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明真法师:还原佛陀的淡泊刻苦生活思想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7: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照汉译《四阿含》里的材料,我想抓出几个题目来谈一下。

  一、佛陀为什么要夸大这类恬澹刻苦的生活?一般地说,固然是为了“专精道业”,不能把心志沉溺在物资的享用上,使之浪费时候、金钱和精神。可是,除了这,我以为还有两个比力首要的缘由:

  甲、那时社会的经济生活太艰辛了。如《长阿含》卷二说,佛在跋只国游化时,由于“彼土谷贵饥荒,乞求可贵”。不能不将常随的比丘众斥逐到其他的国家里去。《增一阿含》卷四十三说,有一次,由于“舍卫城谷米涌贵,乞求叵得”,随侍佛陀的一些门生,竟自动地调集普会课堂,会商对策,有主张到摩竭陀国去,有主张到拘留沙国去,也有主张到拘深婆罗捺城去的。定见纷歧,乱烘烘地搅做一团。《杂阿含》卷三十二说,佛在摩竭提国游化时,有一个名叫刀师氏的聚落主,竟非难佛陀说:“今云何于饥荒世,游行人世,将诸公共千二百五十,……从城至城,从村至村,损费人间,如大雨雹!?雨已,乃是减损,非增益也!”《杂阿含》卷四十一,更说“尊者阿难,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世尊涅槃未久,时世饥荒,乞食可贵”,不能不率众转移到南天竺去,那时就有三十个青少年比丘,是以而“舍戒出家”了。

  乙、佛陀在思惟上深上天体味到劳动听民创作的辛苦和生活的艰辛,如在《增一阿含》卷六内叫醒门生们说“受人供养,甚为不易”;感情所激,就不容不主张恬澹刻苦的生活了。是以我想佛法传入中国时,由于中国那时的社会情况,究竟与佛陀住世时的印度分歧,故佛法传入中国后,一般落发比丘,都不能理论印度的乞食制。到了唐代,一些昂头天外,牢笼不住的禅宗大师,更别开生面,大都欢乐在水边林下,犁云锄月,使佛法与自己活生生的劳动孤芳自赏,向石头土块里演唱宗乘,接引来学。这就不能不说没有它的客观缘由了。

  二、佛陀虽夸大恬澹刻苦的生活,但在《四阿含》里却又有很多的地方,死力排挤那时的所谓“苦行外道”,这又是什么缘由?应知苦行外道,是以苦行自负的,直认苦行为“道”,或认苦行为证道的唯一路子的。佛陀主张恬澹刻苦的生活,主如果在减轻那时社会群众的负担,并借这来消磨自己贪瞋痴慢的习惯,在自己天职上是应当这样做的,丝毫没有使小我能够“自负”的地方。如在《中阿含》卷二十一内,佛陀就恳切地向门生们说:“或有一人著粪扫衣,……余者否则,……故自贵贱他”,这就不能算一个真正进修佛法的人了;“或有一个常行乞食,……或复一食,过中不饮浆,余者否则,故自贵贱他”,这就不能算一个真正进修佛法的人了;“或有一人,……或止露地,或处冢间,……余者否则,……故自贵贱他”,这就不能算一个真正进修佛法的人了。恬澹刻苦的生活,固然是佛陀所提倡的;但借使门生们以为自己能理论这类生活,就自负非凡,以为自己能行人之所不能行,忍人之所不能忍,因此在思惟上形成“自贵贱他”的趋向,这就与佛陀原意大相违反,不能不痛加训斥,说这样做,就不能算作一个真正进修佛法的人了。

  至于佛陀凡是所说的“道”,首要即指“缘生无我”的真理。了解缘生,即应把握人类社会相依共存的纪律,了解无我,即应克服自擅自利的恶念而使小我好处服从于社会整体的好处;所以佛陀所说的“道”不是虚玄的,而是具有其现实意义的。《中阿含》卷五十七内,说有一异学名叫箭毛的,他以为佛陀能傅得门生的尊重承事,常随不离,是得力于“粗衣满足”、“粗食满足”、“少食”、“粗住止床坐满足”和“宴坐”这五件事。那时佛陀就否决他这类看法,说自己能获得门生信仰尊重、常随不离的,主如果由于自己能对峙真理,启发门生们的聪明,帮助门生们进步道德,使之能在生活上增强信心和蔼力。从这些地方,我们可以充实了解佛陀是主张恬澹刻苦生活的,但决不是纯真夸大这类形式,特别是与那时的所谓“苦行外道”是有着极为严酷界限的。

  三、我们还要问的,在那时佛陀小我能否贯彻自己的这类主张呢?按照很多材料,可以绝不隐讳的回答,佛陀是不能贯彻的。如《中阿含》卷十三说“世尊回首告曰:‘阿难,汝取金镂织成衣来,我今欲与弥勒比丘。’”《杂阿含》卷四十一说“世尊告摩诃迦叶言:‘汝今已老,年耆根熟,粪扫衣重,我衣轻好’”。力劝尊者迦弃改著自己的轻好衣,不要再著粪扫衣了。至于饮食。在四《阿含》里记叙的,当佛陀来接管在家信众供养时,绝大大都都是异常丰美,几近触处可见。又如那时佛陀所住的祗树给孤独园、竹林加兰哆园、奄婆娑戏班等地方,不单风光优异,就是衡宇也是非常标致的。--这些不都是佛陀不能贯彻自己主张的好证实么?

  佛陀为什么不能自己贯彻?为什么要使自己陷于冲突?这也是值得我们研讨而且应当研讨的。最明显的缘由,我以为:

  甲、那时佛陀及其门生的平常物资生活,全都是仰食在家释教信众供养的;信众既然按照小我经济情况大概豪情上的信仰水等分歧,把衣食住等都预先预备好了,假如没有特别缘由,佛陀也只好不加简择,遇啥吃啥,遇啥穿啥,不容再麻烦人家了。

  乙、佛陀虽夸大恬澹刻苦的生活,但在自己的思惟熟悉上,感觉还有比这更更崇高的工具;为了使信众能接近、享有这更更崇高的工具,在恬澹刻苦的生活方面,非要打些折扣不成,固然也就会绝不惜惜地打它一些折扣了。

  比方说,比丘积储过剩的衣服,在佛陀本来是不准可的;但《中阿含》卷二十七内,佛陀向得了“最上慧观法”的比丘说:“我说不得蓄一切衣,亦说得蓄一切衣。”为什么?“若蓄衣便增加善法,衰退善法者,如是衣我说不得蓄;……若蓄衣便增加善法,衰退恶不善者,如是衣我说得蓄。如衣、饮食、麻榻、村邑,亦复如是。”善法是适当的注脚,就是好处安乐众生的奇迹。衣,应不应蓄?应当从增加好处安乐众生的奇迹上去斟酌题目,不能死执成法,把自己酿成一个教条主义者。不外这样做,在没有获得“最上慧观法”的比丘,是不非常轻易搞得通的。

  又《增一阿含》卷二十四内,说有一个原本信仰佛陀的优婆迦尼长者,他的哥哥和姊姊,也在同一时候内接管了佛陀的法化。那时的阿阇世王,很是欢乐,给他送去了很多上上品的饮料和食品,他接到了,“便作是念:我竟不闻世尊说,夫优婆塞之法,为应食何等食?应饮何等浆?”并随即派人到佛陀那边去请示开示,佛陀也是叫他该当从增加好处安乐众生的奇迹上去斟酌题目。

  从这些地方,我们可以充实了解,佛陀在夸大恬澹刻苦的生活上,固然有它的严厉性,同时也是具有灵活性的。佛陀不能贯彻自己的主张,这不单不能委为佛陀的过失,相反地显现了佛陀的聪明精深和品德巨大,由于他一切活动,都是从好处安乐众生的奇迹动身,决不是泥执不化的教条主义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