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印光大师的家教思想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9: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释昌莲

  印光大师自小洗澡在杰出的家庭空气中,深受其益。所以他在后来的弘法生活中,极为重视家庭教育的提倡。其家庭教育思惟首要包括因果、母教、胎教三大内容。他以为,欲在世风日下、世道沦亡的近代中国社会提倡家庭教育,非以发现释教因果报应说为底子不成。否则,弃本逐末,难以到达预期的教育结果。他说:“因果者,世、出人间圣人,平治全国,度脱众生之大权也。即圣教昌明之世,若不提倡因果,尚不能普令愚民潜息隐恶,悉使智者大积阴功。况今世道民气,坏至其极,烧毁圣经,颠覆伦理,邪说横流,载胥其溺。故意世道者,思欲挽回狂澜,若不以因果报应为振聋发聩之资,虽佛菩萨圣贤悉出于世,亦莫如之何,况其下焉者乎!”意在以因果报应的道理,潜挽世风,激起民气向善,使贤能者发积功累德之善心,使愚昧者息为非作恶之恶念。以发现因果为护国息灾之底子,以俾大家悉皆敦伦尽分,闲邪存诚,存好心、说好话、行好事、做好人,未来图个好果,庄重人世净土,扶植美好故里。

  然提倡因果报应说,又须与家庭教育相连系方可。两者之间,合之双美,离之两伤。惟有把因果报应说落实于家庭教育中去,方能实现提高化教育,以俾行人自谨慎存“因果报应,丝绝不爽”的理念,这样长大成人后必为贤者。他说“唯从小便教以敦伦尽分之道、因果报应之理,则习与性成,及长而不为圣人者,无是理也”。假如分开家庭教育,双方面地提倡因果报应说,则因果理念就难以落实于伦常日用中去,而且亦使后代落空了童年教育的大好机会。相反,假如分开因果报应说,双方面地提倡家庭教育,则会致使家庭教育丢失底子偏向,亦甚可贵实益。所以大师说:“家庭教育,尤须重视因果报应。此二法相互保持,方能令后之子弟,不致悉入彼兽域。否则,纵有教育,亦难制彼不随邪转也。”单翼难以高飞,只轮不能致远。惟有把因果与家教连系起来,方能实现教育的底子目标与实在意义。印光大师骨子里以为:近代中国社会之所以动乱不安,其底子缘由在于家庭失教而且不提倡因果而至,故说:“近来世道民气,沉迷已极。一班蒙昧之民,被外界邪说之所蛊惑,竞倡废经废伦,直欲使举世之人,与禽兽了无有异尔后已。其祸之烈可谓极矣。推原其故,皆由家庭失教,并不知因果报应之而至也。”正因如此,他才尽其终生精神死力提倡因果报应及家庭教育,以拯救世道民气。

  印光大师以为,家庭教育能否付诸于理论并获得杰出效果,关键在于母教能否落实。他不主张女人参政议政,他以为女性应以“相夫教子”为天职。女人在家庭教育中起关键感化,由于母亲是孩子的天赋模子,究竟孩子从母胎中生出,而且孩子自小须由母亲豢养观照,所以孩子与母亲的打仗最多,间隔亦近。言传身教,皆从母亲身上表现出来,以故母教万分重要。重视母教,是印光大师家庭教育思惟中的另一大特点。这一母教思惟源于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思惟,但在传统的家庭教育中,怙恃的职位是不分轩轾的,只是义务与合作分歧而已,并无职位的高凳字歧。所谓严父慈母,和合酬唱。乾为大父,有普覆万物的力用;坤为大母,有承载万物的功用。父以刚克,母以柔济。与传统教育思惟相较而言,大师出格夸大母亲在家庭教育中的职位和感化,他说:“世乱极矣,人各望治,不知其本,望亦徒劳。其本地点,急宜知之。家庭母教,乃是贤才蔚起,全国承平之底子。不于此讲求,治何可得乎!”他以为家庭母教是贤才蔚起、全国承平的底子,这无疑是在提升女性职位。母教之所以如此重要者,大师说:“以人之性情,资于母者独多,居胎则禀其气,幼时则习其仪。其母果贤,所生后代,断不至于不肖。比方镕金铸器,视其模,即可知其器之良否?岂特出模方始知之哉!”究竟后代是禀怙恃之精血和合而成,但须在母胎中长养九个月零十天的冗长光阴,所以母亲是培养后代的天赋模子,后代从小与母亲较为亲近,所受影响自然亦大。所以,母亲在家庭教育中充任主干脚色,须之内贤身份而相夫教子也。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欲陶铸出优异的后代来,须先批改其母的思惟品行。由于母教在家教中起关键感化,所以印光大师出格夸大善教女子的尤其重要性。惟有优异之女子,方能有贤妻良母,甚至孝子贤孙。“吾故曰:教子为全国承平之底子,而教女为尤要。以人之幼时,专赖母教。父不能常在家内,母则常不离子。母若贤慧,则所行所言,皆足为法。见闻已熟,心中已有成规。再加以经常训诲,则习已成性。如镕金铸器,模子若好,器决不会欠好,以故教女比教子尤其紧急也。以贤母由贤女而来,若无贤女,何由而有贤母!无贤母,又何由而得贤后代哉!”大师具超人的睿智,故能把家教中所触及的前后因果理得如此清楚,高唱“教女比教子尤其紧急”的阳春白雪。

  在突出母教的重要条件下,印光大师又提出了母教应从胎教起头的主张。这一思惟的出处,亦是直承了传统的家教思惟。《颜氏家训·教子第二》云:“古者圣王,有胎教之法:怀子三月,出居别宫,目无流视,耳不妄听,音声滋味,以礼节之。书之玉版,藏诸金匮。子生咳提,师保故明,孝仁礼节,导习之矣。”据西汉刘向编著的《列女传》记录:“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闲事如此,则生子描述规矩,才德过人矣。”胎教思惟在中国的传统家教中源远流长,据印光大师的研讨则源于周代三太生了三代圣人,奠基了周代家八百年的业绩。即太姜生季历;太任生文王;太姒生武王、旦公。之所以称女报酬“太太”者,源于周代“三太”的相夫教子之天职。中国传统的胎教,意在要求其母从自己平常之“视、听、言、动”处提升修养功夫,其言行举止须与礼节符合而不相违,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往也。印光大师深谙《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所云“若有女人设欲求男,星期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聪明之男;设欲求女,便生规矩有相之女,宿植德本,众人爱敬”的要旨,而又出格提出了“戒杀、念经”在胎教中的重要性。他甚有看法地说:

  凡女人受孕以后,务必用心动念行事,唯诚唯谨;一举一动,不失于正。尤宜永断腥荤,平常念经,令胎儿禀受母之正气,则其生时,必安乐无苦。所生后代,必边幅端严,性情慈善,天姿聪明。

  在大师看来,戒杀、念经是落实胎教的真正动手方便处,而且简洁易行。一心念经不间杂念,则自可确保动念行事唯诚唯谨,一举一动不失正念,以佛号好事加持力不成思议故。永断腥荤,能培育慈善、温柔、贤慧的性情,亦能确保心里的恬静,不起瞋生气。心里起瞋生气会影响到胎儿的健康,人一旦生气起来则周身遍体城市排放出“贪、瞋、痴”等毒素,自动流产或残聋嘶哑等现象多因母体起瞋生气而至。在释教以为,葱、蒜、韭、薤、兴渠等荤菜,生吃秽气太烈,轻易让人增加瞋心;熟食增加淫欲,晦气于净心。所以佛门生须断荤。断腥者,意在戒杀食素。素食有益健康,而且亦能长养慈善心。为了能让胎儿在母体中禀受正气,健康长大,印光大师就提出了“戒杀、念经”的胎教思惟。又鉴于女性疾苦较多,常常会出现难产之障故,他教孕妇常日多持观音圣号。他说:“从受孕后,其描述必须矜重诚静,其说话必须忠诚战争,其行事必须孝友恭敬。行住坐卧,常念观音圣号……果能如此谨身口意,虔念观音,俾胎儿禀此淳善正气,则其生也,定非凡品。”观音灵感不成思议,只要虔敬持念观音圣号,自可感发自心观音的赴应示现。他在《一函遍复》中开示说:

  女人临产,每有苦痛不胜,数日不生,或致死亡者。又有生后血崩,各种危险,及儿子有慢急惊风,各种危险者。若于将产时,至恳切切作声朗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不故意中默念,以默念心力小,故感应亦小。又此时用力送子出,若默念,或致闭气受病。若至恳切切念,决议不会有苦痛难产,及产后血崩,并儿子惊风等患。纵难产之极,人已将死,教本产妇,及在旁照顾者,同皆作声念观世音。家人虽在别房,亦可为念。决议不须一刻功夫,即得安但是生。外道不明理,死执恭敬一法,不知按事论理,致一班念经老太婆,视生产为畏途,虽亲女亲媳,亦不敢去看,况敢教彼念观音乎!须知菩萨以救苦为心,临产虽袒露不净,乃出于无法,非特地猖獗者比。不单无有罪恶,且令母子种大善根。此义系佛于《药师经》中所说,非我自出臆见,我不外为之提倡而已(《药师经》说:“药师佛誓愿好事,故令念药师佛。”而观音名号,家喻户晓,固不必念药师佛,而可念观音也)。

  从上则知,大师劝女人持念观音圣号者,是出于为令女人避免难产之苦障的悲心,此义源于《药师经》。大师曾阅《达生篇》,所以他开示得细致入微。临产时念观音,须高声念唱菩萨圣号,这样决议有助于顺产。若心中默念,会因闭气而致病。若有家属在旁照顾或在别房为念菩萨圣号,相互均沾法益,好事无量无边。人间举重物时亦须喊口号助力,况且临产哪有不作声念菩萨圣号的事理呢!万万不要由于临产时的袒露不净,而不作声念菩萨名号,要知菩萨以寻声救苦为心,决不介意袒露不净。

  大师对胎教深有见识,他在《礼念观世音菩萨求子疏》中提出了求子三要:第一,保身节欲,以培天赋。第二,敦伦积善,以立福基。第三,胎幼善教,免得随流。他夸大第一的重要性说:“若不节欲,则精气亏弱,必难熬孕。即或受孕,必难成人。即或成人,以天赋不敷,决议羸弱。既无强健勇壮之身力,亦无聪敏记忆之心力,未老先衰,无所建立。如是求子,纵菩萨满人之愿,人实深负菩萨之恩矣。”孩子是由怙恃的精血和合发育而成的,欲生勇健聪明之后代,须先确保精气的充分。鉴于此,大师出格提倡晚婚晚育,他以为男人须三10、女子满二十方可成婚。否则过早成婚,发育不全则所生后代亦不健全。为了确保胎儿的健全,他劝人节欲保身说:“凡求子者,必须佳耦订约,断欲半年,以培子之天赋。待妇天癸(月经)尽后一交,一定受孕。天癸(月经)未尽,切不成交;交必停经,致成带病,很有危险。又须吉日良夜,天气腐败。大风大雨,雷电震闪,亟宜切戒。”大师精通医道,所以才能说得如此周全,细致入微。他之所以能把佳耦房事之细节纵情宣露,足见他的先见之明,慈善心切。这一思惟,亦源于中国的传统家教,他诠释《礼记·月令》“季春,先雷三日,遒人以木铎巡于门路曰:‘雷将发声,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备,必有凶灾。’”一句说:

  古圣王痛念民生,特派官公布此令,又复著之于《经》,其六合怙恃之心乎!遒人,宣令之官。木铎,即铃;振铃俾众咸听也。巡,行也。门路,城市街巷,及村落也。容止,谓房事。不备,谓五官手脚不全,或生怪物。凶灾,谓其佳耦或得顽疾,或致灭亡。

  大师提到的这些细节题目,实为胎教中的精华思惟。为了避免分娩难产之苦,他曾语重心长地说:“既受孕后,永断房事,所生后代,一定身心强健,福寿深长。孕后交一次,胎毒重一次,胞衣厚一次,生产难一次。孕久若交,或致堕胎,及与伤胎。”他陈说孕后能否断房事之利弊,其妻子心切处在希望大家能节欲保身也。

  别的,更值得一提的是,印光大师于1937年夏历季春刻印《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时,专门撰写了《毒乳杀儿之广告》,作为附录放到书里面。其文曰:

  从古以来,死儿无数,至极惨凄,举世之人,多受其祸,而悉不自知;虽古今名医之医书,亦绝未言及;其不幸可悯,可悲可痛,即毒乳杀儿之一事。今为全国同胞,说其发现之来历。

  余昔见一书,载一本国女人,气性甚大,生气后喂儿乳,儿未几即死。儿并无病,吃乳后即死,莫明其故。过二年又生一子,又生气后喂儿乳,儿又死。因两次如是,疑是乳性有变,取乳持医院验之,系毒汁。方知两个儿子,因吃生气后之毒乳死。余是以知猪、羊、鸡、鸭、鱼、虾等皆有毒,以杀时怨恨之心结于身材,故常以此劝人茹素。

  客岁玄月间,一老太婆来皈依,余劝其茹素,因言一切动物之肉皆有毒,又之本国女人生气后喂儿乳,两次儿皆死为证。彼言:“我两个孩子亦如是死。”因说其夫性情凶残,一不顺他意,就打,每至头破流血。儿哭,即喂乳,未几遂死,两次皆然。其媳亦生气后喂儿乳,儿即死,俱不知是乳毒死。

  余客岁十月,在上海护国息灾法会,说开示,亦说此事。若已生气,当过二、三日,候气平后,乳的毒性转作赋性,再喂儿,庶不至误事。此二、三日,当用牛乳。无牛乳处,或用藕粉,或嚼饭及馒头喂之。生气之人,切不成嚼,以口水、眼泪亦有毒故。生气后抱儿在怀,若流眼泪,须避儿头。泪入儿眼,儿眼恐瞎,不成不知。从客岁来,对人说此事,屡有证实。方知从古至今,是以死的孩子,不知有几恒河沙之数。

  凡女人气性大者,其后代必难成;纵成,还是多病。其性情温和者,其后代必多成,且少病。欲救此灾,当从女子幼时,即令习于温和礼让,纵有不顺苦衷,亦不发生瞋怒。庶嫁后怀孕,必无堕胎,及胎儿感泼辣之气,遂成泼辣性质。生后,亦不至因生气而致后代于横死,及多病也。

  窃谓此事,关于大家门风子孙、地方风尚、国家群众甚大。以女子性情温和,则家庭和睦,后代贤善,由一家以及一乡,则俗美风淳。无冤枉死之小孩,则百姓茂盛。以茂盛之贤善,为国家之人材,国运一定昌泰。国泰则天心顺,雨旸时若,而物阜民康矣。愿见闻者,辗转传布,遍及中外,以遂六合好生之心,则幸甚。

  民国二十六年丁丑季春常忸捏僧释印光广告

  大师悲悯全国的孩子死得冤枉,是以在给门生的手札中屡次提醒做母亲的要避免生气后给孩子喂奶的事。《上海护国息灾法会法语》印出后,大师给南京一门生寄了几本。该门生把书中的《毒乳杀儿之广告》说给妻子听。他的妻子是西洋人。听了今后说:“生气以后的奶叫做急切奶,气平今后过半天便可以喂孩子。必须平生气,顿时就心平气和。否则怀恨在心,乳汁难以转好。喂奶的时辰要先挤出半茶碗倒掉,再给孩子喂奶就没有题目。假如过三天,奶或发胀痛,反为不美。”又说“月经来时,亦不成生气,平生气月经即止。”该门生写信把上述情况告诉了大师,大师就叫印刷厂改纸板,把“过三日喂乳”改成“心平气和后半日喂乳”。毒乳杀儿的事,是大师在生活理论中的总结与发现。他在给张德田居士的信中亦吩咐他留意避免毒乳杀儿,大师说:

  女人一受孕,不成生气,生大气则堕胎。兼以乖戾之气,过之于子,子之性情,当做凶暴。又喂儿奶时,必须心气战争。若生大气,奶则成毒。重则即死,轻则半日一日死,决无不死者。吝啬毒小,虽不死,也须抱病。以故爱生气之女人的后代,死的多,病的多。自己喂,雇奶母喂,都是一样。生了大气,万不成喂儿奶,须当下就要放下。令心平气和,过半天再喂。喂时先把奶挤半茶碗倒了。奶头揩过再喂,就无祸患。若心中还是气烘烘的,就是一天也喂不得。喂则不死,也须大病。此事古今医书均未发现,近以经历方知其祸。女子从小就要学温和礼让,后来生子,必易,必善,必不死,必不病。凡后代小时死病,多一半是其母生气之故。少一半是自己命该早死。全国古今由毒乳所杀后代,不知有几满坑满谷,可不哀哉!

  从大师发《毒乳杀儿之广告》一事,可以看出大师美满是从好处众生的态度为动身点的,底子掉臂及他人说闲话。非论是谈胎教、节欲报身,还是议论产妇念观音和毒乳杀儿,都是“不为自己求安乐,希望众生离苦得乐”的。

  印光大师的胎教思惟与传统的胎教思惟虽稍有差别,但其精神根基分歧,悉皆主张欲为人母者应束身培德,以使胎儿禀受正气,这也正反应了他“修己以治人”的教育理念。教育的工具,从狭义而说,仅指后代而已;从广义而言,还包括怙恃、兄弟、佳耦等。只不外于怙恃言孝,于兄弟言和睦,于佳耦言温柔而已。究实在义,都是教育,由于教育的本质在于修身治己,故云:“教后代,当于底子上动手。所谓底子者,即孝亲济众,忍辱笃行;以身为教,以德为范。”印光大师的家庭教育思惟间接源于他“即出世而出世”的积极救济本怀,他融佛法教育理念出世俗教育事相中去,而又摄世俗教育事相归释教教育理念中来。一切这些,与他的幼承庭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