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出身名校的佛门弟子的传奇学佛经历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8: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人一向很崇敬隐士,没有人已经对此作出诠释,

也没有人要去诠释

晨钟暮鼓、梵呗僧袍、念经、坐禅,这样的修行生活显庆法师已经过了一年不足。在成为法师之前,他叫邓文庆,具有使人恋慕的北京大学硕士头衔。可是结业以后他挑选了落发。

法庆的落发进程简洁而敏捷,事前并未奉告怙恃,也没有告诉其他亲友。“结业以后就没有了他的消息,有说在某其中学教书的,也有传闻他落发了,可是也不确信,直到看到报道才晓得。一位哲学系的同学说。

法庆的事之所以被报道出来,是由于北京大学“耕读社”和“国学社”的80名门生来到凤凰岭龙泉寺体验生活,他给同学们授课,被认了出来——昔时的邓文庆,曾是“耕读社”的首任社长。

“耕读社”是北大一个以“朗读传统典范、进修传统文化”为主旨,理念和理论并重的门生社团,建立于2002年,首要的活动包括典范朗读、念书钻研,也做一些有机农业推行、社区教育等理论活动。

据加入过“耕读社”建立早期活动的一位2001级本科生回忆,邓文庆在读研讨生之前曾当过地质附中的政治教员,年龄在研讨生中也比力大,是以很多人都叫他“邓教员”。他看上去很沉稳,话不是很多。一次进修会商的时辰说到宽大和检讨,有人感觉宽大自己很难,有人感觉惭愧很难,就吵了起来。后来邓文庆说:“实在都不难,只要你找到自己的赋性。”

“那时就感觉他的话有些佛法的味道。”这位门生说。

北大清华 科大 人大 都有落发人

现在的显庆法师,仍然回绝任何采访。我们只能晓得,他结业以后在福建莆田广化寺剃度落发,2006年来到了龙泉寺。他的怙恃现在也都在龙泉寺,跟在他身旁,一边干些杂活一边进修佛法。

邓文庆并不是北大哲学系第一位挑选落发修行的门生。现任河北省释教协会副会长、河北柏林禅寺方丈明海法师,就是北大哲学系87级门生,他于结业的次年——1992年在柏林禅寺从净慧老法师剃度落发,现在已经是释教界着名的高僧了。

回忆起打仗释教的缘起,明海法师说,最早是看到一本弘一大师的列传,忽然发现人生本来还有那样一些值得追求的工具。

后来又有一次,一位叫“山君”的同学跑过来奥秘地说:“台湾的星云大师要在北图报告,赶紧去系里弄票。”那时他还不晓得星云为何人,可是见“山君”说得那末奥秘,就跑到系里去找票,却已经晚了一步——阿谁时辰,对一切“有思惟”的人大门生们都疯狂地追捧,不亚于明天的追星。

几天后,“山君”碰到明海——那时还应当叫“小肖”,一碰头就有板有眼地向他谈起了讲座的盛况,在吊足了胃口以后,他送了明海一盘星云大师讲法的卡带。就是这盘卡带,让明海发生了去寻觅高僧盛德学法的动机。经过师长先容,他结识了时任广济寺方丈的净慧法师,这更让他果断了修行佛法的决心。

可是真正决心落发却并不轻易。明海最初的计划是先工作、成婚生子、给怙恃养老。“弘一大师是39岁落发,我40岁落发,差不多吧。”他这样描写自己当初的筹算。

结业以后,他先在北京一所中学教书,上完课就在办公室打坐。冬季的时辰,他跟净慧师父去柏林寺“打禅七”,却发现本来要修的还很多。更重要的是,在那时还是半个废墟的柏林寺,他看到师父们虽然条件相当艰辛,“精神面孔却这么好”。落发的动机一会儿萌生出来,而且日益茁壮。经过半年多的斟酌,他终究下了决心。

和学弟邓文庆一样,明海法师的落发也没有经过怙恃的赞成,可是很快怙恃也“被动接管了”,他们后来也都成了释教徒。

在柏林禅寺,还有一位北大结业生明影法师。此外,最少还有明恭、明一、明勇三位法师都是上个世纪结业于名牌大学的门生。

在江西,江西佛学院常务副院长衍真法师是上世纪80年月北大社会学专业的结业生。

而据龙泉寺一位法师流露,在龙泉寺,“现在清华的研讨生比北大的多!”

与很多人设想的分歧,这些“天之骄子”们挑选落发,大多不是由于豪情困惑、心理疾病等缘由,而多是先打仗了释教理论并为之吸引后作出的一种人生挑选。

固然,每小我的具体履历也都是分歧的。现在广东四会六祖禅寺的登觉法师,落发前是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系的硕士生。他回忆说,自己学社会学就是想帮助他人处理心理懊恼,可是总感觉学到的理论连自己的题目都处理不了。后来打仗了释教,感觉这是消除心理懊恼的好法子,起头也只是从这个角度去学。“后来碰到了现在的师父,忽然感觉必须落发。”因而他放弃了学位,敏捷落发了。

“我现在是在用另一种方式为社会办事。”他说。

在家,还是落发

挑选落发修行这样一种人生的,固然并不止于年轻的门生。明影法师就是工作多年以后才打仗释教的。1989年结业于北大地质系的他,已经有一份使人恋慕的公务员工作,先在北京市海淀区,后在深圳市。

虽然工作优越 ,可是理科身世的他总爱对很多题目探讨原本,越探讨却越困惑。后来碰到了净慧法师,他感觉“终究找到归宿了”,因而在2001年景为他的校友明海的师弟。

也有很多人,在学佛多年今后挑选了落发。比如李娜,比如陈晓旭。

对于有关李娜—— 衍真法师的各种猜测,她的一位教中好友很是愤愤不服:“这些人底子不懂释教。假如说由于某些缘由起头打仗释教,那是比力常见的,可是在修行多年今后,落发只是一种修行方式的挑选,不需要什么特别缘由。”

“固然,确切有很多人是由于自己的忧心而落发。这个并不重要,你可以说求法也是由于忧心,只是忧心的层面分歧。”他补充说,“重要的是落发今后若何修行。”

已经看过早期《本日说法》的观众,也许会记得经常在节目中担任嘉宾的两位气质文雅的女法学家,一位是中国群众大学的范愉,一位是北京大学的王小能。尔后者,已于2003年落发,法名衍能,现在五台山隐修。

现在的衍能法师,仍然不愿意打仗任何媒体,她暗示只要在修行到一定水平以后才敢和他人会商在家落发的话题。记者领会到的情况是,她落发前已经评上教授职称,是票据法范畴的专家,工作顺遂,经济余裕,身材健康,也有完竣的家庭。

曾任北京大学素食文化研讨会会长的哲学系结业生王文利对记者先容,王小能教员落发前一向是研讨会的指导教师,所以打仗较多。她学佛多年,同事门生都晓得。

“她早就戒了荤酒,自称在家是‘一锅两制’。她很早就计划要落发,可是她师父,香港的一位高僧,劝她等孩子大一点再落发。所以她落发是早晚的事,家人也都早有预期。”王文利对记者说。

据王小能之前的门生回忆,王教员气质很文雅,措辞很好听,对门生很是和睦。

衍能法师落发后,她的一位本科同学曾撰文暗示不解,并将她的挑选和她的本科同班同学——卧轨自杀的著名墨客海子——等量齐观,以为有回避社会义务的怀疑,并提出“世法、佛法哪个更能帮助众生”的题目。而这也是衍能法师不愿意在落发未几的明天接管采访的缘由之一。

一样在五台山,还隐居着一位已经很是着名的落发人——曾被誉为“第一神童”的宁铂。这位中国少年班第一人,曾是上世纪80年月无数少年的偶像,可是自豪学结业以先人生却一向不顺,挑选落发之前他只是中国科大的一位普通教员。

直到2003年落发,宁铂再次成为消息人物。很多人就此感慨“神童”的“人生悲歌”。可是对宁铂而言,这是他第一次自己挑选人生——虽然也曾被校方劝回一次。

现在他在释教界已小着名望,但却不再愿意谈起与“宁铂”相关的往事。也许,阿谁“宁铂”并不是他的真我,现在才是。

这正如陈晓旭落发后一位网友的留言:“林妹妹终得其所!”

怎样才算隐士

“落发能否是回避社会义务?”这个题目曾频频被提起,包括比来的“林妹妹落发”。

要回答这个题目,也许先要厘清落发的概念。有一学者比来在博客上提出“不要让妻子落发,要让尼姑出嫁”的骇人之论,严厉一点的说法是“让僧侣成为一种职业,而不是一种生活方式”。

假如落发真的仅仅是一种职业,那自然谈不上“回避社会义务”,而只能会商社会能否需要这类职业。所以题目实在是:“一种分开世俗的生活能否是回避社会义务?”

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在其著作《空谷幽兰——寻觅今世中国隐士》一书中说,他常对美国人先容,中国的隐士很像研讨生,他们在攻读他们精神醒觉的博士。很多人在寺庵、道观、儒家信院、大学甚至家里获得精神醒觉的“学士”,但不是一切人都能去攻读“博士”。

这样的“博士”自然并不但仅限于皈依释教的落发人,道教落发人、儒家常识份子,都曾是中国隐士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传闻中的许由起头,中国的隐士传统就没有中断过。一方面,他们阔别世俗,以追求精神醒觉,并庇护传统不受破坏,另一方面,他们所根究的和保存的又能回馈社会。

《空谷幽兰》一书中的“隐士”译自英文“hermit”。该书的策划编辑张顺平回忆说,在翻译进程有朋友提出这类质疑,以为中国传统说的“士”是指儒家常识份子,用来指佛道隐修者并分歧适。而他的看法是,hermit也许翻译成“隐修者”更合适,但在“传统——并不限于儒祖传统——的修行者”这个意义上也完全可以称为“隐士。”

“儒家也好,佛、道也好,他们都是中国文化的传承者和理论者,以一种特此外方式在修行,这就是隐士。”他对记者说。

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杨博士来自台湾。她向记者先容说,台湾也有很多隐居的人士,甚至有些并非基于宗教信仰,而只是愿意享用独处生活。她的父亲退休以后就进入山中隐居,已经几年没有出来了。可是,像大陆有些山中那样苦修住禅的,在台湾比力少,能够由于缺少居士供养的机制。

在中国大陆,我们所能发现的隐士还是以佛、道落发报酬多。到底怎样才算是隐士,大概说落发人若何处置隐居和办事社会的关系?分歧的人有不尽不异的了解。

在终南山一座茅蓬隐居的正明法师以为,隐居就要真正做到一衣一钵,身无长物,自耕自食。他感觉现在很多茅蓬也不像茅蓬了。由于怕慕名而来的访客,他要求记者不要流露其茅蓬的地点。

而登觉法师则以为,两者都是需要的,要按照每小我的人缘去具体处置。他根基上是隔一段时候隐修几个月,然后出来传法和处置教务。

“可是我们任何时辰都需要落发人,才能把实在的佛法传承下去。”他对记者说。

北京白云观管委会主任李道长则用道教的一句箴言回答记者:“事来则应,事去则静。”

比尔·波特在书中写道:“中国人一向很崇敬隐士,没有人已经对此作出诠释,也没有人要去诠释。”

中心财经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包博士以为,中国文化传统在上个世纪发生了断裂,儒家、释教、道教都遭到了破坏。现在社会在尽力重塑文化配合体,可是从文化角度说,释教保存的更好一些。

“就现实来看,释教可以说是传统文化最大的活载体。”他说,“比力一下邻接的雍和宫和孔庙的富贵水平,就看得很明显。”

对于那些挑选了隐逸生活的人们来说,他们“生活在别处”的人生挑选遭到了尊重。而至于这类载体若何才能更好地为重塑文化传统、促进社会和谐办事,也许是需要进一步会商的题目。

文章来历:瞭望东方周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