灵?我说妳供一百尊、一千尊,妳心不心诚,妳灵不灵?妳要灵,妳家不会有这个事,有事妳才去找人看的,那说明妳不灵。所以这个题目妳说能否是不言而喻,是对还是错,应不应当这样做?供佛能比几多吗?供得少就不诚、就不灵,供很多就诚、就灵,哪有这么说的?哪部佛经这么告诉我们的?所以我们说信佛,依释教育,一定要看佛经怎样说的,依法不依人。人家怎样说你就怎样跑,你那不是依人不依法吗?你不是愚蠢吗?你哪有聪明!

我家一个亲戚,是我的一个小侄,到我家来,告诉我,他家乱了,让我去给看看,在大庆。我说我不去,你告诉我怎样乱的?他说孩子有病,去找人看了,人家告诉说你有仙缘,你供仙。就供仙。说你家该立堂子。就立堂子。我说这个堂子什么概念?他说一张黄布,一张红布,那上面有多少个名字。我说这个我已经在他人家看见过,还怎样的?他说又说我有道缘,请道家的。这道家的也请返来了。说又欠好,又看,你有佛缘,还得请佛。然后佛也请返来了。说你还得请护法。他家屋子不大,这一面墙就是一切各家各户的全满了,全满了今后的终局是什么?为什么来找我?先是孩子不敢进屋,他那孩子不到两岁,孩子一进屋就怕,往爸爸妈妈怀里钻,不敢进这屋。孩子怕完了,这夫妻俩也起头怕,也不敢进屋睡觉去,你说怎样办?三口人,就来找我,让我给处置处置。

我说我不懂,我不会处置,我不能瞎给你处置,你要处置,你找个大白人。他说大白人搁哪儿?我说我告诉你,大白人是阿弥陀佛,你还不信,那你上哪儿找大白人我不晓得。所以到现在为止,他家现在怎样样了,我不晓得具体情况,太乱了!你说就像我们家来客人,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如果我们来了一个客人,咱不慌不忙的,坐点佳肴好饭招待他;一会儿来了一百个客人,你发不发懵?你怎样个招待法?这个喜好吃甜的,阿谁喜好刻苦的,阿谁喜好吃辣的,你说你满谁的要求?你这一百个客人你咋招待?你说请了这么多,谁管你家事?要搁我我也不管了,那末多,不用我管,他们会有人管的。都这么想,你请来的这些没有一个管的,由于都有依靠,你们还有那末多,有人管你,不用我管了吧!能否是这个事理?

这个题目,就是供佛怎样个供法?印光大师给我们做出了楷模。三皈教授,我记得老法师讲的时辰说,假如你是修净土秘诀,你就供一尊阿弥陀佛,大概是供西方三圣,不便可以了吗?有的人说,我不供他,不供这尊佛,这尊佛该不兴奋了。我说那是你的心量,假如佛菩萨是这类心量,他就不是佛菩萨,那就是你了。我说你比如说要求我办个什么事,我能帮,我帮你了,你挺兴奋;我没有那气力,我没帮你,你就生气了。我说那你的心量,要不怎样是凡夫呢?我说凡夫和圣人区分就在这。这个题目我说清楚了,你就晓得你供佛应当怎样供了吧!假如今后再有佛友打电话,说我供几多尊佛合适?我倡议你,假如这张光盘出了,你看这张光盘我不就给你答案了吗?好多反复性的题目,我不成能逐一解答,我就在这个光盘上都给你解答了,对每小我都有用。我不是对某小我说的,能否是这样?你们要听大白了,你的题目也处理了。

第二个题目就是关于诚敬题目。一分诚敬一分收获,非常诚敬非常收获,不是供得愈多愈诚敬,而是你那颗心诚不诚敬。我给大师举个例子,你看这个诚不诚敬。有一个佛友,我们不能说不信佛,信佛,信佛的佛友。就是家里桌子上供了一尊观音菩萨,没有龛,就在桌子上供着,也有香碗,也有佛灯,这个都有。前面拉了一个铁丝绳,洗的衣服都搁这挂着,阿谁脏兮兮的毛巾,洗完了今后,拧一拧,就挂上了。我看了今后我就想,一串干巴鱼。不是阿谁干巴鱼挂上,是他阿谁毛巾、阿谁抹布,拧了今后,也不给它展开这么板板正正挂,就这么一会儿挂。所以这一竿,除了衣服,就是毛巾、抹布,都给观音菩萨脸前这么搭拉着,你说这叫诚敬吗?这很明显就差池!可是我们供佛的,我们这位佛友,人家终年累月就这习惯。

我就说了一句,我说我们家里条件就是这样,可是我们可不成以把它整理整理,这个铁丝拉到别的一个偏向,分开这个位置行不可?这是可以做的吧!可是我们佛友想不到这,他就这么给它提着,人家说从起头供到现在就是这样。然后再看这个桌子上,整齐不齐的工具都在这堆着,归正随手拿了工具都在这放着。这个题目能不能处理?很好处理,我们手勤劳点,整理整理,你就让这个佛堂变得庄重、整洁、清净,不就完了吗?你就这个桌子我们拿个抹布把它擦清洁,把它摆整洁,这有什么难的?像褴褛市场一样,上面是那样,下面也是这样。我就想,这观音菩萨心量太大了,要搁我我可生气了,你这个地方我可不待了,我要跑了。成天在渣滓堆里待着,你说咱人都不愿意待,那菩萨你搁在那儿委屈不委屈?归正我如果观音菩萨我可跑了,我不在这待了。

真的,你说就是这样的工作,不难处理吧,很轻易处理的,不是说让我们怎样整得高级,怎样怎样的。很多佛友上我家看我家那佛堂,就很是简单,你们看光盘也看着了。我家佛堂出格简单,就是本来我的一个书柜,我把它酿成佛堂了,我就供的是西方三圣,别的的都没有。在里面,他们给我结缘的《大藏经》,就盒装《大藏经》,我在佛堂里面供着,再就是我们净空老法师的法像,在佛堂里供着。前面是三尊西方三圣,这面是《大藏经》,这面是老法师的法像,就是这个,很简单。然后佛灯、一杯清水,就完了呗。没什么可难的,就是我们勤劳点,归正也能够和人的性情有关系。

由于我家是满族,满族人的规矩大,从母亲父亲那一辈到爷爷奶奶那一辈,就出格清洁利索,所以传到我们这一辈还可以,根基上继续了,能够否是那末完全完全。我跟我妈妈比,我妈妈如果打一百分,我能打六非常,我现在就这个水平。可是我感觉我根基大要还过得去,我不成能让佛堂乱糟糟的,灰尘那末老厚,这个我却是能做到,我能给它整理清洁。所以我们动脱手,这个题目就处理了。假如我说的和哪家的情况对上了,那属于偶合,我没有针对性,你们别难过、别懊恼。说这刘教员咋晓得我家,说的就是我家的事?我不熟悉你,我不晓得你家的事,假如你对上号了,那偶合。这是第三个误区,供佛像怎样供,供几多,从这个误区里跳出来,这是第三个误区。

第四个误区,这个题目早晨我说的时辰,刁居士不倡议我,这个题目妳说不说,太敏感了!可是我后来我跟她说,我说敏感我也得说,我没有私心,我没有杂念,我没有为我自己,我为众生,我必须得说。我说错了,那我该怎样受赏罚受赏罚;假如我说对了,对大师会有益处的。这个题目是什么?就关于供仙,还是立堂口的题目。这个题目恰正是我的弱项,我不懂,不太懂。我现在能给大师说,是我从大师那边听来的,学来的,由于我家既没有供仙,也没有堂口。我晓得这个事很是复杂,出格是后一个题目,立堂口这个题目,出格复杂。对这个题目,我从哪几个方面讲?一个是,假如现在能听到我明天这堂课的佛友们,你们现在家里没有供,我倡议你今后倘使有人让你供的时辰,一定要稳重再稳重,不要轻易供。请神轻易,送神难,这个是的简直确存在的。

人家说你需要,你也为了保自己的家,比如说保家仙,保家仙假如你供了,题目不大,就是这方面出毛病的,题目不是那末太多。由于保家仙他有的是祖辈传下来的,和你家就是有缘,就这么祖辈传下来今后,到你这一辈,你还是供着,这没有毛病。题目是你假如本来没有,就像我碰到那末个缘,告诉我应当供保家仙,我就去请龛没请到,这个缘就曩昔了,到现在我也没有供。假如你还没有供的时辰,碰见像我这类情况,有人倡议你要供仙家,你一定要稳重斟酌,不要立马就去办这件工作。你斟酌大白了,斟酌清楚了,大概你征询征询,找一些大白人再问问,假如成,你再供。我告诉你,供了今后,你就别折腾,这是个重点题目。别折腾,什么叫折腾?就是反频频覆。

我有一个佛友就供的是仙家,不是堂口,折腾了几多次?折腾了十二次。家里有一点小毛病,比如说孩子身材不舒服了,他又听到什么声音了,他就找人去看,人家说你有保家仙,你得立起来,他就立起来了。立起来今后又发闹事了,又去找人看,人家说你没有仙缘,你那保家仙不是你家的,是外边来的,你供的是野仙,你得把他升了,这就把他升了。然后过些日子又有事,又找人看,人说你家有仙,你还得供上,又供上。就这么反频频覆的折腾了十二次,弄得家里一片紊乱。后来他告诉我,他说他放工回家,进屋都惧怕,就感觉自己的家自己都不敢进了,处处都是声音。他说处处都是影象,看哪儿,不是这个影就是阿谁图的。问我怎样办?我说这方面的事我不太懂,你找个大白人看看。

后来他找了一个大白人,我不晓得大白到啥水平,说能办这个事,他说让我去给坐阵。我说他咋办我也不大白,我去干嘛去呀?他说妳就搁我家坐着,妳听着他咋办,妳看着他咋办,妳看他这么办对差池?我说我不大白,我怎样能瞎扯人家办得对差池?他说妳看看他念的能否是佛经?我说那好,这个我晓得。我就去了。那人给他办的时辰,我就座那儿听着。听着听着,他念的佛经,念的大悲咒、往生咒,这个我能听大白。我告诉他,我说是读的佛经,是大悲咒、楞严咒这方面的,他再此外我就听不懂了。听完了今后,我看临走的时辰留了个小尾巴,说你这个办一次不可,还得办一次。你说留个小尾巴,你办不办?你不办你心里犯格应,没处理完全。你说办吧,能够心里也犯嘀咕,怎样还得办?我估量是这类心态。人家教员走的时辰递了四百块钱,这得交费,递了四百块钱。我看教员瞅瞅这四百块钱,心里不是那末太满足,能否是这个数不够?这是我看的,人家教员没说。

这不就第一次办了吗,还得办第二次。第二次人家告诉你了还得办,可是你再找的时辰就费劲了,明天有事,明天有事,一拖拖了好长时候。好不轻易又联系上了,第二次来办,还让我去坐阵听。我说我听一次行了吧,我别去了。他说不可。我又去了,受人之托你说咋办?我去坐着去吧。又坐着,又办了。办完了今后,师父临走的时辰又说了一句,还得办一次。两次没办大白,还得办一次,办第三次,咱这个佛友瞅瞅我,我瞅瞅他,那你说我说啥?走了今后他问我,我还办不办?我说你让我怎样说?我说你不办,这个小尾巴给你留这,就即是牵着你这个线。我说你办,我不晓得他下次说还办不办,那我不晓得。我说那你就豁出来,第三次还办吧,让你了了这块苦衷。

第三次又请来了,又办了,就是这样,办了三次,说了,不用再办了,此次可算是了了。我说你能不能有忘性,此次办完了,不都送走了吗?你能不能再别请返来了?他说我能,我再也不请了。我说你折腾十二次已经够一打了,别说人家是这些个仙家,我说如果我,我也得跟你急眼了,那我得折腾折腾你,你干嘛,你拿我不识数。你用着我了,你就把我请返来供上,又烧香又磕头的,又求我保你百口平安。用不着了,一脚把我踹进来,整一把火把我烧了,烧我十二回了,我说那要搁我我也生气了,那我必定折腾你。他说,太吓人了。我说你要晓得吓人,今后一定要众生同等,要尊重人,人和人之间还有个同等,你这太不拿人当回事了。所以我说在这个题目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佛友大要存在这个题目。要末就是纯真的供保家仙,这个麻烦相对来说少一些,我听到的也不太多,偶然的听到有说供仙的又出点什么事。

第二个立堂口,太麻烦了。阿谁立堂口,由于不是一位、二位,我对这个不懂,归正我看见过,黄布那末多名,一行一行一行的,红布一行一行一行的。我问这是什么理念?说黄布是上方仙,红布是下方仙,就到现在我也不太大白这上方仙、下方仙的概念,这咱不能乱说,能否是?就是现在你把堂口立起来了今后,你能否是就是我下定决心,我就供养他们了。假如如果这样也可以,你能够就有这方面的缘,这些仙家和你就有这个缘。比若有的告诉我,说有的是来报恩的,人家就是经过这个方式来让你挣钱,让你家比力富有,有这类情况。有的是来埋怨的,可是没听说谁晓得这埋怨的我还把你供上,一般人都是来报恩的。

可是现在题目在哪儿?就是供上了今后,你有没有这个定力,别你家有芝麻粒那末大个事,你也往这上想,不灵了,不保我了。然后就得再找小我去看,一看又和前面一样,就给你说,立的差池,你得重立。比如说你第一个找人,他给你看了,立上了。又有点小毛病,你再找我,我说他立的差池,我再给你立一把,你就得把本来这个升了,然后我第二小我再给他立第二个堂口。由于立这个堂口,我听说免费是比力高的,能够立一次大要千、八百块钱吧,似乎是这个价码,甚至比这更高一些。你如果这样反频频覆的折腾,那可不是一位、二位、三位,那末老多,你把谁折腾烦了,谁不整理你?所以这个事就是有毛病的太多太多了。

再一个,还有个事我想说,这个事能够是最敏感的了。就是立了堂口今后,便可以看事,可以看病,看事、看病有免费的、有不免费的。不免费的,就是比如说我去看,我能让老仙家白看吗?人家也支出了劳动,不免费,我最最少我得给点香火钱,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我们就给留点香火钱。有的是明码实价,就是看一次几多钱,看一次几多钱。这两种情况。就这个,我有点没想大白,怎样办?对还是差池?我想到哪一点?最最少不究竟、不美满、不完全,能往生西方仙人天下吗?不能。不管是我们供养的堂口的仙家,还是这个仆人,走这条路最初大如果求生净土,往生西方仙人天下有困难吧?这个我说不正确,供大师参考。

我想这个题目应当怎样处理?能否是有这么三个方式,在这里还有一个什么题目?就是,这还得戴上眼镜,这个小字我就看不着。再一个,就是我说了三条了,一个是你要稳重,不要顺从,第二个是不要反频频覆,第三个是关于看病看事免费不免费这个事。第四个是什么?就是没有主意。没有主意就被牵着走,就是被这个仙家牵着鼻子走。我举个例子,有一个佛友,我晓得他有这方面的题目。他是不时能听到阿谁声音在批示他,这是他跟我说的,批示他的时辰,措辞都不是像我们这么说完整的,把这个事完整的说清楚,告诉你怎样办,他不是。他说的都是半句话,前面得让你去自己琢磨。我分析是什么呢?能够他就是对人的说话功用没完全把握,就是没修到阿谁分上,所以他说的那话能够就绊绊磕磕的。这样你就得吃力的去分析、去琢磨他想表达一个什么意义。有一次在他身上发生一件什么事?他要上一个地方去做佛事,得坐火车,他这个仙家就告诉他,你不能去。他说我非要去,他就拧上了。那仙家就号令他,你不能去,你去就整理你。他后来跟我说的,他说我真跟他强上了,你这把不让我去,我非去,我看你能怎样的?他就去了,就座了火车。下车一看,坐错站了,比他应当下车那地方多坐了四站。你想想,火车四站该多远呢,下车上哪找去,等你再返回去,可强人家那佛事都做完了。就是这样,等他下错车今后,人家这声音又在耳边响,叫你不听话,不治你治谁?你看。后来,他说,再可是告诉我上哪我上哪。就这类情况,你说能否是个题目?做为我们一个学佛的人,你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人家让你上东你就得上东,让你上西你就上西,否则人家就整理你。你说咋办?苦不苦、难不难?

所以说到这四条,我就想怎样样来处理这个题目,我倡议大师参考参考我说这三条。第一条相同。就和你供的仙家们相同,要商量,我们不能跟人家来横的,不能命使人家,不能撵人家,更不能把人家一脚踹进来,这个方式不可。一定要本着同等的态度,语气要和蔼,跟他们好好相同、商量,商量什么?告诉他们,什么是最究竟、最美满、最完全的摆脱,给他们指出一条明路,送他们到正修的道场去修行,让他们听经闻法。这样我们如理如法的去做,有好多仙家他们很聪明,也很有聪明,他们听大白了,就到各个道场去修行了,这样这个题目就处理了。可是,我说得大白,一定不能命使人家,不能来横的,要好好商量。有一部分能够听大白,他就走了,我们再给他发发皈依证。不是可以给幽冥界众生做三皈吗?阿谁能够大部分佛友都晓得。给他们发皈依证,拿到皈依证今后,他们就到阿谁正修的道场去修行。

你可以给他保举,保举我们净宗的道场,大概是四台甫山,普陀山,观音的道场;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九西岳,地藏菩萨道场;峨嵋山,普贤菩萨道场,你可以给他们先容这些道场的殊胜。然后比如可以先容他们到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来听经闻法,来亲近老法师,也可以先容他们到东天目山,到齐素萍老居士那边去听经闻法,多殊胜。可以先容他们到长春百国兴盛寺常慧老法师那去。这是我晓得的比力着名的,老法师屡次赞叹的净宗道场,让他们到这些道场去修行。他们和哪个道场,和哪个菩萨有缘,他就到哪个道场去了,这样这个题目便可以获得处理了。这是第一个法子,相同、劝慰,劝说他们到道场去修行。你就告诉他们,你就拿你自己说,你说我修行的欠好,我也没有这个德性,我不能把你们带到完全摆脱的阿谁路上去,请你们,我给你们找那些高明的地方,你们去修行。这样他听懂了,他服你,他也了解你,他不会闹你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就劝他们修习佛法,老实念经,求生净土,往生西方仙人天下。给他们先容西方仙人天下的殊胜,给他们先容净土念经秘诀,告诉他们念经。这是第二个方式。

第三个方式,播经。我前两天我也说过这个题目。播经就是现在,我们这面有没有我不晓得,我们那面有一盘光盘,这一盘光盘就是给分歧维次空间的众生播的。有什么经?有《佛说阿弥陀经》,有《无量寿经》,有《地藏经》、《十善业道经》,还有三时系念法会的全集。这一个光盘播一次是半个月,十五天。半个月播完了,你再重新播,频频的播,不中断。我播这个经是现在播了十一个月,十一个月持续播,没有停止过。就有一次停电了五分钟,停了五分钟,别的的任何时候没有搁浅过。就是这样播,说来也怪,有人问我,说阿谁机械能扛得住吗?那不是DVD的机子吗?一般的机子能否是播一段时候得停,让它休息休息?我也不晓得我这个机子是神机还是什么机子,十一个月到现在,怎样的也不怎样的,也不用换碟,也不用换机子,就是一向这么播着,大如果三宝加持吧。还能播到什么时辰我都不晓得,我估量大要无穷尽的播下去。

然后我家佛堂的念经机,阿弥陀佛是二十四小时不中断。这样,就我这面是播经,这面是念经。我采纳的法子是不请不送,由于我想,你请,你逐一叨咕名,你总有漏下的,你能请到那末全吗?我说爽性,我们不是安闲吗?我就那样,凡是有缘的,想要来听经闻法的,你就随意来,谁来我都接待。愿意听经的在这面听经,愿意念经的在这面念经,互不干扰。大师来了今后有一条要求,要守规矩,别影响别的众生听经闻法,那样就造业了。就是这样!现在有的人说,播经家里不太消停,问我,我说我一点这个感受没有。一切上我家的佛友,都说我家阿谁是场还是怎样的也好,他们都很是喜好,说我家阿谁场出格好。谁去都舒服,说哪怕这正不舒服着,上我家搁那儿坐一会儿,一会儿阿谁不舒服劲儿就曩昔了,就是这样。我感觉佛友们说的能够是实在的,由于确切你这个场比力平和,你在这个场里待着确切比力舒服。所以我说我家虽然是十一个月播经,来的鬼大要无计其数,我也看不着,归正我感觉数不外来。有的佛友打电话来说,刘大姐,妳家来客人了吗?我说没有,我以为咱人这客人,我说没有,就我老伴我俩。他说差池,你家那人海了,里里外外满是客人,我还想,我刘大姐家咋来这么多客人,饭咋做呀?我说没有,就我老俩口,别的那些客人我看不见,就是这样。

我也不请也不送,我说你们来去自在,我就告诉我家的护法神,我本来不晓得还有护法神,我不晓得。有一次,我就是看见,我记得我哪次说,我说我似乎上天堂去散步过一次,见着阎王爷了。阎王爷问我干啥来了?我说散步散步,看看。他说,你不是这伙的,回去吧。我就逛了人家十个大殿,我进殿的时辰门口有两个把门的,不让我进。我也不晓得我搁兜里取出个什么工具,就阿谁形的,上面带个尖,就像包公评案阿谁牌牌似的,似乎类似阿谁工具。我这么一晃,那俩就客客套气让我进去。我上次来说,我讲这个的时辰,我听刁居士他们和师父一路在那屋听,师父给他们诠释说阿谁工具叫令牌。我不晓得那叫令牌,就这样。后来有人告诉我说妳家有护法神,说有站岗的。我说我家没有站岗的。他们说妳看不着,有站岗的。所以我这脑壳有这个概念了,这回我不是请这些众生来听经闻法吗?我怕护法神给挡到里面不让进,我就跟护法神们说,我说我看不见你们,假如你们在我这护法,假如众生到我这来听经闻法,你们一定要客客套气的把他们都让进来,别把他们隔在门外,我说他们该焦急了。我就把我能想到的,我能叨咕的,我能搁心里跟他们相同的,我都叨咕叨咕,说说。所以这十一个月来,我真是感遭到杰出。我先容给你们这个方式,你们可以试一试。假如好,合适你,你就办;不合适,咱就不办,哪个方式好,咱就按哪个办。这就是我说的第四个题目,关于这个题目,误区在哪儿,用什么法子来处理。第四个题目我就说到这。

第五个误区,口业题目。这个题目,我们就是这个习性决议的,想改不想改?想改,扳不住,碰到一种境界,顿时就说出来了。说的进程傍边自己都晓得错了,我咋又说了?这不造业吗?说进来了,想收收不返来了。下次还是这样。所以《无量寿经》把口业可是挪到第一位去,口业是太重要了。你阿谁嘴就是一把刀,阿谁刀就像杀人的刀一样,你造口业,你晓得你危险了几多众生吗?这些众生你危险他,他和你结的不就是怨吗?结这个怨不就得有个果吗?那你就得承受这个恶果。有的人说,不说不可,我憋不住,我不说不愉快。你愉快了,你明天愉快一次,你最初阿谁果何等严重!明天上午齐菩萨讲的,你听大白没有?因果是丝绝不爽。你现在还没到成果的时辰,你不晓得阿谁惧怕劲,太惧怕了。

我可晓得,我送一个佛友往生的时辰,他自己就看着了,阿谁黑白无常就是拿着大铁链子,站在他脚底下。他自己告诉他的老伴和他儿子,由于他不熟悉。他说我的脚底下站着两小我,他们干什么的?他惧怕了。后来他老伴问我,说素云,你年老脚底下站着两小我是谁?我说什么样?他告诉我什么样什么样。我说那一个是黑无常,一个是白无常。黑白无常来干啥的?履行阎罗王号令,来抓人的。你如果念经念成功了,阿弥陀佛来接引你,你坐着莲台你上西方仙人天下。你没有念成功,阿弥陀佛没来接你,铁链子把你捆上就给你拽到该去的地方去了。你上哪儿你不清楚了吗?所以我们万万不要想我时候还早着,我到时辰纷歧定是这么回事。可别放大胆,太可怕了。

有的走的时辰,我送一个佛友,他走的时辰,原本他本人就很吓人了,他白血病,是没有头发,脑瓜顶是这么一个圆圆的,就像小帽子似的一个大嘎巴搁这扣着。身上、胳膊、腿就像烧焦的木炭黝黑的。一个衣服穿在身上,他如果不想穿,他都把它扒掉,就是这样的。他临走的时辰吓到什么水平?由于他阿谁床,这是床,他头朝这,脚朝这,他搁这躺着。我面临他床的时辰,我坐在一个小圆椅上,我的后背就冲着医院病房的门。他是吓得牢牢捉住我两个手,告诉我,刘姐,我惧怕!我惧怕!吓得那眼睛都瞪溜圆,就那样似的。我抓着他手,我说你别惧怕,有我在,谁也不能危险你,我是你的庇护神。然后他逐步逐步把手松开了。我是什么感受?就是从脚下、腿到后背,甚至一向到头顶,嗖、嗖,真吓人!嗖嗖的,就是阿谁冷气。我那时我就想,归正就我老哥一个在这,我现在就是傻大胆,你们要和我有缘,来找我,就和我一路帮他好好往生。假如你们和我结善缘,我未来度你们到西方仙人天下成佛;假如你们和我结恶缘,我也不能逼迫你,可是我希望你们和我结善缘、结法缘。心里这么一想,动机太重要了,就这么想的时辰,那种嗖嗖的,就似乎一下就像什么工具就下去了,就没有那种冷气、凉风的感受,我的后背就热了。真是的,我打仗了几个佛友往生,我送他们的时辰,我感受真是纷歧样。

所以这个口业题目,我们一定要拿到日程上来,特别是第一位第一位,万万不要说僧之过,说僧之过阿谁罪业太重了,我们偶然辰真是似乎是不留意就吐噜出来了。前两天,我来香港的头两天,我去了两个好朋友,都是信佛的,应当说,只能说是信佛的,是真信、假信我没法去给他界定。我要说了,那他不就没有信心了吗?在我那,那时刁居士在我那,忽然就说起了若何若何。刁居士瞅瞅我,我瞅瞅她,两小我说的满有劲的。后来刁居士不由得了,就给他们制止了,说不要这样说。那时我看我那好朋友能够不太了解,那意义是:你看我说半截话你就给我打断了,不让我说了。现实刁居士她这类做法是很是慈善的,假如我要不是这样,你说我就听着,我也不搭碴就完了。后来小刁跟我说,大姐,他们怎样这么敢说?

就在平常生活傍边,这样的情况,虽然我们碰到的不是出格多,可是也是比力经常的。说说说就说到某一个话题,触及到这个题目标时辰,就叨叨叨,那就叨叨起没完,愈说愈生气,愈说愈生气。所以我再一次在这里夸大这个题目,我真是善心好心的告诉大师,万万别再犯这个错。你犯这个错,最初你的终局、你的了局太悲凉了。不单不要说僧之过,也不要说他人过。不说他人过的条件,是不看他人过、不见他人过,你要看了、见了,你必定你憋不住你要说的;包括自己家里最亲的亲人,你也不要见他的过、说他的过。这个口业题目假如如果处理欠好,麻烦大了。我也学老法师一句话,麻烦大了。真是的!口业题目一定要留意了。

假如我们不晓得,曩昔没闻到佛法,大概不大白是怎样回事,我们已经犯过,我们至心真意的反悔,至心反悔这个就曩昔了,就把这个业就消掉了。现在我们晓得了,假如你再犯这个错,那题目就比本来要严重很多很多,你是明知故犯了。特别是受过戒的菩萨们,更要留意这个题目。我们一定要,既然是三皈、五戒了,甚至有的好多老菩萨们受菩萨戒了,就一定要守规矩、守戒律。假如你受戒今后,你不守规矩,你的罪要比你没受戒犯阿谁过要重很多。由于我只是三皈,受五戒,我没敢受菩萨戒,我怕我做不到,我也不晓得菩萨戒的戒条是什么。我就感觉我权衡权衡、对照对照,我感觉我五戒没做好,没做到,我就想我们别隔着锅台就上炕了。我们北方不有锅台、有炕吗?你原本你应当那末走,你超近道,你蹦曩昔了,我没敢。很多人劝我,让我受菩萨戒,我说现在条件不具有,还是等一等条件再成熟了,我权衡权衡我自己。

比如说五戒,五戒看起来很简单,就那五句话,你仔细琢磨琢磨,你能否是都守住了?比如说有一条,我后来我才晓得我犯了,由于什么?我在机关工作,在机关工作,阿谁原稿纸,笔、钢笔水这些不都是公众的吗?信封,这都很一般。我看了五戒阿谁说明今后,我才晓得阿谁五戒的盗戒,我犯盗戒了。为什么?就是公众的工具,你公用的时辰,比如说我往国家报材料,我用这个稿纸,可以。我私人用了,我要给我的支属写封信,我用这个稿纸写了,我用公众那信封装的。我还犯什么?由于我们委发信是间接有人专门负责发信的,不用我们小我到邮局去,你就把它别离放在分歧的格格里,便可以了。用了公众的稿纸,用了公众的信封,然后又用公众的邮费把这个信邮进来,这自己就犯了盗戒。曩昔我不晓得,我这人如果大白了,晓得了,我守规矩。

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我有一次到极乐寺去,见着静波法师。我和我一个好朋友我俩一路去的,静波法师一家给我们一瓶饮料。那时我就说了,我说这个不能喝,这属于常住用的工具,犯盗。由于我听他人说了今后,我脑壳里就记着了,可是再具体我又不晓得了。给阿谁静波法师都说笑了,他说不那末教条,这是我拿来给你俩喝的,你喝了你不犯戒。这我又学了一条,师父给了我可以喝。可是我心想,还是不喝为好,咱还是严酷一点吧!所以我到底师父给我那瓶饮料我没喝,我那好朋友喝了。出来她说你真鬼呀,你到底没喝。我说不可,我还是得胆秃的,还是谨慎一点,我要不晓得没法子,我说我晓得了我不敢喝,我怕犯戒,我得守,就是这样。能够整到那种水平也有点过度,有点固执了,不需要这样。我就举这个例子,就是告诉大师,咱受五戒了,就把五戒守好,这样我们在学佛的路上会更顺畅一些、更畅达一些。这是第五个误区,就是口业。

第六个误区是什么?就是道业退转。道业退转必定是有缘由的,不会什么事都没有,我就要退转了,不是这样的,我们要讲事理,要实事求是。这个退转,我琢磨琢磨、分析分析,大要有这么几个首要来由。一个是碰到了不顺心的事,不别扭的事。前面第一个题目我说了,由于咱信佛、学佛就没把它搞大白,为什么要信佛?为什么要学佛?怎样样信?这个题目条件没搞大白,前面就轻易发生这样的事。我信佛的时辰,我为了一信佛啥都别扭了,我家要啥就有啥,没有不顺心的事。成果信了今后还有不顺心的事,就想不大白了,佛菩萨措辞不算数,信佛也不灵吗?既然是不灵,我干嘛要信?这就是一个误区。

我在这个题目上没有这么严重,由于我信佛今后,我没有所求,可是我有个什么想法?就是我的履历,我感觉我入空门今后,似乎我的难事、苦事、难关要比本来多了。后来我大白一个事理,师父讲法我听大白了,你发的心愈大,你发愿愈大,你的磨难愈大愈多,这关你必须得过。这个我听懂了,所以我就不怕了。虽然阿谁关难哪难哪,真是疾苦,疾苦到极点,偶然辰自己声泪俱下。我跟大师已经说过,我早晨拜佛磕头四个小时,我能哭四个小时。那时辰就没想通,就想我学佛怎样这么难?这是谁在考我?幸亏我还有个理念就是佛菩萨在考你,就是他人在考你。现在大白了,考你的都是你的大善常识,不考你、不出题,你这关咋过?你没过这个关,你回不了家门,想大白了,乐了,不哭了。

所以现在我说我既健康又欢畅,由于那关我都过来了。逼得我都要跳楼了,你说那关多难!假如我要不供佛,那时我就从我家七楼跳下去,依然仍旧,那时就那末想,我何必遭这个罪!佛菩萨教我了,你信佛,你跳楼了,人家谁还敢信佛。一会儿一巴掌就把我打醒了,不敢跳了,我跳我害几多人,几多大家家境心退转,断人家的法身慧命,那我不上天堂我上哪儿去?阿谁地方我可不去。没跳,我要跳能够现在你们就看不见我了。感激佛菩萨,戴德佛菩萨,真是到关键时辰点化你,救你。这是第一个,碰到不顺心的事,就想我信佛,我为了我家平安,我家承平,事事都顺遂,成果不可,又碰到麻烦事,想不大白了,这是一个,这轻易道心退转。

第二个是什么?就是有求没应。人家不是说有求必应吗?那时我信佛我奔着这条来的,有求必应。我怎样求没应?这个也轻易道心退转。师父上人已经给大师讲法时讲过,阿谁老僧人有求没应,老僧人想不大白了,问净空老法师,说师父,佛家不是有求必应吗?我怎样求他没应?师父问他说你求什么了?他说我求一台电冰箱。说你有几多众?就我一小我。师父说,你求我我也不应,你为众生求,那他是有求必应;你一小我,你要求一台冰箱,哪个菩萨要给你,他就出错了,那不应当给,这个不应当应。所以我们得想,你为谁求的?你是为你自己求的,还是为众生求的?现在很多就是求眼前的,求孩子上个勤黉舍,未来找个好工作,做买卖的可以发点小财,买个好车,有个好屋子。不过也就是眼前这些个呗,就求这个的比力多。说求上西方仙人天下的人数不是那末太多吧!

所以你求这个,那能够你求了,说假如我孩子今年考上某某大学,我给你披红戴花,我给你披红。能够恰巧你孩子考上了,这给你乐得不得了了,这佛灵,我求他应了,我赶紧给佛披红去,这没啥说的。没考上你要去的阿谁黉舍,有求没应,不灵,这佛菩萨措辞不算数,他也没保我,孩子没考上,红我也不给你披了。不就是这么,有求必应你怎样了解?听师父讲法的时辰,关于这方面师父举了好多例子。大师在听的时辰留意了,就是怎样样求是如理如法的。如理如法的,空门确切是有求必应,佛不打妄语,他不骗人。可是假如你不是如理如法的求,他是不应的,那是一般现象。这是第二个存在的题目,就是轻易让大师道心退转的。

第三个就是病苦。这个确切是这一关很难过。我照实的告诉大师,由于我病过,我苦过,那种病痛的熬煎甚至跨越了你怕死阿谁劲头。当病苦熬煎到你一定水平的时辰,你的心情必定是我立马就死吧,我可不遭这个罪了,阿谁时辰不怕死了。可是,不是我不怕死,我要求生仙人天下,阿谁不怕死,是这病痛熬煎的我受不了了,你快点让我死了,真是这样。那种病苦的熬煎,一般人很难通得过,熬得过。我比来碰到的一个佛友,在这方面我就感觉他就是我的楷模。病到那种水平,阿谁态度、阿谁果断,就是上西方仙人天下,谁说也不可,谁也挡不住我,你怎样熬煎我,我也去。他是肝癌晚期,就是开刀今后,没有动,间接就缝上,全成分散了。就这个佛友,我太佩服他了,他真是最最少是我的好楷模。现在家里劈面挂着一个大幅的阿弥陀佛接引像,他说我在我最疼的时辰,我眼睛瞅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他说一句接一句的念,真是这样。他说真灵,他告诉我,大姐,真灵,我念阿弥陀佛的时辰它就不疼了。

你看,你说你是想着我这个疼、我这痛,你还是想阿弥陀佛?想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帮你,真是这样的。他说大姐,我就是想妳。我跟他本来不熟悉,我第一次见他这一面,我第二次见他的时辰,是他媳妇打电话说,大姐,福瑞说我就想刘大姐。我说你告诉他,别想我,想阿弥陀佛,我顿时去看他。我和刁居士去了,我俩就告诉他,一定要想阿弥陀佛,你别想刘大姐,刘大姐现在没有阿谁才能送你上西方仙人天下,只要阿弥陀佛接引你。我说我这半道我是负责直达的,你看阿弥陀佛大法船,观音菩萨大法船,我是负责给你预备这些的。然后阿弥陀佛来接,你坐上大法船,坐上那莲花台,你才能上西方仙人天下。我说我现在属于直达站的,我就是干这个的。这样我就想,假如我们每个佛友就像我适才说的这个佛友这样,在病苦的情况下可以禁得起这类磨难、这类熬煎,那必定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接你的。到西方仙人天下你和阿弥陀佛什么都是如出一辙的,那有何等样的幸运、何等样的欢畅。

我明天给大师讲的题目就是「走出学佛的误区,开启聪明之门」。前一部分就是误区,后一部分就是你从这个误区跳出来,你聪明之门就开了,你进步回家的路就越来越畅达。明天讲的就是这么样一个主题,不晓得能否是对大师有一点点的帮助?感谢大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