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索达吉堪布:大家要重视佛教的未来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22: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佛陀的四众门生,对于释教该若何宏扬、宏扬到什么水平,每小我都应当关注。不晓得你们想过没有?就算是人间报酬了自己的家庭,也会经常琢磨:“我们老了今后怎样办?”这一点不可是家长的义务,家里每个成员也都当仁不让。既然人间的家庭尚且如此,我们释教的大师庭,就更应当斟酌未来的兴衰生死了。

  现在,很多道友依靠佛法改变了命运,也改变了自己的代价观和生活理念。既然佛法有如此不成思议的加持,它可以改变我们,也可以改变千万万万的众生。所以,作为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应当思考怎样才能令此具有非常代价的佛法快意宝,在社会这个大情况中保存下去并宏扬开来。

  我小我而言,对此想过很屡次。刚起头由于对佛理不太大白,现在回首起来,那种看法比力幼稚。但后来依靠大恩上师法王快意宝的加持,逐步晓得了释教的很多甚深事理,发现释指正如梁启超所说,是一种智信而非科学,不是明天迷含混糊地信仰,明天又可随随意便地舍弃。释教的聪明和悲心,今生对我来说已深入骨髓,即使粉身碎骨也不会改变这类信心。究其缘由,就是我有缘依止了有大聪明、大悲心的具相上师,并认认真真地闻思修行过很多年。所以,我以为自己的看法很正,虽然修证的成就相还没出现,神通神变也绝不具足,但这些都没关系。即使我不能在空中飞,也不能在水里游,但能飞、能游纷歧定就好,由于这些旁生也做获得,只要对释教的聪明和悲心有所感悟,这才是终生最大的收获。

  我这样的看法,始终想在有生之年传给部分有缘人,所以早在几年前,我起头提倡配合进修《入行论》。现在相当一部分人经过进修、经过自己的尽力,不是口头上说的,而是从心里中有所改变。他们所获得的这些境界,不轻易在违缘眼前随波逐流,而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聪明。

  所以,我明天跟大师探讨的,是怎样让释教在未来大范围地保存,以令更多人获得好处。这也算是一种钻研,大师无妨多方面摸索。依照我自己的想法,释教这么大的工程,一小我支持起来很困难,现在恰好各地都有学佛小组,菩提学会也好、其他学会也好,都在构造大师配合进修。这类形式很是好,万万不能因个他人而让它遭到影响,即使我传法者不在了,大概各地的巨细负责人分开了,也不能是以而闭幕,否则将是很是大的损失。因此在明天,我们大师一定要配合发愿:各个地方的学会构造,要想方想法让它永久存鄙人去。

  俗语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意即军营是安定不动的,但里面的兵士像流水一样,经常不竭地更替。一样,这类方式也可应用于释教团体中,不管里面的职员若何变更,构造构架也不能摆荡。对此,我们每小我都有一份义务。就像一家有七口人,那末这七小我对家庭都有义务,不能以为这个家只是怙恃的事,自己不管现在还是未来,都不必去费心吃力。要晓得,怙恃一旦过世,家庭的重任就会落到后代身上,后代有义务关心家属的继续和宏扬,不能一向置身事外。所以,大师要以久远的眼光,关心释教未来的兴衰。

  你们也清楚,中国现在有两个市场,一是经济市场,一是宗教市场。自文化大反动以来,经济一向比力守旧,没有开放;大大都人也都对峙无神论,什么信仰都没有。所以,现在很多人对这两个市场虎视眈眈,一方面想经过各类经商手段占据经济市场,另一方面,在中国的很多城市里,有些宗教想方设法想侵占释教的空间,他们甚至计划放置,一年要拉几多小我转入到自己宗教。

  固然,宗教也有很多种别,其中释教和基督教从一个层面来说,都是积德的,人间人比力轻易接管。爱因斯坦曾说过:“单靠常识和技能,不能使人类走上幸运和高尚的生活。人类有充实的来由,把那些高尚的道德标准和道德代价的传布者,置于客观真理的发现之上。对我来说,人类应当感激释迦牟尼佛和耶稣那样的人物,远比应当感激一切缔造性的、猎奇的脑筋之成就要多很多。”他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在警告人类要重视道德看法,否则,光是经济飞速成长,人们并不会有欢畅幸运,也不会从中获得实在好处。人间上有眼光、有聪明的人,城市为人类保存挑选一条好的门路,那我们作为大乘释教徒,为了无量众生的究竟安乐,不晓得在这方面想过没有?

  大师对释教的未来要有一些想法。现在各地都有菩提学会,这个构造不能随意闭幕,为什么呢?由于没有构造的话,小我气力确切很亏弱。我前两天给有些道友恶作剧说:“你们的构造才能还是很大的!假如没有构造,这两年进修《入行论》,讲记做下来都有十本,每一本大要四五百页,那末多人重新至尾都学完了,真的很了不起。假如是以小我的气力,最多学五六本就会滑下去,所以构造的气力很强大。”

  在我们藏地,不管你去哪个地方,村子也好、郊区也好,都有一些分歧的寺院。就拿炉霍县来说,生齿数目不到5万,寺院就有24座,这么多寺院的存在,对四周的影响确切很大,这也是释教构造的气力。现在藏地的释教如是兴盛,实在缘由也在于此,假如没有这些释教构造,说真话,很多人的心早就被无神论占据了。但正是由于这些构造的存在,在藏地,信仰释教的人不轻易退失。

  之前我在厦门时,有一个法师问我:“随着经济浪潮的冲击,藏地很多寺院都在卖门票,僧人也忙于应酬旅客,如此在未几的未来,藏地佛法能否没法连结其清净性,终极会渐渐走向消亡?”我那时回答:“凭我的观察和推理,临时没有那末轻易。虽然藏地个体寺院确有卖门票的现象,天天去朝拜和旅游的人也络绎不停,庙宇渐渐酿成了旅游参观的场所,但由于藏地各个地方有很多寺院,依靠寺院的影响,四周的人都有信仰,这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任何一小我的信仰,并非像更衣服一样,明天信,明天便可以不信,包括文化大反动时,在那种政治压力下,很多人宁可舍弃生命也不愿意舍弃信仰。”

  不外,现在汉地的有些情况不容悲观,由于很多人没有主意,思惟也比力空虚,他人说什么就会随之而去,以致于释教日益渐入低谷。实在释教这么好,很多人学了今后,不单没法驳倒它,而且有很是殊胜的乐受,这类感受说不出来,是以,我们每一小我都应当发愿,在各地建立起以菩提学会为主的释教中心。

  有些人能够担忧:“这样的构造会不会遭到国家监视呢?”实在没什么好担忧的。释教构造是劝人向善,它不是反党、反国家、反群众的黑社会,也不是让人天天受贿的团体,这样的构造只会令社会变得加倍美好、加倍完善,是以,这样的人群,在任何一个政权中,都不会遭到实在冲击。

  所以,我们现在的菩提学会,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继续下去。即使有些组长分开了,甚至我本人不在了,希望大师也能自始自终地推行闻思、念经、放生等善举。实在,任何一个高僧盛德城市示现无常。1993年,法王快意宝带我们去美国时,最大的藏传释教团体,就是仲巴仁波切的中心。那时仲巴仁波切已离世多年,但他每其中心配合念诵、进修、修法的传统,仍然无缺无损,使人很是很是随喜。有些先容说,仲巴仁波切有130多其中心,我们也去了好多好多,但不管到那里去,都感受这个上师很巨大,他的发心很是广大。现在,听说在美国、加拿大等地,他的中心仍然很兴盛,虽然有些地方他底子没去过,但这类构造却不竭在遍地开花,就像寺院一样,成为城市人学佛的个人活动场所。正所谓“青山照旧在,几度落日红”,即使这时代履历了各类无常变迁,其构造框架始终像青山一样耸峙不倒。

  这一点,我们此后也值得效仿。虽然我们现在没有牢固的场所,但只要有人在,场所不是很重要,你家也好、他家也好,只要有佛陀的教法和证法,随意那里都可以。世亲论师在《俱舍论》中说过,释迦牟尼佛的法,一是教法,二是证法,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证法就是内在的修证,这个谁也看不出来,虽然《俱舍论》说它是有表色,经过脸色等可以揣度,但对我们而言确切很难,比现在天在座的居士中,必定有开悟的大菩萨,但我只看你们脸色的话,底子不晓得谁开悟了、谁没有开悟。而教法,则是闻思佛法教理,假如没有闻思,即使寺院建得都丽堂皇、金碧光辉,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前段时候,有些公务员跟我说,他们去参观了藏地的一座寺院,那边建得很是不错,可里面没有闻思修行,落发人要末到村落里念经去了,要末不愿意呆在寺院,已经走了,只剩一位82岁的老堪布,成天坐在寺院里守经堂。如果如此,这个寺院又有什么代价呢?虽然它是一个释教道场,但能不能宏扬佛法呢?不可思议。

  汉地有些寺院也是如此,我曾去过一座寺院,内部修建花了三亿多群众币,偶然辰看似乎钱没法子用一样,包括水泥等都出格出格贵,但里面只要一个僧人。虽然来这里烧香拜佛也可以种下善根,但能不能对释教生起不退的信心和定解呢?能够有点困难。既然如此,寺院就落空了它的代价,不如我们去一个普普统统、很是肮脏的家里,跟几个居士配合进修一两个月,然后真正对大乘的聪明和悲心生起不退转的定解。你们想想,这两者到底哪一个才是实在的释教?是以,释教并不即是外在的修建,虽然没有修建也不可,但修建只是一种帮助工具,最关键的,应在因而否获得了释教的实在教义。谁获得了,谁就会开悟,没有获得的话,光是重视外在形象,只不外是在做善事,而非实在的宏扬佛法。

  实在,我们在各个城市建立道场不太现实,政府也纷歧定会批,而且人生如此长久,几十年转眼就过了,把精神都花在修建上很惋惜。在我的平生中,虽然修行很差,这不是说谦虚话,但能在喇荣住二十多年,还是很有福报的。我还能活多久也欠好说,所以在长久的人生中,我们每小我要建几座寺院,生怕有一定的困难。但就算做不到这一点,最少也应在临死前留下遗言,对菩提学会未来的事物有个交接。

  就像瑞典化学家诺贝尔,他于1833年诞生,活了63岁。他死时留下900多万美圆,遗言中交接用这些财富设立“诺贝尔奖金”,颁布给在战争、文学、物理、化学、心理或医学这五大范畴内作出最大进献的学者。现在他虽已分开这么多年,但这个愿望长存不衰,他所设立的奖金也成了国际上的最高声誉。一样,我们作为释教徒,《修心门扉》里也讲了,临死时不要有很多遗言:我的产业怎样处置?屋子怎样处置?车怎样处置?银行卡怎样处置?……这些有也可以、没有也可以,最重要的是应当想到,我们的学会若何让它成长下去。

  在这方面,我自己也有一些放置。比如负责人方面,对众生和佛法有帮助的巨细负责人可以连任,但假如是自擅自利,一切只为了自己的好处,这类人要斟酌换掉,今后经过民主选举或大师商量,选出真正对众生和佛法有益的人来发心。这一点,你们每小我都有义务,不要以为:“学院弘法部的职员自会放置,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成员,没需要去费心这些。”不能这么想。

  我本人经过再三观察、沉思熟虑,确切感觉此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各地菩提学会不能随意闭幕,这也是我最大的愿望。实在,构造的界说,就是放置、整理使成系统。学佛构造若能系统化、标准化,对你们来说也很方便。之前没有构造的时辰,你们在城市里就算想闻思,也很难找到机遇,我不成能来到你们眼前,给你传一遍《入行论》,给他传一遍《入行论》,这样的话,我酿成几万个也不够,而现在有了一些构造,大师就有配合进修的机遇。我不是拼命赞叹藏地若何好,但你们也可以看一看,就拿色达来说,不到5万人的小县城里,寺院就有快要20多座,而这些大巨细小的寺院,对周边所起的感化不成思议。假如菩提学会也像这些寺院一样,能在各大城市里持久保存,那末再过三十年,它所起到的感化,会远远超越我们的设想。所以,大师在这方面一定要观察、一定要发心!

  有些人能够想:“像我这样低劣的人,又没有什么聪明,对此必定力所不及。”那也纷歧定,只要你肯发大心,就算只要一小我,也还是可以把佛法发扬光大。记得《杂宝藏经》中有一个“小鹦鹉救大火”的公案:一天,生气勃勃的森林里起了大火,熊熊的猛火包围了整座森林,鸟兽全数陷在里面,没法逃命。有只小鹦鹉(佛陀宿世)在远远的地方看见了,立即飞到那边救火。它到溪边将自己的羽毛沾湿,再飞到森林上空,把同党上的水洒到森林里。它这样交往返回,飞了几百趟,以此精诚的悲心,感得帝释天宫大震动。帝释天以天眼观察,发现了小鹦鹉的行为,因而问它为什么做这样的傻事。小鹦鹉回答说:“虽然我气力很小,同党上的几滴水很难熄灭大火,但我有一颗顽强的心,依靠精勤不懈,一定能把火扑灭,即使折断同党也不会停止。”帝释天听了很是感动,为它降下大雨,熄灭了熊熊猛火。是以,只要有这样的心力,即使你是眇乎小哉的普通居士,也可做出震天动地的伟业。

  今后,我们在菩提学会和其他学佛小组里,会建立一些爱心行动小组、临终助念团、少儿读经班,这些概况上能够非常平常,但它起到的感化很是大。由于我一小我的身材、精神、聪明有限,又斟酌这个、又斟酌阿谁,确切力有未逮,所以你们每小我都要有义务感,在这类义务感的鞭策下,让我们的传承传播百世,应当没有题目。

  希望大师能自动建立我适才说的这几个构造,到时辰那里有病人、那里有不幸人,就应力所能及地自愿去帮助他。众人的气力很强大,包括近年来建经堂、修寺院、配合进修,我一小我底子没法子,很多工作需要大师配合尽力。固然,尽力的进程中,不成能风平浪静,中心必定会碰到挫折,但在这个时辰,不要随随意便是以而倒下。要晓得,一小我活在人间,不成能不碰到违缘,究竟这里不是仙人天下,也不是清净刹土,在凡夫人的群体中,碰到各类工作在所难免,但不管怎样样,我们都要顽强起来,依靠心力克服一切困难。

  关于这一点,我比力欣赏美国总统林肯,虽然他是人间人,但他认定方针、永不畏缩的精神,我们释教徒也值得进修。1831年到1860年这三十年中,林肯履历了屡次挫折 ,八次竞选八次落败,两次经商失利,甚至订婚后行将成婚时,未婚妻却死了,他精神解体,整整六个月卧床不起。但是面临这一切,他并没有妥协放弃,终极依靠顽强的意志,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巨大的总统之一。既然人间报酬了到达方针,都可以克服各类困难,那我们为了宏扬大乘佛法,遭受各类坎坷、不顺时,不能以此而萎靡不振,务需要以勇敢无畏的精神勇往直前。

  在弘法利生的进程中,不管居士还是落发人,都要有不平不挠的精神。即使你是个普通人,但只要有了强大的心力,就会离成功越来越近。实在,有了构造的话,每小我哪怕一年做一件好事,加在一路也有不计其数件好事,这在菩提道中很成心义,大师万万不要轻视。所以宏扬佛法要靠大师,各地构造一定要不竭建立、不竭完善,即使极个体重要人物分开了,菩提学会也不能遭到任何影响。

  我经常城市想:法王快意宝建立学院很是不轻易,虽然他老人家是圣者,赋性上不会有疾苦,但从显现上看,自学院初建直至明天,履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千难万险。所以法王的色成分开我们后,这六年来,我不能以其他方式报答上师,惟有专心致志地为学院做点工作。法王在清净刹土中,始终会以慧眼关注着学院,因此我报答师恩的唯一方式就是这个,除此之外,用金钱来供养上师也是不现实的。所以,即使法王已经分开了,但学院是很是好的释教构造,有这么多落发人和居士,不能让它轻易闭幕了。倘使法王一圆寂,学院顿时就闭幕,你们也不会有明天这样的学佛人缘。

  是以,在座的道友们,一定要把宏扬佛法放在生射中最首要的位置上。有些人以为金钱最重要,有些人以为家庭最重要,有些人以为职位、名声最重要,每小我的代价观虽不不异,但我始终感觉,佛法快意宝在全天下得以宏扬,步崆最重要的,这对人类的好处无穷无尽。是以,大师一方面要自己尽心尽力地闻思修行,同时有了才能的话,该当竭尽所能地宏扬佛法。固然宏扬佛法需要诸多人缘,包括自己的发心力、配合的凝聚力等等,但只要有了这颗心,一切条件都是可以缔造的。

  以上是我夸大的第一件工作。

  第二件工作:我们之前学过的经论教言,不能像山公掰玉米一样,学了新的就忘了旧的。现在有些人总是喜“新”厌“旧”,这类行为不太好。(我们学院这么多年来,天天念诵的都是一个。)近两年来,我给你们讲了很多成心义的开示,比如放生的好事、转经轮的好事、观音心咒的好事,以及吃肉的过患、饮酒的过患等,对此应当要持久进修,不是学过就不必再看了。这些内容,有些人并没有懂,不懂的话,就要不竭地看,看大白后还要真正去行持。比方放生,每年都不能停止;还有念经法会,也不是刚起头积极地念几遍,过两三年就抛之脑后了。做人必必要稳重,否则,非论是释教徒还是非释教徒,干什么都不会成功。

  包括之前学的《入行论》、其他上师传过的法,也不能随随意便忘记。有些人明天学一个仪轨,明天见另一个上师就把这个仪轨扔了,然后随着他去,过段时候没有新颖感了,又把这个上师的法舍弃,再寻觅另一个新上师……这类人终极获得的是什么?只是最初一个上师的传承,但即即是这个传承,未几的未来他能够也会舍弃,这是不可的。虽然从人间角度讲,信仰都是自在的,你拜哪一位上师、接什么传承都可以,但最好不要天天换来换去,还是应当稳定下来,否则,最初将一无所获。

  有些人由于思惟比力复杂,大概遭到各类文化冲击,经常没有偏向感,这一点不值得赞叹。我小我而言,在学院呆了这么长时候,虽然听说过很多善常识,对他们的行为、成就、弘法利生也很是有信心,但我只是学我的,对自己的法已经很满足了,历来没有换来换去,最初让自己找不到偏向。

  固然,我也并不是让你们不要依止很多上师。你假如能观清净心,就像阿底峡尊者一样,那依止的上师应当多多益善,你一辈子依止几多,我都没有定见。但假如没有清净心,依止的上师还是越少越好。

  要晓得,我们并不是得个灌顶便顿时成就了,佛法还是要靠上师传讲,传完了今后,自己必必要实地串习。虽然禅宗、密宗的历史上,也有些门生被上师敲一下,当下就豁然大悟了,但现在末法时代的众生,纷歧定是这类根底。所以,我们应把自己看成普通根底来看待,不要以为自己是实在的顿悟者,否则对修行纷歧定有益。

  总之,希望大师不要一味地追求新事物,而把之前学的忘得一尘不染。特别是利用转经轮,该当做为你们的持久习惯,我不成能明天讲一次转经轮的好事,明天又讲一次转经轮的好事,讲了一次今后,你们就应在现实行动中去做。我看明天很多居士手里没拿转经轮,能够是你们感觉路上很重,大概乘飞机不方便,对此我也能了解,但你们在家里进修时,一定不要忘记用转经轮。

  我之前也说过,法王快意宝接近圆寂时,在“极乐法会”上留下了四个教言:一、只管守持一分戒以上的清净戒律(这一分戒首要指不杀生),假如一分戒也没有,就如同万物发展没有大地一样,一切好事就落空了所依;二、以自擅自利心摄持的善法,好事不大,一定要发菩提心,为全国无边的众生获得临时与究竟的安乐而行持善法;三、经常利用转经轮(非论是见到它、打仗它、忆念它,这个好事都相当大,我也翻译过这方面的教言。现在藏地、汉地的很多人,城市利用转经轮,听说有些人去商场买工具时,也拿着转经轮处处逛,很多人都用怪怪的眼光看他。但这样也挺好的,他人不了解没关系,米拉日巴曾说过,他的苦行人间人不了解,反而以为很不幸,他感觉人间人也很不幸,为此唱了一首道歌);四、诚恳祈祷阿弥陀佛,发愿往生仙人天下(我比来在传讲《极乐愿文》,里面的内容很是殊胜,不晓得你们感受若何。偶然辰就像吃饭一样,我感觉很好吃的,他人却纷歧定这样以为)。希望大师只管行持法王的这些教言。

  同时,我们学院还有三个原则,一是清净戒律,二是团结和合,三是闻思修行。学院这么多人会聚在一路,目标就是这个,除此之外没有此外。倘使你没有清净戒律,正如适才所言,一切好事无从生起,作为在家人,要有在家人的戒律,不能天天破坏他人家庭、偷盗财物、做不法事,每小我应当做个比力及格的居士;倘使没有团结和合,单元与单元之间、部分与部分之间,包括学会中人与人之间,也会经常相互争论、打架,故一定要修安忍心;倘使没有闻思修行,对自他不会有实在的好处。现在有些人说不需要闻思修行,只要上师传个窍诀,立即就会开悟,听起来倒很舒服,现实上会不会这么简单?我有点思疑。虽然也不解除有这类能够,具足信心的门生与真正成就的上师这两个人缘聚应时,只要上师的一个直指教言或简单话头,即可令门生当下顿悟,通达一切万法,这类现象有是有,但对现在的普通根底者来说,则务需要以次第性来修学,这一点很重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