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大虚法师:佛弟子在弘扬传统文化的时候,基本知见要清晰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21: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楞严奥义》 无行沙门 大虚敬述

  【儒圣和道圣】

  下面,「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昔时一向随着佛陀落发修行,然后也随着来到了祇园精舍的大比丘僧总共有一千二百五十位,他们就是所谓的“常随众”了——世世代代,恒常跟随佛陀的脚步去自利利他、去自觉觉他的修行者,都可以叫做佛的“常随众”。那末,我们能否是“常随众”呢?每小我都可以问问自己。这一千多位落发人,这么多人,他们个个都是已经获得了无漏摆脱的大阿罗汉、大圣人,个个都是值得我们三界一切人天礼赞和供养的大福田——他们是实在的福田,不是深圳的这个“福田”。

  像这些出人间的圣人,这些已经超越三界生死、超越一切懊恼约束的出人间圣人,他们和一般人间推重的圣人是分歧的,相差不成以道里计。像孔子和老子,一个是儒圣,一个是道圣,他们是我们中国现代公认的大圣人,可是在显现上,假如拿我们释教的标准来权衡的话,他们很明显并没有到达阿罗汉大概缘觉的境界,更不要说什么法身大士、地上菩萨了。我们看他们写的工具,大要就能晓得他们的聪明和见识是属于哪个层面的,像孔子应当不出欲界,老子应当不出色无色界。

  他们两位都是有着很高修养和内证功夫的人间圣贤,值得我们礼敬,可是在人缘法的显现里,却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表白,他们已经具足了相当于阿罗汉的断证好事,更没有像诸大菩萨那样,我执和法执都已经废除了,还有菩萨都有的慈善心和菩提大愿,三摆脱门的奥义,万法缘起性空、无我无生的中道聪明,以及六度万行等等,这些内容我们在《道德经》和《论语》里临时都还看不出来。更不要说,拿他们和无尚正等正觉的如来相比,那就更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所以严酷来说,孔子和老子的学说还只是一般人间圣贤的学说,境界也还只是一般圣贤的境界,属于很高明的一种外道法,我们可以称之为善法。虽然是善法,远超凡俗,但究竟仍然是外道,不破我执,就难断循环。它们的理论和修法,在某些地方和佛法有一些相通,但更多的则是相异,这点大师方法会。

  像有些盛德说,孔子和老子都是菩萨化现的,这个相信应当只是一种方便说。实在从究竟的角度来说,全国众生芸芸,所谓“黄花翠竹般若意,青山绿水古佛心”,又有哪个不是菩萨化现的?可是在事相上,在我们释教里,阿罗汉和菩萨——这两个概念都是有着很明白的界说和标准的,要完全合适的才能称之为阿罗汉或菩萨,不是谁随意就能叫的。像我们很多学佛的人,平常碰头,都爱相互尊称对方为“菩萨”,这个实在只是一种客套或提醒,假如我们没有自知之明,还真的就把自己当做是菩萨,那“菩萨”这个词就酿成戏论了!

  假如是真的菩萨或阿罗汉,那就一定会对生命和时空的真相、对六道循环的真相了如指掌,同时也一定会领会心性和物资的真理,由于领会,所以也一定说得出来,就算没有佛说的那末美满,但也远远会比一般凡夫和外道要说得清楚,这是必定的!所以老子和孔子究竟能否是菩萨化现的?他们到底有没有到达菩萨的水平、高度?这个我们要持谨慎和保存的态度。

  据记录,明代的憨山大师已经对老子有过一个判释,他说老子大要有那末两种能够性:假如老子最初能把无常和无我的义理体悟得很透彻的话,那末他应当判到辟支佛,也就是缘觉、独觉的条理,还不算究竟;假如《道德经》真是老子写的,而且是老子最初留下的内容,那末他只能被判到外道里面。老子说“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这个恰好是识阴里面的工具,说明他还没有破识阴。那末老子在《道德经》以后有没有再留下工具?这个到现在都还没有确切的材料和证据,也不晓得他最初修到哪个条理了?而且《道德经》究竟能否是老子写的?这也是个题目,所以憨山大师说有两种能够性。

  憨山大师可是有明一代最顶尖的几个大师之一,学修圆融,通达无碍,他是公认的彻悟的大宗师、大祖师,丝绝不比唐宋的那些祖师差!我们现代某些着名的“上人”、“僧人”,在修持和见识上,相比于憨山大师,那差得可就不是一星半点了!所以那些人说孔子和老子是菩萨的化现,对这类话,我感觉还是憨山大师的评判比力稳妥、比力牢靠些,不晓得你们以为若何?元芳,你感觉怎样?

  【破见和谤法】

  作为已经宣誓皈命三宝的佛门生,特别是已经落发的佛门生,你们万万不要由于现代某某名流的方便说大概乱说,就以为老子和孔子既然都是佛菩萨化现的,那末他们的学说我们也应当要大力宏扬,要大力保举啰——听清楚,这样做的人实在是在游手好闲!这类逻辑思维是有题目标,不是正思维。你们是佛门生,是落发人,佛陀宣说的三藏十二部你都还没有好好研讨、好好发扬,你却偶然候去宏扬别的的,这个不是颠却是什么?这个是典型的游手好闲!

  甚至,倘使有落发人说,进修儒道是接引学佛的方便——嗯,作为方即可以,可是你不能超出底线,你不能说,儒道是学佛的根本,佛门生必必要先学好儒道,大概必必要先学好《门生规》才能学佛;甚至说什么《门生规》是佛法的底子戒,不学《门生规》就不能往生等等,那更是臭不成闻的屁话!这类说法就已经不是什么方便了,这是在谤佛谤法、误导众生!这是很明显的似是而非的谬见,甚至是彻彻底底的邪见,一种很不清楚的颠倒见!什么时辰我们学佛必必要先学儒道了?而且戒律是只要佛陀才能制定的,菩萨和阿罗汉都不可,叨教《门生规》是佛作的吗?连这个根基原则都不晓得就敢乱说八道的人,还真是蒙昧者无畏啊!这是一种外行人大概半桶水的想固然,自以为圆融通达,却不晓得违反了佛陀的底子教言,知见已经偏了,这就叫做“离经一字,允为魔说”,又叫做欠亨教理,“开口便乱道”。

  留意,现在我们不是在说儒道欠好、不成以学、不成以去领会,而是在说学佛就是学佛,最好纯洁点,佛法不是大杂烩,佛法是永久的、最美满的真理。佛法的焦点是“了生死,出三界”,它是最究竟、最完全的不共妙法,它和人间善法,和那些外道善法有着本质的、根赋性的区分。对那些人间善法和外道善法,我们尊重归尊重,了解归了解,可是绝对不能乱,不能搀杂进佛法里,一旦乱了就会失事,就会出题目,最初我们释教的教义就会被改变,变得脸孔全非,酿成类似佛法,那我们这一代人就是在不法了!

  希望大师的根本知见要清楚,再重申一遍,宏扬传统文化原本是好事,以传统文化作为方便来接引学佛也是好事,可是我们要有一个原则和底线,那就是:绝对不能以破坏佛法的正见为价格!绝对不能说佛法的根本和底子戒就是《门生规》,更不能说必必要学《门生规》才能往生净土,这样说就是在破见,就是在谤法了,那会误导一多量自觉愚痴的初学者,实在是很是糊涂透顶的邪见!这样去宣传的人不单破坏了佛法,现实上连传统文化自己他也破坏了。就像倘使有人说,学儒和学道的根本就是学基督,大概你要修仙,就必必要先学《门生规》,这样外行的话,那儒家和道家也是不成能接管、认可的,这是很明显的胡诌。释道儒这三者之间,虽然在人天善法、在修福修定的层面有一些相通的地方,可是你往里深究的话就会发现,它们更多的是相异,在底子的“性空无我”的知见上它们相差太远了。这一点做法师的人在弘法的时辰必必要说清楚,否则就会误导众生,戕人慧命,甚至从久远来看还会形成幻灭佛法的恶果,那就很可怕了,比杀人纵火还可怕,所以要一千一万个稳重。

  身为落发佛子,当我们在帮助这个天下重建世道民气,重塑伦理道德的时辰,对那些不相信佛法的人我们首先要以因果正理和十善业道来接引,实在是没有缘分、不愿意学佛的人,你才可以观察其人缘根器,先容他们去学一些他们能接管的传统文化和外道善法,比如说《门生规》和《感应篇》之类的,可是要牢记:这是不得已的方便!而且在说法的时辰一定要把事理讲透彻,不能有误导和缝隙。可是在接引那些对佛法感爱好,属于初学初信者——在接引这些人的时辰,身为落发法师,你就不能随意劝人家去学什么儒家和道家了。我们必必要只管松散地依照佛陀制定的佛法架构来给众生说法,不能胡乱发挥,更不能妄自夹杂,否则佛法的传承就不能称之为“清净传承”了。

  由于在戒律里,像这个什么能学,什么不能学,实在是有很严酷规定的,佛陀昔时早就有过吩咐,所以像我们这些比力专业的法师一听就晓得,什么是胡扯,什么是狡猾地乱讲,可是很多专业的初学者就一定能分辨了。比如佛陀在《优婆塞戒经》里就已经说过:“受三皈已(我们受了三皈依今后),造作痴业(由于不领会而又去造作了一些愚痴的罪业),受外道法、安闲天语(比如去进修和接管了某些外道的秘诀、不究竟的秘诀,我们居然还广为赞叹和宣传它们),所以人缘,失于三皈(由于这样糊涂、没有正见的原因,所以我们自己的三皈依戒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被自己给破坏掉了)。”

  佛陀又讲:“若人信其能救一切怖畏,星期外道(倘使有三宝门生,去相信那些外道和他们供奉的神灵,可以救度他的一切磨难,消除他的一切恐惧,从而去礼敬和叩拜的话),是人则失三皈依法(那末这小我自但是然就会落空他三皈依的戒法,不再是佛门生了)。”——为什么?由于他不依佛慧,起头“妄用其心”,不信佛智,起头相信外道,甚至起头“心外求法”,这就憾ヰ说的摆脱邪道各走各路了!实在,佛陀这样严酷的规定是很有事理的,这是在爱惜那些还没有建立正信和正见的初学者,怕他们一时糊涂,一不谨慎走偏走错,误了法身慧命,甚至断了菩提种子那就麻大烦了。留意,我这里说的是针对初学者,特别是针对那些还没有正知正见的初学者,至于实在的菩萨和自以为是菩萨再来的,你们不在此例。

  所以我们既然是学佛,那末理所固然的,就应当从佛说的三皈五戒和十善业道动手,从四圣谛、三法印和四念处动手,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根本,而不是从什么《论语》、《老子》,从什么《感应篇》和《门生规》动手,那不是佛门生该费心宏扬的工具。佛门生要承当的是如来家业,而不是什么儒家或道家的家业,别搞错了。像这样儒道佛不分,像这样似是而非地教导大师去说、去做的人,说得严重点,他们实在是在成心无意地灭法!他们是在误导众生,紊乱佛法!听清楚了吗?这个因果是很是可怕的,敢这样去干的人,那纯洁就是“茅厕里点灯——找死”啊!

  这实在是很奥妙、很难分辨的一种魔,也是最可爱的,杀人不用刀!所以这方面的知见希望大师一定要清楚,心里要搞大白,万万不要被人一忽悠,就把纯真的佛法给搞混杂了。末法时代,我们释教原本就已经被误解、被扭曲得很利害了,现在再来这样夹杂、胡搅一下,那真的就是落井下石,伤口上撒盐,实在是伤不起啊!所以大师最好要有一个冷静而慎密的脑筋,不要学佛学了半天,三皈依和四圣谛都还搞不清楚,《三字经》和《门生规》你却是背得滚瓜烂熟的,那也太搞笑了。叨教,你是在学佛吗?我看你是在盲修瞎练,浪费时候!呵呵,话不多说,自己想清楚取舍。

  【次第和底子】

  嗯,看来有需要再讲清楚一些。某些事理,假如你们自己不能正确地“依佛依法”去正思维,那师父没有法子,我只好反频频复、啰烦琐嗦地絮聒一遍又一遍。像有的居士已经提问,他说我是佛门生,那能否意味着我皈依今后,那些人间法的书籍(包括善法和恶法),我们就一概不能看、不能学、不能读了呢?有的居士甚至还说,假如佛法是这样的狭隘,这样的别离,那我何须学佛?我爽性就不学佛了!唉,类似这样的思维,已经不是“脑筋简单”所能描述的了,这是一种“邪思维”!典型的邪思邪见!不能“依佛依法”去慎思明辨,不能深入经藏去踏实闻思的人,那自然就会获得一些荒诞的、滑稽的、毛病的结论。面临这些人,我经常会感觉自己很解体……实在是“无语问苍天”,搞不掂他们。

  实在做为佛门生,特别是受过大乘佛法陶冶的佛门生,那根基上是什么都可以学,什么都可以看的。你们还记得四弘誓愿里的那句“秘诀无量誓愿学”吗?发了菩提心的修行者,为好处众生,可以广学一切法,一切善法恶法你都可以去领会,可是这里面要有一个次第和原则,那就是:初学者必必要先具有闻思的根本,必必要先进修佛法的底子,建立正信和正见,这个时辰的初学者不应当也不合适去翻阅别的,缘由我们之前已经说过了;那末,当初学者具足正信和正见以后,他自然就会大白佛陀的苦心,他这时再去打仗那些什么人间法、外道法,他就不会被迷惑、被误导了;这时的修行者,他再怎样看怎样学,城市以佛法为指归、为依止,绝不摆荡,他会以正见的眼光来分辨和看待那些外道法,善用但不被惑乱——这就是我们要夸大和对峙的大原则!这也是一个比力稳妥的修学次第。

  很明显,菩萨广学一切法的目标,是为了可以善巧地摄受、接引众生,同归性海,同得摆脱,所以对那些还是凡夫,还不是菩萨的初学者来说,我们最好还是要先把佛法给学好了,然后再去会商、研讨别的,这个次第不能乱,原则不能错,一乱一错就会出题目,就轻易出题目。

  像现在有些居士,甚至是落发人,他们对外宣说“学佛必必要先学会做人,要先学仁义礼智信”,所以他们劝人学《门生规》,进修一些类似儒家或道家的工具,似乎这才是修行的根本,而佛法例是高屋建瓴的,一般人不能学——这类话咋一听似乎很有事理,对吧?但实在这是最为严重的本末颠倒,是大邪见!这句话应当要反过来说才对:必必要先学佛才能把人做好!必必要先学佛才能做好人!要想做好人,要想把人做好,就必必要先学佛,否则你学别的的任何学问都能够有误差,都不能得究竟,不能算美满!我们应当要这样去讲,这才是百分百的正见!为什么?

  由于佛陀早已彻证实相,他所讲的法,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来自于自己的亲身材验,不是空谈,他自己做不到、不大白的工作,那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佛陀不单在出人间的摆脱之法上是至高至善的,他老人家在那些人间法的修持上也是最透彻、最美满的!他报告的因果、循环、十善业道等等法理,都是基于对万法“缘起性空”这个真相的洞察,所所以正理,不是正理,既非凡夫的糊涂科学,也不是外道的邪见误导。是以在这个正理指导下的修行,非论是修福还是修慧,那步崆最最正确的,最有能够到达世出人间法的极致,获得没有任何罅漏的果报。

  而且,佛陀的教育是一种聪明的指导,他绝对了解和尊重每一个众生,他激励每一小我都去仔细思维他的教法,答应质疑,提倡实证,夸大以理论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很明显,佛陀步崆最具有压服力和公信力的好教员,佛法步崆最底子、最平实、最合适提高公共的实在聪明,这才是我们做人和修行都要优先首选的根本,而非别的。

  假如我们要搞教育的话,我们应当首先挑选的是佛经,应领先推行这个。比如我们可以摘录一些佛说的《十善业道经》和《吉祥经》里的内容,淡化其宗教色彩,然后教给公共,教给孩子们,告诉他们因果缘起的正理,帮助他们建立正信和正见——这个工作不管从短期的,还是从久远的结果来看,那都是对老百姓、对社会民气很是有大用和大益的。那末,类似的、比力根本的、比力好的提高读物,在我们佛法里还有很多,我们佛门生与其去推行《门生规》,去推行这个在某些看法上存在严重误导的工具,那还真的不如去好好推行一下佛法呢,好好地给公共、给小朋友们教授一下根基的因果的事理,缘起的法例,这个才是闲事!然后在这个根本之上,再善巧地把《门生规》和传统文化里的一些合适佛法正见的工具连系起来,教授给下一代,这个才是百年大计,这才是一种比力稳妥的做法。

  领会吗?师父这样讲,你们能听得清楚吗?这个题目我们已经烦琐了很久,到这里就算是说透了,今后我们不会再多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