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黄智海居士:阿弥陀经白话解释(11)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3 13:5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舍利弗,极乐河山成就如是(1)好事庄重。

  (解)  佛又叫舍利弗道:西方仙人天下以上所说的“常作天乐”、“黄金为地”、“雨天曼陀罗华”和众生都有“神足通”等各种益处,都是阿弥陀佛的好事成功的。(这里是总结以上所说西方仙人天下各种的益处。)

  (释) (1)如是:在一段经中的“如是”两字是指“常作天乐”、“黄金为地”、“雨天曼陀罗华”和众生都有神足通的各种好事。

  由于在阿弥陀佛的十八大愿心中,有一个愿说道:我如果成了佛,从地上起,都是无穷无尽的宝贝,和几百几千种香合并成功的。

  又一个愿说道:我如果成了佛,十方无穷无尽的天下,不管天上的人,或是地上的人,听到了我的名号,就点各种的灯,散各种的华来供养我,还做各种的善事,虽然不外一天一夜,也一定可以生到我的河山中去的。

  又有一个愿说道:我如果成了佛,我国中的菩萨,拿了香华等各种的工具要到各方天下去供养很多的佛,只消一顿饭的时辰,便可以各方天下一齐同到。

  又有一个愿说道:我如果成了佛,我国中的人要吃的时辰,在这类宝贝的钵盂内,几百种味道的工具城市化出来、现到眼前来的,吃过了又自然化去的。

  由于阿弥陀佛发了这样各种的大愿心,才成功了佛,所以西方仙人天下有这样的益处,都是阿弥陀佛的好事成功的。

  复次、舍利弗,彼国常有各种奇妙杂色之鸟(1):白鹤、孔雀、鹦鹉、舍利(2)、迦陵频伽(3)、共命(4)之鸟。是诸众鸟,昼夜六月时,出和雅音(5)其音演畅(6):“五根(7)”、“五力(8)”、“七菩提分(9)”、“八圣道分(10)”,如是等法(11)。其土众生,闻是音已皆悉(12)念经、念法、念僧。

  (解) 佛又说道:舍利弗,那西方仙人天下还有林林总总、希希奇奇、很心爱、很都雅的鸟。像“白鹤”、“孔荣铫“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等各种的鸟,这很多的鸟,白天三份时辰、夜间三份时辰,不停歇的发出战争、又高雅的声音来。在他们这类声音中,都是演说公布那“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等各种的方式。西方仙人天下的众生,听了这很多鸟说那各种修行的方式的声音后,就大师动了心,都驰念“佛宝”、驰念经所说的“宝贝”、驰念依了佛法修行的“僧宝”了。(这一段,是说西方仙人天下的鸟也城市说法;听了鸟的声音,有这样的益处。)

  (释)(1)奇妙杂色之鸟:“奇妙”:是说不是平常一切的,很希奇、很都雅的。杂色是立鸟的色彩多得很,鸟的品种也多得很,在本经中提出几种来说说:有白鹤、孔雀、鹦鹉、舍利、迦陵频伽、共命等各类鸟。白鹤、孔雀、鹦鹉、舍利四种鸟,在我们这个天下上也还是有的;迦陵频伽和共命二种鸟,在印度畴前还是有的,不外也很希奇,不是经常有的。

  (2)舍利:是梵语,翻译我们中国话叫“鹙鹭”也叫“百舌鸟”。

  (3)迦陵频伽:也是梵语,翻译我们中国话:“迦陵”是好,“频伽”是声音,所以叫做“好声鸟”。

  (4)共命:是二个头,二个心识,合在一个身材的鸟。“心识”就是“识”,也有叫“识神”的,在以上“十二人缘”和“五阴炽盛”中都已批注白过的。

  (5)昼夜六时,出和雅音:我们这个天下上的鸟,只要白天会叫;西方仙人天下的鸟,那是白天、夜间,总共六份时辰经常不停歇叫的。叫起来的声音,又是很温顺的,一些也不粗鲁,很高雅的,一些也不蠢俗。听了他们很温顺的声音,自然心中战争欢畅得了不起;听了他们很高雅的声音,自然心中清净文雅得了不起。

  (6)演畅:西方仙人天下的这些奇妙杂色之鸟不单能“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在它们所发出来的声音,还可以演说出很多佛法来呢1

  “演”有描述的意义。由于佛法中很多的事理是很深的,把它描述出来才会大白。

  “畅”有宣扬、疏通两种意义。由于佛法中很多的事理是很细的,把它宣扬、疏通的演讲出来,才可以使得这类事理,完全表达大白。

  (7)五根:“根”字,是“底子”的意义。由于这五种法是生出各类善法的底子,所以叫“五根”。

  第一种是“信根”。就是可以实在相信各类实在的事理。这一种根,是五种根的总根。还有四种根都是从这一种根里发生出来的。

  第二种是“进根”。也叫“勤根”由于既然相信了,应当勤勤恳恳,没的停歇的向上勤奋。

  第三种是“念根”。经常驰念这些实在的事理。

  第四种是“定根”。就是要使得这个心,着牢在这些实在的事理上,不使这个心放散到别的的地方去。

  第五种是“慧根”。既然不使这个心放散到其他地方去,心就不散乱,就会生出聪明来了;有了聪明,就会别离邪正、决议是非了。

  有了这五种根,自然会专心致志的走到实在的事理中去了。

  (8)五力:“力”就是气力、功用的意义;功用是益处、用处的意义。前面的“五根”渐渐的增加长大起来,就会有很大的气力功用了。

  第一种是“信力”。上面所说的“信根”,增加长大起来,有大气力,大功用,可以废除迷惑,不被迷惑所动摇了;可以抵抗邪魔(20),不被邪魔所迷乱了;可以消除懊恼,不被懊恼所扰害了。

  这一种是“信力”和“信根”是一样的,也是一种总的力,还有四种力也都是从这一种力中发生出来的。

  第二种是“进力”。进根增加长大起来,有大气力、大功用,会废除各种的怠惰心,成功“出世(21)”的各种奇迹。

  第三种是“念力”。念根增加长大起来,有大气力、大功用,可以废除各种的“杂念”,成功一切出世的“正念”。

  第四种是“定力”。定根增加长大起来,有大气力、大功用,可以消除一切混乱的动机,使得这一个心,可以安安宁定。

  第五种是“慧力”。慧根增加长大起来,有大气力、大功用,可以废除一切迷惑,可以隔离一切不中不正的各种刚强的看法。

  (9)七菩提分:“菩提”一字,也可以当做中国的一个“道”字诠释。所以发“信道”的心,便可以叫做“发菩提心”,还有“憬悟”的意义。“分”字是一份一份的意义。“七菩提分”,也有叫做“七觉支”的。“支”字就和“份”字一样的意义。“觉”字又有聪明的意义。由于有了前面的“五根”、“五力”,所以获得这七种的“憬悟”。

  第一种是“择法”。就是可以用了聪明,去分辨各类法的真假。

  第二种是“精进”。就是可以用了聪明,了然实在的事理;不去浪费精神,放在无益的工作上。

 第三种是“喜”。就是可以用了聪明,获得了实在的好方式,才生出欢乐心来。

 第四种是“除”。就是可以用了聪明,去断除各种的懊恼,不使这些懊恼,害着实在的善根。

 第五种是“舍”。就是可以用了聪明,舍去一切虚的、假的工作,永久不去驰念它。

 第六种是“定”。就是可以用了聪明,了然在“放心‘里所获得的各类境界都是虚的、假的、不生出爱惜守旧的心来。

 第七种是“念”。就是可以用了聪明,使得这个“定根”“定力”和“慧根”、“慧力”,经常均平,没有凹凸。由于这个心如果偏在这“定”的一边了,生怕要沉没下去,就应当用“择法”、“精进”和“喜”三种方式,把这个心提起来。又如果这个心偏在“慧”的一边了,生怕要浮散开去,就应当用“除”、“舍”、“定”三种方式,把这个心伏下去。这个动机,经常要放在“禅定”和“聪明”的上边,使得两面均匀,不成以稍有一些偏的。

 (10)八圣道分:也叫做“八邪道分”。

  第一种是“正见”。就是实在见到了“四谛”实在的事理。一些也没有差误,所以叫做“正见”。这是以下七种的主脑。

  第二种是“正思维”。就是既然见到了“四谛”实在的事理,就专心在这个真事理上转动机、勤奋夫,没有一些杂念,使得实在的聪明,增加长大起来,可以盼望获得不生不灭实在的职位。

  第三种是“正语”。就是不独是心中没有杂念,还要用实在的聪明来修“口四业”,不说一切分歧事理的话。

  第四种是“正业”。就是除灭身材上一切邪业,使得这个身材经常很清净,一些没有不正当的奇迹。

  第五种是“正命”。就是把身业、口业、意业三种完全的消除得清清净净,不成以由于爱惜自己的人命,在这身、口、意上面造出业来。

  第六种是“正精进”。就是勤勤恳恳,一向向那自己原本的、不生不灭的“真性”上修去。

  第七种是“正念”。就是专心驰念原本所修的事理,没有一些别的的动机。

  第八种是“正定”。就是把这个心,经常安住在这个原本所修的事理上面,一些没有动摇。

  这个八种法,就叫做“八邪道”。由于一些没有偏、一些没有邪的,所以叫做“正”。依照这八种法修起来,便可免得脱生死。这是修行最正当的方式,所以叫做“道”。

  (11)如是等法:这四个字是说“有这样的很多的法”。说到一个“等”字,便可见不独“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圣道分”25种法,一定还有没有说出来的法,包括在这一个“等”字内,那就是“四念处(12)”、“四正勤(13)”、“四快意足(14)”12种法。连了上面的25种,总共有37种法,就叫做“三十七道品(15)”。“品”与“种”、“类”同义,如说“三十七种”,“三十七类”都可以的;加上一个“道”字,由于这些都是跳现生死关的闲事理,所以叫做“道品”。

  (12)四念处:

  第一是“身念处”:就是要看一小我的身材,各种的污秽不干净。不要说死了、烂了,都酿成了脓浆,就是活的人也全靠一层皮包住了,在那皮内就都是臭得很的脓血屎尿了,污秽不污秽呢?所以要经常相念这个身材是不干净的。

  第二是“受念处”:就是要看一小我所遭到的,没有一样不是很苦的。大略说说,已经有象前面说过的八种苦了,如果仔细说起来,就说也说不尽了,所以要经常驰念一小我在这个天下上所受的,没有不忧心的。

  第三是“心念处”:“心”有几种心:一种是“肉团心”、种是“缘虑心”、一种是“实在心”。

  “肉团心”就是人身材里心肝的“心”,那是一团肉块,没有知觉灵性的。

  “缘虑心”就是我们现在用它来别离各类境界的心。“缘”是攀住的意义,“虑”是分此外意义。“缘虑心”实在也就是“十二人缘”和“五阴炽盛”中的“识”。

  “实在心”那是一切众生的本体,永久不会改变的,“实在心”和“本体”两种项目,在前面诠释“佛说阿弥陀经”一句中中,已经具体批注白了。现在所说的“心念处”的“心”是这三种心中第二种“缘虑心”。一小我对了外边的各类境界,就生出各种的心来别离它。一个心去了,一个心又来了,不时辰刻在变的,当境界过了,阿谁体离心也就消灭了。同那云中闪烁的电光一样,亮一亮就暗的。所以一小我应当要经常驰念这小我的心是子虚的,不成以错认这个心,当它是“实在心”,说是永久稳定的。

  第四是“法念处”我们人都坏在这一全“我”字,由于个小我都晓得有这个“我”,所以就生出各种的“心”来,造出各种和业来。一世一世在六道循环(17)里冤冤枉枉受这生死之苦。

  现在不去讲此外法,单讲这一些种“五阴法”,就是以上所讲过的“色”、“受”、“行”、“识”的五种。问你这个“我”在什么地方?在“色”里吗?色里并没有“我”;在“受”里吗?“受”里也没有“我”。为什么说没有“我”呢?要晓得一切无形色的,都是自己心中变出来的“相”,那美满是空的,假的,虽然变了出来,毕竟还是要消灭的。

  就讲一小我的身材,大师总说是“我”、是“我的”,到死了今后,这个身材上的知觉没有了,还可以说是“我”吗?再过了几时,皮肉骨头都烂完了,还可以说是“我”的吗?若然真是“我”,大概真是“我的”,那末我自己就是可以做得主了,为什么这个身材,不要他抱病,偏要抱病;不要它死,偏要死呢?既然自己一些也做不来主,怎样可以是“我”?说是“我的”呢?

  身材是“色法(18)”,身材既然不可以说是我,不可以说是“我的”,那末就是“色法”里没有“我”了。

  “受”、“想”、“行”、“识”四种是“心法(19)”,都是由于有了这个“色法”才有的。“色法”才有的。“色法”尚且不可以说是“我”、不可以说是“我的”,况且再从“色法”上生出来的“心法”呢?那一定加倍没有“我”了!佛经上所说的“法无我”,就是这个意义。

 所以,一小我应当经常驰念这个“法”,也是空的、假的,不成以认做实在的。

 “念处”二字的意义,就是“应当驰念的地方”,可以这样的驰念,自然会渐渐的合到正当的事理上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