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弘一大师救冤女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9: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0年前,青莲寺方丈诚恳法师约请弘一法师,回到阔别7年的庐山疗养疗病。一 天,居士陈三立领着一位老汉来访。三立老人性:本日有一事烦劳大师。这位杨老汉在英国牧师约翰逊处做仆人。他女儿杨念,聪明标致,智慧淑贞,在金陵大学念书。因身材不适现在家疗养。被约翰逊看见,便自动提出要聘用她担任儿子的家庭教师。约翰逊的儿子那时只要十几岁,小时患过脑膜炎,有点智力障碍。杨念领会情况后,一口答应下来。一则可减轻家庭负担,二则借机锻炼自己。

岂知这花花公子对男女间的事一点也不笨。早就对杨念垂涎欲滴!一天,乘家没人,竟欲对杨念施暴。杨念拼命挣扎,摆脱魔爪而逃。那家伙穷追不舍,失慎跌下坡坎,脊椎骨折,被高位截瘫。

蛮不讲理的英国佬反迁怒于杨念。提出要杨念嫁给儿子服侍终生,否则就告到法院判刑。真是黑白颠倒!消息传出,地方哗然,山民们纷纷打抱不服,支持杨家打讼事。但是庐山牯岭法庭迫于洋人淫威,竟判杨老汉败诉;又告到九江法院,仍然败诉!现在摆在杨念眼前的,一是坐二十年大牢,二是嫁给阿谁废人。杨老汉无法之际,想到了一向匡扶正义、乐善好施的弘一大师。便和三立老人一道,来青莲寺当面恳请大师互助。

大师一听,深表震动:“人世竟有这等不服之事!普渡众生,救人危难,空门更是义不容辞。贫僧不会作壁上观。”

次晨,有人在寺外求见。大师出来一看,是位矜重秀丽的姑娘。姑娘跪拜作礼,恭恭敬敬地说:“小女子杨念拜见大师。”大师双手合掌:“阿弥陀佛,你的冤情老僧已知,吾当极力为你解难。”

岂知杨念长跪不起:“小女子拜见大师,非为此事。而是哀告大师劝止家父别再和约翰逊对抗,小女子情愿嫁给洋人。”

大师寻思片刻,说:“有话请到寺内细谈。”

弘一大师见姑娘眼含泪水,似有苦处,便说:“老僧听闻此事,义愤填膺,却不知姑娘缘何做出此亲痛仇快的决议?”杨念不由得泪水夺眶而出:“我之委屈,家喻户晓,可那里有说理的地方。从官员到百姓,无不任洋人凌辱,就是打赢讼事,又能有什么前途?嫁给洋人虽亦是终生坐牢,但若判入狱,老父靠谁安度晚年?大师的恩义,小女子感激涕零,只是无有报答。此事决不敢再相烦大师,还请大师谅解。”说完,深鞠一躬,转身离去。

午时,大师来到杨老汉暂住处。刚到门口,便听到剧烈的争持声。

“弘一大师答应帮手已是天大的体面,你去拒绝,你丢脸,我还丢不起!”“爹!女儿心里大白,讼事是一败再败,最初假如连大师体面也丢了,我们不都成磷泣大的罪人吗?对社会我已不抱什么希望。就说大师,才华横溢,又是世家子弟,为什么还要遁入空门?”

大师听到这里,心中一阵痛楚。转身回到青莲寺,备银针、笔砚,要刺血誊写《华严经》。众人立即禀告诚恳法师,诚恳法师顿时来劝止年过半百身材多病的大师。弘一大师平高山说:“我这样做也是必不得已,是以此感导杨念。她一天不改变,我就一天不停地刺血写经。”言讫,将针刺入左食指。鲜血一滴滴落入砚中。诚恳法师见状,骇得脸色剧变,忙着去找杨老汉。

杨家父女听了手足无措,晓得闯了大祸,顿时来到青莲寺。父女俩双双跪倒在弘一大师眼前,杨念边磕头边说:“罪不容诛,愿听大师教育,请大师停笔!”

大师扶起父女俩,对杨念说:“你能转意转意,老僧甚感欣喜。现在我们商量一下吧。”

弘一大师结合庐山地方名流,联名向牯岭法庭严正谈判,为杨念蔓延正义。大师年高德劭,申明远播,此次领众出头伸冤,迫使法庭不能失稳重看待。

五天后牯岭法庭的汪庭长亲身来到青莲寺,委婉地对大师说:“庐山洋人势力大,实难对于。假如九江法院能支持,能够会有些起色。”

第三天,大师下山,亲身去九江法院谈判。此次法院终究表暴露对洋人的卑躬屈膝。数往后,法院告诉,此案特别,仍由牯岭法庭妥帖处置。

此日夜里,汪庭长静静找到大师:“法庭已接到九江法院的指令,不准变动判决,免得和洋人闹僵。眼下只要一个法子,国舅宋子文的岳父张谋之在庐山,他是庐隐士,谁敢获咎。假如大师能屈尊请他出头,则瓮中捉鳖。”弘一大师眉头舒展。大师落发前,因目击宦海的败北与黑暗,曾立誓不与宦海来往。汪庭长深知大师所虑:“大师时令使人感佩。但杨念一案除此别无良谋。落发人慈善为怀,还望大师慎思。”言罢告别而去。

这一夜,大师沉思很久,最初长叹一声,决议去见张谋之。

违反了自己心愿的弘一大师,翌晨静静出门,用竹篓背石,不停地往返于山间的小道上。太阳出来时,汗水早已湿透法衣,竹篓的背索把大师双肩勒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

“大师!大师!”诚恳法师和杨念父女气喘吁吁地赶来。见大师累得几要虚脱昏迷,都心痛不已。杨念跪在地上:“大师,都是小女子扳连了您。我们斟酌再三,决议不能让大师名誉受损,故而请大师别再为小女子费心,大师隆恩我终生不忘。”说着,边抽泣边不停地磕头。大师忙放下背篓,伸手相扶。可杨念仍不起家:“大师若不答应,我跪死在这里。”杨老汉也说:“这都是天意,我们认命了!”弘一大师见状,也跪下来道:“既然如此,老僧只好陪着跪下了。”杨老汉慌了,忙对女儿说:“还不快起来。”又把弘一大师挽扶起来。

是日晚,大师疲惫至极,正要入睡,陈三立老人着人请大师马上到他家。本来,杨念下午仰药自杀,幸亏发现得早,经急救生命已无大碍。但她死意已决,大师担忧再发买卖外。弘一大师闻此,掉臂体弱疲乏,和三立老人急赶到医院探望。

走进病房,杨念脸色苍白。弘一大师道:“ 杨念密斯,老僧决心为你解难,你如此作为,难道思疑老僧心不诚?”杨念梗咽道:“小女子上午见大师背石熬煎自己,知大师之万分疾苦,皆是因我而起。我既不能压服大师,只要此依然仍旧,方能保全大师的清名!”

弘一大师连连点头:“差矣!差矣!老僧固然垂青品行,但救苦救难,普渡众生乃空门要责,远胜过老僧的小我申明。你能体恤老僧,我深表谢意。但你的作为实在是给老僧心上刺了一刀,叫老僧若何安心?我意已决,你若再行冒失,必会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境啊。”

杨念泪如涌泉,跪在病床磕头拜谢。

“阿弥陀佛!”大师双目紧闭,双手合掌。

第二天,弘一大师去见张谋之。后由张谋之出头,杨念一案重新审理,判约翰逊令郎强奸得逞,杨念无罪。大师感慨万端,写了一幅“悲喜交集”的条幅赠给杨念。半月后,大师悄悄分开庐山。后来,杨念读完大学,出国留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