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陈兵:诸乘修证次第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4 00: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修证次第也叫道次第,它在藏传释教里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题目。汉传释教比起藏传释教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一般说来没有道次第。现实上是有的,大要只要净土宗的道次第讲得不是很明白。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各有它的道次第,只是不像藏传释教那样讲得很是清楚、很是清楚。关于道次第,小乘是很是清楚的,南传释教、北传释教对于小乘的修证次第都讲得很是清楚,没有什么异议。大乘修证的次第就很是复杂了,由于大乘的经论里关于这个题目标说法纷歧致。所以天台宗、华严宗、密宗对于道次第,各有其辨别。大乘道次第的辨别,属于大乘的一项重要内容:判教。判教又叫作“教相判释”,是中国汉传释教的一个庞大成就:对于众多佛经停止研讨、整理,把分歧经中的深浅偏圆顿渐分得很是清楚。天台宗有天台宗的判教,华严宗有华严宗的判教,天台宗是藏、通、别、圆四教,华严宗是小乘教、大乘始教、大乘终教、顿教、一乘圆教五教,大致上是共通的。我明天用天台宗所判的大乘通教,把小乘大乘拉通,放在一路,一共分为十个地,用这十个地把天台宗、华严宗、密宗、禅宗、净土宗等都通同起来。

  通教十地以下:一、乾慧地。二、种性地。三、八人地。四、见识。五、薄地。六、离欲地。七、已办地。八、辟支佛地。九、菩萨地。10、佛地。此说出于《摩诃般若经》。

  在这十个地之前,受三皈依以后,要修四正行,又叫四预流支:亲近善友、听闻正法,以后如理作意(思维),对所闻、所知的佛法停止思考,获得深入了解,完全接管,才得以进入第一乾慧地。以后“法随法行”,即依照所了解的正法修行。

  第一、乾慧地

  为什么叫做乾慧?由于虽然有了慧,但没有定水滋润,如同干地盘不胜种植,故名。慧和智是纷歧样的,慧是一种明白是非邪正的看法,有邪慧有正慧。智,可以说是一种直觉。经过如理作意今后,获得正慧或正见,对于佛法很是了解、很是了然,就像自己的看法一样,在了解上没有丝毫的迷惑滞碍,这时才叫作乾慧。小乘乾慧比力轻易获得,由于小乘的教法比力简单,四谛、十二人缘,有一个熏修次第,先得法住智,后得涅槃智。法住智,就是了然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涅槃智,就是了然三法印、四谛、十二人缘。总的来说,事理并不太复杂,假如碰到善常识,我感觉没需要像佛学院学三年,学一年便可以,甚至专门学个七天,这个进程便可以走完。我碰见一个女居士,很年轻,根器很好,半年之内,就把南传释教的大藏经全数学完学通了。大乘要想到达乾慧地的话,题目就相当复杂了,由于大乘经论很是多,教理很是复杂、很是精湛,学的时候要比力长,西藏格鲁派要进修十二年以上甚至二十年以上,还只是首要学五大论,三藏十二部学得很少。现实上,五大论多是释教前期的一些论典,有些论是证得果位的人造的,有些是没有证得果位的人造的,并不美满。把五大论学完,想要证得果位的话,作为现代人那是远远不够的。学的时候很是长,但学出来今后,也不见得就能具有乾慧,更难以开圆解。

  中国汉传释教的精华,首要在圆顿教。天台宗、华严宗所判的一乘圆教,靠很是美满的看法修行,能较快废除一切妄执,得以比力敏捷地走完菩萨道,到告竣佛的目标地。若按中观、唯识两种见识修的话,经论上讲要三大阿僧袛劫才能成佛,需要的时候很是长。可是按圆教的美满见识去修证的话,大概三生,甚至平生走完,大概在比力短的时候走完。圆教的得乾慧,天台宗叫作开圆解,这是修行的第一步。天台宗夸大,不开圆解,谈不上修证。开圆解,就是要对圆教的义理很是了然、很是通透,完全酿成自己的见识,不是只从书上看来,不是从师父那边听说,甚至不是佛的、不是祖师的,而是我自己的,我以为绝对就是这样,没有任何迷惑,这个时辰才可以叫开圆解。开圆解有多难呢?那时智者大师在金陵瓦官寺讲《摩诃止观》,听众中经常跟从他一二十年的门生有二百多,其中开圆解的只要七、八个。今后在天台宗里能到达开圆解的就更少了。圆教的理论确切很是美满,假如开了圆解修起来必定要快,但这第一步开圆解,就很不轻易完成,固然有善常识指导会快一些,可是现在这样的善常识很可贵。

  开圆解今后,依照通教十地来说,也只是乾慧地,只是具有了修行所需最重要的条件——见识,其他条件,像持戒、修福报这些比力轻易,就不讲了。获得乾慧开了圆解,在天台宗的“六即佛”,顶多只在“名字即”,意谓只知佛性的名字(义理)而已。像明末藕益大师,只认可自己是名字即人。名字即人,对于佛法很是通透,见识很是真正,可以当法师,具有讲经说法的资历,可以写释教的著作。严酷来说,在此之前是不成以给人讲经说法的。可是现在一般达不到这个条件,要求没有那末高了。

  假如是禅宗,宋元今后师父多不让门生看经论,在唐代就不是这样。唐代参禅的人,通常为先读经论,获得乾慧今后才参禅。依照太虚大师所判的禅宗三关,我以为最少破初关获得解悟今后,才可以够得上乾慧地。我碰到的这类破了初关的人,一般可以看懂之前看不懂的佛经,感觉对释教的事理比力大白。这样的人现在在禅堂里是有的,全国大要一、二十个还是有的。假如碰到好的师父,一心参学的话,破初关并不是太难。破初关,叫三际断,就是曩昔、现在、未来的认识之流被截断,暴露一个无念的空缺心地。这个心地,我们之前从没有看到过,现在看见它就会晓得,我们平常的动机、心理活动是无常的,可是有一个常在的心体,我三岁的时辰它是这样,我八十岁的时辰它还是这样,没有变化。是以对涅槃就有了比力实在的了解,但仅仅是了解而已,并不是见道。有的人就以为这个是开悟、见道甚至成佛,堕入狂慧。依照大师们的讲法,到此还没有见道。

  假如修密法的话,依照密法本来的规定,是“欠亨显教之义,不得听密教之法”。进入密乘,应当首先把显讲授通,到达显教的乾慧地,然后才有资历修学密法。但后来,渐渐把这个放弃了,常常间接学密。现实上,现在所传的密法,多是不完全的密法。比如准提法,它和显教现实上是一样的,开悟的关键,还是拿已经获得的乾慧的正见去修观,观准提咒九个梵字的字义,现实上是把显教的教理用梵字代表,逐一的观,不过是无生义、原本摆脱、原本涅槃、原本清净义等,与显教修毗婆舍那没有本色上的区分。但现在传的准提法,都把这个最关键的观字义取消了,那就只成了一个人间法。只是修这样的法,是很难到达乾慧地的。

  假如修无尚瑜伽本尊法的话,最少要见到“喻光亮”,刚刚到达乾慧地。什么叫喻光亮?光亮就是原本旨性,喻光亮,就是类似于原本旨性,只是比方而已,不是真正见道时所见的原本旨性。在密法无尚部本尊法里面,是在修生起次第末后,修随察、渐收两种三摩地。首愚法师传的准提法中,最初把一切情器收摄于心轮,心轮收摄于种子字,种子字收摄于空点,最初到达空。可是这个空不是原本空性的空,是你观想出来的空,即所谓意想空,只是类似于原本旨性、空性,所以叫做喻光亮。证到喻光亮的人,对于佛法有比力逼真的体悟,聪明与见识相当于乾慧地。修到喻光亮的人,在密教里也是很是奇怪的。一百年之前藏地所出的一个宁玛派盛德,叫麦彭仁波切,大师都听说过,这个盛德水平确切很是高。他在一部著作中讲:现在这个时代,修密法获得细小成就的人也是很是奇怪了。他被人看做文殊菩萨的化身,五岁就能讲经说法。他写了一个大美满的口诀,写得很是好,但最初注讲解:我虽然这样讲,可是我自己至今还没有证到。这就说明:百年之前,在藏传释教里碰到这类真正到达见道,甚至是获得乾慧的善常识,已经是很是奇怪、很是可贵了。

  乾慧,是学佛的第一步,假如没有获得乾慧,就去闭关,就去修行断懊恼的话,历代盛德都斥为盲修瞎练。若专修禅定,是很是危险的,假如去闭关,结果一般来说是反的。闭关,最最少最最少,要获得乾慧。

  净土宗则纷歧样,它不讲这些,信愿念经便可以了。但净土秘诀,想要往生档次比力高的话,还得要依照这个门路来,先获得乾慧。按《观经》,上品上生的条件有“读诵大乘”,这不是一般的念一念、诵一诵大乘经便可以了。藕益大师的诠释是,相当于经过阅教大开圆解。大开圆解,在天台宗来说,相当于见道。就是必须经过研读大乘经论,依法修行,修到小乘见道、圆教类似即以上,信愿念经,才有能够上品上生。上品中生,是于第一义谛心不轰动,藕益大师等诠释为参禅开悟,也是证得了果位,可是不如读诵大乘证得果位者。再加以信愿念经,才能得上品中生。上品下生,也得有乾慧,发菩提心,而且这个菩提心,要发得很是实在,入了大乘始教的初发心住。现在宏扬净土宗的人,把这些取消了,只夸大一个信愿念经。这样修得再好,顶多也只能得中品生,一般只能是下品往生。按照现实及某些典范中的预言,我以为现在还不到只可求下品往生的时辰,精进修行还是有能够证得果位的。印光大师说,现在的佛门生,好好修净土秘诀的话,最高成就是“现生欲入圣流,临终直登上品”。要现生见道证得须陀洹果,若不读诵大乘修实相念经,怎样可以证得,若不能证得,又怎样能得上品上生?那不成能。假如只是持名念经,不成能上品上生。只是参禅,那也不成能。必须依照佛陀指示的大乘通途,得闻思慧,入乾慧地,信愿念经。

  第二、种性地

  种性地,简称性地。在小乘,性地指四嘉扌位大概四善根位:暖、顶、忍、世第一。入得此位,就起头修定、修止观了,四加行,首要就是修止观。到达第一暖位的人,一天从早到晚都在定中。据经论讲,暖位人头顶经常发暖。现实上就是由于满身气脉都通了,最初通到头顶。小乘进入四嘉扌位,必须全天修行,最初要到达世第一位时,必须过无间三昧,才能冲破而见道。无间三昧,就是24个小时修行不中断。我看不管是小乘、大乘还是密教,在这一点上根基上都一样,都讲要到达见道,必必要经过一个无间三冒髯段,藏密叫作流水相续三昧。净土宗要证得念经三昧,也必必要修到24小时念经不竭,一心稳定,这个时辰便可以看见阿弥陀佛,看见仙人天下。台湾某法师年轻时修般舟三昧,最好的时辰是修到22小时,但修到23小时也不能成就,也见不到阿弥陀佛。我碰到过一位闭关6年的福建法师,他修到20个小时,还要睡4个小时的觉,未能成就。定力达不到24小时的话,不能冲破世第一位。

  依照《优婆塞戒经》等最低的说法,一个落发人若证到暖位,就起头进入贤位,可以作为皈依的工具了。假如依照大都经论中的说法,要证到预流向以上才属于皈依工具的圣僧,在这之前,只能算福田僧,是供养的工具,不是皈依的工具。暖位必至涅槃,由于已种下了涅槃的金刚不坏种子,这类人即使未来再多生循环,到一按时辰必定还会修道,必定证得涅槃。

  第二位,顶位,恰好相当于心理学所说的“高峰效应”:就是说爬山爬到顶了,发现前面还有座更高的山,但自己气力已尽,爬不上去了。修到顶位的时辰是很是艰难的,一天从早到晚修行时,多生多劫的懊恼业障习惯城市现前,会有各类百般的境界,身材味有各类百般的反应,假如没有善常识指导,没有乾慧的正见,很有能够入魔,甚至丧身失命。最危险的就是这个顶位,由于到此还没有证到涅槃,没有见道,可是气力已经使尽了,修了好多年还是这样,想上上不去,即使有禅定有神通,也证不到涅槃。这时就有能够对佛法发生思疑,甚至离间诸佛,说我能否是上了佛祖确当了?禅定里边没有摆脱,有一个比丘修到四禅,自以为证到阿罗汉了。他得了天眼通,看到一个美丽的天女现前,便去抓,这才发现自己懊恼没有断。善星比丘也修到四禅,最初发现没有摆脱,因而谤佛,生身堕入无间天堂。这个就叫“顶堕”,就是从顶位上出错下去。这时是很是艰辛的,有能够修行了平生,住在定里,一向参究,但就是不能见道,因而就对自己落空信心了,对佛法也落空信心了,就有能够堕入三恶道,可是不退善根。修到顶位是不退善根的,他持戒、修定已经构成习惯,若再转生为人,五戒十善还会对峙。

  第三,忍位。修到忍位的时辰,便可以安心了,今后永不堕恶道了。即使来生再转生为人,那也不惧怕了。

  第四,世第一位。修行到此,必定会面道,趋向涅槃,所言说“第一入离生。”

  依照《俱舍论》等的说法,修小乘道,最快三生证果,第平生资粮位,第二生嘉扌位,第三生才有能够见道证果。假如宿世没有修到嘉扌位,那末再转生,再落发修行或是在家修行,根器是很钝的,缘分也不可,一般不会碰到开悟见道的善常识;就是碰到了,也不尊重他,会错失缘分。即使拜到好的师父,依照正法修,一般也修不到,顶多只修到嘉扌位而已。所以在佛陀时代,要吸收一小我落发的话,必必要看他的根器,宿世修到嘉扌位,今生见到佛了,必定能证得圣果,才可以剃度。由于僧团是一个贤圣僧的团体,除过不多几个因离间佛而堕入天堂的僧尼外,其他人最低证得须陀洹果,三分之一以上证到阿罗汉果。那时是不吸收证不到果位的人落发的,今后就不是这样了。

  大乘的种性地,就是三贤位:十住、十行、十回向,一共三十个阶位。《楞严经》再加四加行,共三十四个阶位。第一个叫做发心住(初住)。进入此阶位时,获得大乘乾慧,大概开了圆解,大概参禅破了初关,对于佛法有实在的了解体味,确信自己具有佛性,大白成佛的道理和门路,自傲未来必定成佛。在这个根本上倡议的菩提心,才是实在的菩提心,这才叫进入初发心住。我说的这个发心住,是依照华严宗所说的大乘始教来判的。大乘始教,指的是中观和唯识,这两派所判此外菩萨道地根基上是一样的。现在藏传释教、唐密,根基上都是依照大乘始教说菩萨道地,根基上是分歧的。我曾就这个题目就教过正果法师,他说:印度经论中都是一样的,可是天台宗、华严宗判错了。这个概念是太虚大师的,他以为天台、华严宗二宗的判教没有充沛的来由。太虚大师对唯识研讨很深,但对天台、华严的研讨不够,没有弄清楚天台、华严祖师为什么这么判,现实上自有其按照,并没有判错,其聪明是很高的。

  我以为依照大乘始教的判法比力好,由于大乘始教判得比力低,与小乘根基分歧,见道只断别离所起的见惑,大略相当于小乘的见道,就进入大乘的圣位了。假如依照大乘的别教、圆教判此外话,在人世生怕没有一小我够得上大乘圣位,那就没有大乘圣僧可归依了。所以始教的判法比力公道。

  大乘始教的初发心住,在获得乾慧或开了圆解根本上,真正倡议菩提心,这类菩提心很坚忍,不但是依照仪轨大概受戒时形式上发一下,而是实在、自觉地倡议,倡议以后会经心为这个菩提心而尽力,做的工作就是修行,就是弘法,这样的人材入初发心住,才能叫做初发心菩萨。假如一个落发众进入初发心住的话,就属于大乘的贤位了。假如修净土宗,到达大乘种性地、初发心住的话,依照《无量寿观经》来说,可以上品下生,由于真正发了菩提心,具有乾慧。上品下生的人,是三小劫入欢乐地,费的时候比起三大阿僧袛劫、一大阿僧袛劫是很是短的。假如参禅,破了初关今后,继续参,才进入种性地。进入种性地的时辰,才可以住山。“不破初关不住山,不破重关不闭关”,禅宗是这样讲的。由于真正有了乾慧,真正发了菩提心,晓得路应当怎样走,这个时辰,才可以一小我去住山。没有乾慧和菩提心就去住山,极能够走偏。

  假如是密教,由因而三密响应修本尊法,每一步都有佛菩萨的加持,所以达一样的修证阶位,本事一般要比修显教者大,修到种性地的时辰,一般来说本尊法会成就。本尊法成就的标准,不管唐密、藏密都一样,现实上跟念经三昧也一样,那就是肉眼看见所观想的本尊现前,一祈请就来,这个时辰才具有作息灾、增益、降伏、诛杀四种奇迹法的资历,修这四种法才能实在灵验,发生现实感化,才好收檀越的钱,这在密教里是很是严酷的。在显教里也一样,我碰到一个漳州的女居士,她持大悲咒很是精进,一念大悲咒,白衣观音就现前,然后加持水给人治病就很灵验,漳州释教徒以为她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现实上,也只是嘉扌位人间法的一种成就而已。在密教里,修到这样的嘉扌位,人间法成就,本尊可以现前,听说束缚之前在汉人里还是很多的。由于阿谁时辰修密法的人,一般福报都很大,交一千大洋才能加入灌顶,能出得起一千大洋的人,不是大田主就是大贩子、大权要,最低是大学里的教授,有资历修密法的人都是这样的人,他的福报、聪明都比力深厚。所以这些人修到人间法成就、本尊可以现前的还是很多,现在在藏地也是很是可贵了。若不闭关修多年,很难修到这类本尊法的人间成就。可是即使修到这类成就,离见道还很远。

  大乘种姓地,若开了圆解而修,相当于天台宗六即佛的第三观行即。

  第三、八人地

  八人地的“人”,即是“忍”,在小乘,由于获得了对于欲界及色界无色界四谛的八种忍,达须陀洹向,过凡夫地而不到须陀洹果。证到这个果位,在命终前必定证得须陀洹果,所以一般也称他为须陀洹。这类人,《阿含经》中又分为三种或三个条理,最低的条理叫作随信行,简称为信行。什么叫随信行,一般诠释是由于出格信仰佛而依法修行,现实上不是这样。由于他也是见道的,只是出于信仰而依法修行,那怎样能叫作见道呢?依照我的了解,随信行,就是《阿含经》里所说的那种听完佛说法今后,由于佛大概佛陀道场的加持,那时就见法知法,获高眼净。所谓见法知法,是说对诸法空无我性有了霎时亲证,得底子智,唯识学叫做真见道,真见道时,可以体味到涅槃。以后得后得智,亲见诸法空相,唯识学叫做相见道——见唯知趣,即《八识规矩颂》所谓“变相观空唯后得”。高眼净,相当于禅宗所讲的目睹佛性,现实上是慧眼净,慧眼,指能亲目睹法性的聪明眼。真见道的时候,南传佛学说一般只要几个霎时,甚至不到一秒钟,但印象深入,由于能体味到涅槃,所以今后对有涅槃这回事深信不疑,对人间有能证得涅槃的阿罗汉深信不疑,对于自己未来可以证得涅槃确信不疑,所以也叫见道。可是他的见道,是出于对佛的信仰,他确信在佛的阿谁地方已经见过,但从那次今后就不能见了,只是记得阿谁境界,然后再依照佛说的法修行,到达自己见道的时辰,叫做随法行。有一种人,他一路头听完佛说法今后没有见道,而是依照佛所说的法修行,修到一定水平到达见道,也叫随法行。随法行的人再继续修,功夫见识比随法行又高一级,叫做信摆脱。什么叫作信摆脱?就是由于对佛法僧三宝加倍深信不疑,获得了这类信仰也就相当于摆脱了,所以叫作信摆脱。这三种须陀洹向,起头断身见、戒禁取见,可是不能完全断疑,断的仅仅是对于三宝比力粗浅的疑,对深细的疑还不能断,深细的疑要到须陀洹果才能完全断尽。

  小乘人证得八人地,大略有两条路:一条路是由定发慧,这条门路现在南传释教里首要代表是帕奥禅师,他是先修定,修到近分定甚至四禅,然后在这个根本上修毗钵舍那,数数观修——观四谛十二人缘,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逐一观苦、空、无常、无我。他的观不像我们一般观一下,是很是踏实的,例如观色蕴空,要拿证到四禅的这类禅定眼,看到身材里面的微观物资,身材里的细胞、份子甚至原子,把它分红八种大概十六种,逐一观其霎时生灭、霎时无常。观完自己的身材,再观他人的身材,观完他人的身材,再观里面的器天下,这样观完今后证得色蕴空。色蕴空观完今后,再观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空,把五蕴都观完今后,也不见得能见道,那就再观十二入。十二入里面的意处,现实上相当于末那识。在心脏的部位,能看到有一个发光的点,他要拿聪明把阿谁点观破。若这样观修还不能见道,必须再观十八界,十八界里的意界,也相当于末那识,再经过这样观修,把末那识的俱生身见打破。修观的人很多,可是可以打破身见、证得须陀洹果的人,南传释教界很长时候以来,也只是个他人,这件事是很是不轻易的。但南传释教的道是正确的,跟佛陀时代根基上如出一辙,依照这条道修,一定有用验。出格是按由戒生定的门路修,功夫很是踏实,假如能修出来,一般会有禅定、神通。

  另一条道叫乾观修,乾观就是不修定,间接修毗钵舍那,一般都从四念处动手。《阿含经》中,佛称四念处为“一乘道”,就是说只要沿着这一条路往前走,必能到达涅槃,不需要修其他。沿这条道修三个月到三年,必能证得两种果,一种是阿罗汉果,一种是阿那含果。甚至修一日一夜,从朝至暮,必定有所升进。现在人修的内观禅,就是修四念处,但是大都仅仅是修四念处里面的身念处,叫作“观身如身”,从明觉自己的身材动手,而仅仅修明觉,结果就已经很好了,修过的人,一般都说很有用应。身念处前面的首要内容观身不净,一般都没有修。四念处最重要的是法念处,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苦空无常无我,数数修习,才有能够到达见道。

  修毗钵舍那,还是有一定的浅定——未到地定、近分定,较为易入,通常为由称念经名进去,为南传“六随念”中“佛随念”的一种修法。代表报酬阿迦曼,已经圆寂了,南传释教以为他是证到阿罗汉果的。阿迦曼的徒弟阿姜查,著了很多书,前几年很畅销。他们的方式,就是称念经的名号:“布达,布达……”,先快后慢,不竭地念,跟四祖禅的方式根基上是分歧的,念到一按时辰,忽然停止,渐渐进入近分定,在放心根本上,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空。

  假如要从禅宗的门路走的话,依照太虚大师的辨别,要破了重关,才可以到达须陀洹向。破重关,盛德的诠释通常为“大死大活”,要履历一个类似于灭亡的阶段,一切粗细妄念全数都没有了,甚至接近于灭亡,然后再活过来。密教无尚瑜伽也说见道前要现八种死相。现实上,显教密教,大乘小乘,在见道这一点上都是分歧的,其关键就是打破末那知趣应的俱生身见,由于这个身见是命根,所以打破时会有一品种似于灭亡的体验。在禅堂里参禅的人,有的人到达过这个,可是没有开悟。由于还有个大活,大死还纷歧定大活,大活今后才叫破了重关。破了重关,依照太虚大师的辨别,所见到的道还是跟小乘的须陀洹向所见到的道一样,所以还有退堕于小乘的能够。按照宗喀巴大师、麦彭仁波切等的说法,小乘和大乘见到的道是一样的,都是空、无我性。可是大乘在见道的好事方面要比小乘大很多,见识要完全一些、美满一些,固执要少一些,消除业张赡气力要比小乘见道者大很多。但在断懊恼这一点上,是跟小乘一样的。依照《般若经》及智者大师《维摩经玄疏》、隋慧远大师《大乘义章》的辨别,修大乘者到达八人地时,就起头进入菩萨初欢乐地。

  大乘始教初地至八地,若开圆解而至,相当于天台宗六即佛的第四类似即、圆教初信至八信位。类似,是说只证无暇无我性、一切智、涅槃妙心,未得具佛果一切种智的真正佛性,只是类似于真正佛性而已。

  假如修密法本尊法到达见道时,会有一些奇异的本事,不叫神通而叫悉地。悉地和神通分歧,悉地意为成就,是密法的一种成就,是靠本尊的加持大概鬼神的气力,获得一些特异功用,有“八大悉地”,其中一种叫作飞空悉地,可以在空中飞翔,能够否是神足通,是靠神的气力大概本尊的加持而得。比如唐密开元三大士之一的善无畏大师,证得初地菩萨,他从印度到大唐来时,一路上都是在空中飞翔的,飞到印度跟大唐的鸿沟时就不能飞了,护法神告诉他:前面不是门生所治理的版图,菩萨你自己走吧,所以他重新疆自己步行到了长安,这就是飞翔悉地。听西藏的朋友说,有人在西藏能空中飞翔,而一到了汉地就飞不起来了,就是这个道理。由于地方神通常为不能出省的,出了五百里就不能加持你了。所以你看他确有神通,纷歧定是见了道,道行多高,这是密法的一种特别方便。现在学密法者一般看圆寂的时辰尸身缩小、虹化。依照密教的说法,这也不能标志见道开悟,只能标志明点坚忍,持戒谨慎,跟汉传释教界烧出舍利的性质是一样的,说明持不淫戒持得很好,一二十年淫欲的动机没有动过,只要能到达这一点,非论是落发人还是在家人,大概外道,死了今后,若拿荼毗的方式烧,便可以烧出舍利。再高一点,便能够肉身不坏;再高一点,死的时辰发生虹化现象:精神渐渐缩小,只留下头发和指甲。这个在西藏一般以为是很高甚至成佛标志,实在一定,只能说明这小我拙火修得好,持不淫戒持得好。即使修到这个成就,从道教来看,只是修仙最低的成就,叫作“尸解”,在道教列传中例证很多。其表示跟虹化差不多,有的是装在棺材里两三个月,翻开一看,尸身没了,只剩下头发和指甲;有的是死时身材很是柔嫩,面色不改,埋在地下过了几十年,翻开今后,精神还好好的,跟活人一样。道教说,尸解者先去做“地下主”,就是天堂里管鬼的一种神吧,从佛法看,还是在鬼道里,属于多财鬼,离超越生死很远。道书说地下主140年一升迁,一千多年后,可以升到天上当天仙。

  证到八人地纷歧样,八人地的“忍”,是完全接管的意义,八种忍,就是对欲界的苦集灭道四圣谛完全接管,叫作苦智忍、集智忍、灭智忍、道智忍,对色界、无色界的四圣谛完全接管,叫作苦类智忍、集类知忍、灭类知忍、道类智忍,类,就是类似于欲界。须陀洹向、八人地,只证到这八种忍,由于已经体味到过涅槃,对于四谛十二人缘深信不疑,很是了解,完全接管,所以叫作忍。证到须陀洹果就会获得八种智,这和忍纷歧样,忍只是完全接管,只是看法上的成就,在生活中不能随心利用,碰到懊恼时,忍不大起感化,所以八人地人在看法上是圣人,在行为上能够还是个凡夫,懊恼会不竭地生起,尚有力伏断。可是证得八种智今后,就能伏断懊恼。智,是一种直觉,很奥妙的很难言说的一种调理自心的技术、技能,在一霎时候与空性响应的气力很是大,不管任何懊恼生起,都能顿时把它化解,所以能得须陀洹果而伏欲界懊恼。

  假如修学大乘达八人地或始教初地初心,那就只要一种忍:无生法忍,就是对于诸法原本无生、原本涅槃的实在确信不疑,完全接管。大乘关于无生法忍有两种说法,《摩诃般若经》说从八人地到菩萨地,诠释菩萨无生法忍。另一种说法,到七地、八地才得无生法忍,如《无量寿观经》讲,上品上生者到西方后,顿时就见佛闻法,得无生法忍。这个得无生法忍,是七地、八地的境界,是住在无生法忍里不动。初地、八人地所得无生法忍,仅仅是大白,是悟无生法忍,不是住在无生法忍里不动,仅仅是成就一种看法而已。

  假如修到八人地的话,从做人来说,特别是就现今的释教徒来说,固然是很是幸运的工作,可谓人生最大的荣幸。见道,对于佛法的事理完全了然于心,具有讲授经论、随机说法的聪明,有坚忍的菩提心,若落发人,可以去治理寺庙,说法式人。假如修净土秘诀,信愿念经,便可以得上品中生,平生了脱生死。在现今,依佛法平生了脱生死的能够性是完全存在的。假如各方面条件具足,修到八人地,大概大乘始教的欢乐地,我感觉在这个时代完全能够。经里讲,末法时代,是有教无修无证。其中的“无证”在其他经里有诠释,是指不能证得阿罗汉果。证得阿罗汉果这件事,按照历史记录,大要从五代以来就几近没有了,可是证得阿那含果、斯陀含果、须陀洹果,能够性还是有的。《善见毗婆沙论》中说,佛的教法一共传播一万年,前五千年修行可以证得果位,后五千年虽修也不能证果。现在应当是第四个千年的起头,可以证得斯陀含果,我感觉这个说法比力公道,也有例子在那边。像印光大师,据其《念经三昧摸象记》自言见性境界,及别的迹象,须陀洹甚至斯陀含果,他在临终前应是证得的。弘一大师临终前所写“悲欣交集”四字,及“花枝春满,天心月圆”之偈,可以说乃见道或最少证得须陀洹果的宣布。现在这个时代,我感觉印光大师所说的“现生预入圣流,临终直登上品”是比力实在的方针。根器好、愿意精进修行,可以有缘亲近善常识的人,不管落发在家,应是可以修得这个果位的,具有这样根器的人最少应有一批。但假如不具有需要条件的话,那是很难修到的,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能够性的。

  第四、见识

  见识又称见智,在小乘就是须陀洹果。从须陀洹向再继续修,方式没有此外,只是一条道:尽力到达念念见道,到见道熟练,能稍为作意便能与天职响应时,在生活中能到处利用八智时,便完偏见道,断除微细疑结,证得须陀洹果,起头进入以所见道断懊恼的修道位。须陀洹人欲界懊恼伏而不起,其心情平常跟阿罗汉没有多大区分,但他的懊恼并没有断尽,思惑未断,所以还最多有七生七死,方证得阿罗汉果。为什么还有七生七死?由于懊恼还没有断,业缘未尽,碰到强缘,懊恼还会现前,这个强缘,有能够在平常生活中不现行而隐伏,可是在临终的那一念或中阴境界会现行。一般来说,使须陀洹人七生七死的懊恼,多是关于性方面、男女方面的懊恼。虽然一般情况下他似乎离欲,但碰到特别的人,色欲关、情关不能过,大要大都是情关不能过。临终的那一念,忽然碰到强缘,这个缘也是宿世的一种业报,他就必须再生到人世。

  再生到人世时,这类证得须陀洹果的人,要还业债,所以须陀洹果又叫做“抵债”。这类圣者再生为人时,能信佛,自然持五戒,可是纷歧定会继续修行。一般会蒙受各类人生的磨难,由疾苦促使他修道,在最初的平生证到阿罗汉果。我听说过这类人,他发了宿命通今后,回溯自己从须陀洹果到阿罗汉果的进程,先在唐代天台宗里证得须陀洹果后,转生了好几次女人,命运很悲凉,都是很年轻的时辰因情而死。所以证得须陀洹果的人,要平生了脱生死的话,必必要信愿往生西方净土,若实在发了菩提心,可以获得上品中生。

  须陀洹人观空见道今后,进入修道位,也有两条道,一条是不力修禅定,而是在生活中尽力断懊恼。断懊恼必必要自动地去断,由于有禅定的人,他的懊恼是被禅定遮止的,证得初禅至四禅的人,一般从早到晚没有懊恼。他感觉自己跟罗汉差不多,由于没有懊恼。可是他并不是没有懊恼,只是懊恼被禅定遮止了。在《阿含经》里讲,假如要断懊恼,必必要用“取心相”的方式,什么叫作取心相呢?就是设想。比如说男女之欲,我不晓得自己断了没有,就设想,男众设想一个最美最美的天女在眼前,看自己能否生起淫欲,假如生起,则证实自己还没有断,那就要很敏捷地用所见的道把淫欲心断掉。假如不晓得瞋恨能否断了,就设想谁欺侮我、打我骂我,设想仇人,看自己能否生起嗔恨,假如生起,顿时就把它断掉。这样埋头在断懊恼高低功夫,可以快速断尽懊恼,证得慧摆脱阿罗汉果,但是没有深禅定及神通。另一条道是定慧双修,能直达俱摆脱阿罗汉。

  证得须陀洹果,已经很是不轻易,在唐代释教最兴盛的时辰,一个时代能有几十个就不错了。到了明末,莲池大师说:震旦已无一须陀洹人。现实上还是有的,他自己生怕就在须陀洹果之上,不外证得者很稀少了。孤陋寡闻的南怀瑾师长说过:“我连半个证到果位的人都没见过。”但我以为还是有的,不外大多隐藏不露。现在也不是没有了,所谓贤圣隐伏,隐藏的圣者大有人在,多在居士里,不外一般不是现在修到须陀洹果,而是宿世已经证得须陀洹甚至阿罗汉果再来的。按现在禅宗、净土宗、密宗方式修行而现世证得须陀洹果的人,我还一个都没有碰到,碰到的都是宿世已经证到,今生再修,忽然一下开悟。像清定上师就是一个,他自己讲,他是宿世证到须陀洹果往生西方净土尔后再来的,本愿是度三十万人生西,他大要满了此愿。

  假如宿世的善根没有修到嘉扌位,今生要修到须陀洹果的能够性应当说就很小了,那怎样办?只要信愿往生净土,修净土秘诀,有能够上品下生或中品、下品往生。念经的人很多,但预知时至、瑞相清楚而自己往生的人,并不是很多,大要不到非常之一,大部分往生都是经过临终的助念。我熟悉一个台湾的法师,说经过他助念往生的人大要有二三百个,他的窍门是:必必要有愿力、悲心,有念经的功夫,要把阿弥陀佛感通,让他把这小我接引走。假如缺少这类悲心和念经的定力的话,虽然助念,也不轻易让被助念的人往生。所以助念的好事很是大,现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助念团体,做这件工作,好事确切是很是庞大的。

  若修大乘到见识,即是始教的菩萨初地住心到出心。龙树菩萨的《十住毗婆沙论》、智者大师的《维摩经玄疏》、隋慧远《大乘义章》等,都这样判释,藏密也如此。菩萨初地在断懊恼方面首要断身见、疑、戒禁取见三结,跟小乘的须陀洹果所断的懊恼一样,但还有很大的纷歧样:大乘始教的菩萨初地,菩提心很是坚忍,所修的道也分歧小乘,从一路头就是福慧双修,不是一小我坐在那边修,一定要在众生中心弘法利生,要度很多的人,要具有讲经说法的大聪明,要行大布施,布施给很多人正法,在社会上、释教界要有很大的影响,像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他们那样。龙树菩萨,按汉传释教的列传,他证到欢乐地,你看他聪明有多高,神通也很大。始教初地菩萨纷歧定有神通,可是也能够有神通。龙树菩萨就五通俱全,但没有六通,懊恼没有断尽。小乘人即使证得阿罗汉果也纷歧定具有讲经说法的聪明,只是自己把懊恼断尽了。

  密宗见道后,也是自动去转化懊恼,无尚瑜伽有二十五种行,其中大部分的行,本色都是自动地引出懊恼,甚至故意要到妓院里去,要到人多的地方去,故意要概况上犯戒,让他人打骂欺侮。密宗的很多祖师都是这样修,本色就是自动地引出懊恼,拿见到的道把它转化。这样修的话,大要平生可以证得阿罗汉果。按《阿含经》的说法,比丘精进修行六年,可以修到阿罗汉果,证得六通。即使六年不能成就,你修个三五十年证到阿罗汉果,从理论上来说美满是有能够的,由于人的懊恼究竟有限,你自动这样修,三五十年把一切懊恼都断尽,处置理上来说,应当能够。现在的人所以修不到,是由于所需要的条件不具有,比如善常识、听闻正法、获得乾慧等不具有,修行条件欠好等,假如诸缘具足,今生修到一个慧摆脱阿罗汉果,应当不是非常困难的事。慧摆脱阿罗汉,一般来说只证到初禅,是以也没有神通,但生死已了,叫做所作已办,故名已办地,为通教第七地。

  禅宗走的就是这条门路,证悟涅槃妙心后,在生活中保任、考验,把懊恼断尽,由于用全数的气力来断懊恼获摆脱,所以速度最快,有能够平生得阿罗汉果。禅宗的祖师在唐代证到阿罗汉果的,还是有一些,从灯录里可以看出来。比如沩山灵佑禅师,一次问他的门生仰山慧寂,“微细流注,断来几年?”《楞伽经》讲有三种流注,微细流注是其中一种,指表层认识虽然没有懊恼生起,但在心里深处仍然有懊恼的种子在活动,它没有酿成现行,可是有微细的活动。见了道的人,要好好修行的话,是可以看见的,随时发现自心深处的微细流注,实时把它化解、转化,转化净尽,固然就证到阿罗汉果了。仰山慧寂回答说:“寂子这里正闹。”——就说我这里微细懊恼正在不竭地生起,在闹,不得寂静。沩山灵佑说:“老僧断来七年”,表白他证得阿罗汉果已经七年了。其他还有几位禅师证到阿罗汉果。禅宗的大聪明就表示在这个地方,它走的是最间接、最省力的门路,刀刀见血,一条道走到底,平生就获得摆脱,自己得摆脱,然后再度人,这是大乘的邪道,你自己都没摆脱,怎样能摆脱他人呢?

  若要走定慧俱摆脱的门路,一般来说,即生证得的能够性不大,佛陀在世时,他的阿罗汉门生中只要三分之一证得定慧俱摆脱。由于把禅定修熟练,把六神通修美满,需要严酷的条件,很长的时候,一般人几十年是不能到达的。一种神通用五年、十年也不轻易修出来,把六种都修出来,人生的时候不够,自正法时代竣事以来,修成定慧俱摆脱的人如凤毛麟角。即使修完,从小乘、禅宗来看,也没有多大用处。由于释教追求的是涅槃,得慧摆脱既然可以间接进入涅槃,要神通干什么,表演给他人?没有这类自我展现的需要,要获得名闻利养吗?没有这类愿望。而且比丘戒规定:即使修得神通,也不准显现。只要大乘菩萨在度人时,非得要拿神通度再没此外法子了,才答应现神通。所以中国汉传释教诸宗,都说在见道之前,不答应修神通,见道今后也不大主张修。假如修得今后随意表演神通,一般要遭到非议,老法师们要经验你。束缚之前,大愚法师在庐山修般舟三昧,发愿修出神通宏扬佛法,感普贤菩萨教他依大藏经修“心中心法”,他依法修,发了神通,可以预言,引来几万人皈依求法,遭到他的师父太虚大师及印光大师的斥责,说他入魔了,后来公然也引来魔事:有一个居士让他预言那时两个军阀兵戈之事,成果完全预言错了,他感觉丢了脸面,便去了天津。天津的居士又在背后里整他,他就悲伤了,甚至“易装隐居成都”,把僧人衣服脱掉,在成都的西安路隐居了几十年,贾题韬居士等经常去就教。这是一个现实的例子。我碰到的那些老法师,问起神通题目,他们都拿大愚法师做例子,说那有什么益处呢。

  通教的第五薄地,谓懊恼轻薄,即斯陀含果,断欲界九品懊恼中的前六品,若定慧双修,可住三禅。第六离欲地,即阿那含果,断尽欲界懊恼,成就禅定,能入受想灭绝定,有的经中也叫“不足依涅槃”。第七已办地,即阿罗汉果,断尽三界懊恼。第八辟支佛地,断一分懊恼习惯,聪明神通跨越阿罗汉。若修大乘,则薄地向相当于始教二地菩萨,薄地果相当于三地菩萨,离欲地向相当四地菩萨,离欲地果相当五地菩萨,已办地向相当六地菩萨,已办地果相当七地菩萨,辟支佛地相当八地菩萨。

  通教地九地菩萨地,相当于始教九地、十地菩萨。此地始称菩萨者,是由于前八地非论小乘大乘,实在主如果自度、断自心懊恼,只要到第九地才真正度他。通教第十佛地,所成之佛相当于小乘人所以为的应身佛,实在只是断了懊恼习惯的大阿罗汉而已,在圆教看来只当可以在无佛天下示现成佛的终教、别教的初地菩萨。圆教初住,即是《华严经》所谓“初发心时即成正觉之初发心住。今后历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然后才是圆教的美满成佛。圆教的美满佛果以一大天下海为教化范围,圆证事事无碍,而终、别教的佛果只是以一三千大千天下为教化范围,始教的佛果则只要应身,不具法身、报身。

  通教第五地以上,自佛法入华以来证得者便不多,明天的佛门生能现实证得的能够性很小,故不拟详述。至于圆教的初住,虽然台、贤二宗以为即生可以证得,但祖师中没有一个现实证得的先例。圆教的佛果境界,更难以考证,完全相信的人生怕不多,只可作为一种悠远的奋斗方针或信仰。

  今世修行者的窘境——善常识难逢

  我感觉今世北传大乘释教,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都面临着一个窘境:就是有修有证的人甚至于找不到,缺少善常识。善常识有,有一些很有影响的,但一般只是讲人天乘法,长于接引初机,若真正给人讲怎样可以修得定,怎样可以开悟,怎样可以证得果位,他甚至讲都不敢讲,由于他自己没有证到。至今可以证到,敢讲,讲得一览无余的人,海峡两岸的释教界几近一个都没有。有些人勇于称自己开悟证得果位,一般都是在居士里,台湾有几个,大陆也有一些,能否真的证得,欠好辨别,已经没有一个威望性的辨别系吐渌。即使真正证得,也大部分都隐藏着,落发人里也有,也是隐藏的,没着名望。为什么隐藏?由于他的功力不够,定力不够,还没修到阿罗汉果,懊恼未断,假如收很多徒弟,天天都有很多的人找他,他自己就不能再往上修了,稍为失慎还有退堕的危险。所以真正证得果位的人,一般都隐藏起来,或隐在大寺院的淸众、禅堂里,或隐在家里,感觉自度很是有把握了,才愿意度人。现在一般落发人、在家人,很难碰见这样的善常识。而且自己证得果位的善常识,他纷歧定具有度人的方便,大都是宿世善根发现忽然开悟,不能教给他人开悟的方式。这样的僧尼、居士我听说过一些,有的人功夫很是深,但不能教他人,由于他的根器太好,没有经过从凡夫修到圣者艰辛过程,所以不能教根器差的人。

  弥勒比丘的楷模

  明天的落发人、在家人怎样办呢?我感觉明天的落发人有一个楷模,就是太虚大师跟星云大师所示现的人世释教菩萨僧的楷模。由于依照释教制度的本意,明天的落发众可以算得上比丘、比丘尼的很是少。由于你的生活方式跟比丘、比丘尼是纷歧样的,不能完全持具足戒。所以南传释教不认可我们汉传释教有比丘比丘尼。束缚前太虚大师请来了两个南传法师,在上海住了几个月后,他们不认可汉传的比丘是比丘,不愿与汉传落发众交往,就回去了。由于生活方式纷歧样,他们看到比丘在食堂里做饭,也揣群众币,这在南传是绝对不准可的。不准可身上带钱,不准可自己做饭,所以他不认可。比丘比丘尼,在佛陀时代,是一种专业的瑜伽行者,专业的修行者,不是宗教职业者。他的正业,经里讲得很清楚:一禅二诵,假如大乘的话再加三劝化。首要的正业,就是修禅定、读诵研讨释教典范。修禅定必必要证到二禅,由于在二禅,饮食就寝削减,才能遵照佛陀规定的落发众作息时候,一天只要在中夜的时辰,才可以睡两三个小时的觉,其他时候全数都用来修行,最精进的人,就是那两三个小时觉也不睡,中夜也要坐禅经行。假如没有二禅功夫的话,是做不到的。那时在佛的僧团里,比丘比丘尼全数是可以进入二禅的,在道教里,进入二禅算内丹成就,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成就,可以称为仙人了。这些进入二禅的人,他的生活方式、气色跟一般人截然分歧。他吃得很少,所以戒律规定,落发人一顿只可以吃一抟食,诠释为五口。印度的米饭,把肉、鱼肉、糖、蜂蜜、盐都做在一路,拿手一捏一团,一顿只答应吃一团,固然营养还是很丰富的。可是假如不进入二禅的话,只吃那末一点,明显是不够的。进入二禅的人可以几个月不吃不喝,睡觉一天一两个小时甚至不睡觉也可以,精神会很好。这样的人我碰见过一个,台湾比丘,他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

  现在的落发人,由于生活情况、食品、生活方式等关系,即使闭关专业修行,要修到二禅,也不是一切的人都能到达的。南传落发人根基上都是专业修行,可是明天可以真正到达二禅的也不多,大部分也只是到达未到地定,有的能进入初禅。所以再要像佛陀时代那样,做一个完全及格的比丘比丘尼,应当说确切是很是困难的,只要少数根器出格好的人,才可以到达。

  中国释教是大乘释教,大乘释教的比丘比丘尼,受的是大乘菩萨戒,修的是大乘道,应当是跟小乘纷歧样。依照太虚大师的说法,落发众原本就应领先修小乘道,证到阿罗汉果今后再修大乘,就是依照前面所说通教十个阶位,修到辟支佛地今后,再进入菩萨地,从理论上来说应当是这样。可是假如这样修,谁能一会儿平生修到辟支佛地?那样严酷要求,生怕就没有比丘比丘尼了,太虚大师本人也不见得修到。所以,明天宏扬人世释教的印顺法师,从佛经中找到一个根据,那就是佛经里大乘比丘楷模。在佛世,比丘众里只要两个大乘比丘:一个是文殊师利菩萨,一个是弥勒比丘。文殊师利菩萨的生活方式跟一般的比丘纷歧样,不完全守比丘戒,有个经里讲,文殊师利菩萨居然在王宫后宫、淫女舍(就是妓院)住了三个月,度了500个宫女、淫女。按比丘戒,比丘不得在俗人家里住,住一夜也犯戒,更不用说国王后宫、淫女舍了,但他虽然不守比丘戒,行大乘菩萨道的好事很大,你不能说他犯大乘戒。再一个弥勒比丘,在僧团里表示也不大好。《弥勒上生经》讲他“不修禅定,不竭懊恼”。关于这两句话,历来有多种诠释,不修禅定不竭懊恼,那叫什么比丘?比丘的正业就是修禅定断懊恼。一切那时此外比丘瞧不起他。可是《中阿含经》等经中说,证到大阿罗汉的比丘们没被授与未来佛的记,就是这个表示不大好的弥勒比丘,佛授记他下一个成佛。这个工作确切是一至公案,发人深醒。为什么一个表示欠好的弥勒比丘被授记未来佛,那些六通三明具足的大阿罗汉反而落选?这件工作很需要研讨。

  印顺法师以为:明天要当大乘比丘的话,只能以弥勒比丘作为楷模。这两句话怎样了解呢?印顺法师诠释说,就是“不入深定,不急于断尽懊恼”。不入深定,就是不进入二禅以上定,只进入比力浅的未到地定、欲界定,以未到地定甚至欲界定为根本,便可以修观见道。由于修定很费时候,又有很严酷的条件,要证入正定的话,第一个条件,就是要完全离欲,在家人有夫妻生活是不成能证得正定的,只要落发人有这个份。落发人不淫戒守得欠好的话,也绝对不能进入初禅以上。第二个条件就是歇诸缘务,就是任何负担、任何工作、一丝悬念都没有,有人供养你,不用费心饮食等题目。在这样的条件下,才有能够进入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稍微差一点就不成能证到,只要心里稍微有点悬念,必定定不住。明天的比丘比丘尼,大要具有修定条件的也有,但不会太多。出格是寺院执事、大僧人,忙得要命,什么事都要管,一个大管家,你怎样能够证得正定呢,就算把你关起来闭关,也不成能。在一个僧团里面,不跟大师一样,一小我去闭关去修行,通常为不准可的。我到佛光山,他们有1250个僧尼,专修禅定的只要一个,也是经过星云大师特许的。这个法师我跟他扳谈过,他出格喜好《阿含经》,发愿研讨修证《阿含经》,然后再宏扬,星云大师才答应他。他一小我住一个精舍,也还是不能完全一天到晚修,下午还是要干些工作,修理衡宇等杂事总是有的,只能一天早晨坐四个小时,一天坐四个小时,通常为不轻易进入正定的。见道今后,一天坐四个小时,有能够进入初禅,进入二禅必须修行八个小时以上。而且,心中没有任何悬念,包括教理方面的疑问。我在进修阶段,天天对峙打坐,但哪个释教经论、哪个地方还没有通透,一打坐自然要思考,几多年都是这样,虽然花费时候很多,却不能入定。所以必须先学通教理,思考绩熟,达乾慧地后,不用再思考,才适宜专门修禅定。

  明天的落发人、在家人,具有证入深定的条件者可以说是很奇怪了。更重要的条件,是要有定根,就是宿世修定有一定的根本,大概阿赖耶识里要有禅定的种子,没有这个种子的话,即使有好的条件去修,依照正确的方式去修,修很长的时候,也纷歧定证得正定。有的人几天就证到了,我见过两位进入过二禅的,那时都是十五六岁,情窦未开,方式正确,一般一百天左右便可以证到二禅。可是今后情窦一开,人欲一路,二禅顿时就消失,再想证入也进不去。有人研讨过,说中国僧人从宋代今后,真正进入正定的很少很少。由于禅宗不批改定,见道今后把精神用在断懊恼上。净土宗人只夸大信愿念经,更不准修人间禅定。正定需要的时候很长,即使证得,还只是人间境界,一点业障也不能消除,而且把懊恼遮止,使你看不见,自以为断了懊恼。所以禅宗、净土宗人不修人间禅。

  我感觉现在的落发众,特别是佛学院的学僧,应先在学通教理高低功夫,得闻思慧,达乾慧地,争取进入贤位,能做到一个可以皈依的比丘比丘尼,具有讲经说法、宏扬佛法的资历,这应是比力现实的。先获得乾慧,再进入大乘的种性地,真正发了菩提心今后,僧团需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末干工作也是一种修行,一条大乘道,弥勒比丘走的根基上就是这样,不求自己这平生把懊恼断尽证到阿罗汉果,由于大乘主张见道者“留惑润生”,不把懊恼平生断尽。太虚大师、现今星云大师、证严比丘尼等,都是这样做的,做得也相当做功。这类做法是比力实在,也合当令代、社会、众生对释教僧尼的需求。固然,假如只是这样修,想平生了脱生死,那是比力难的。像星云大师,发愿来生再做僧人,像他那样的修行,来生做僧人必定是更大的大师了,这是完全合适大乘道的。

  假如想要了脱生死,在不想证到阿罗汉果之前来度众生的话,那末在就在种性地发了菩提心进入初发心住的根本上,修净土秘诀,可以获得上品下生,争取上品中生。倘使有善常识指引,落发众、在家众要修到这个成果,即生了脱生死,是比力现实的。

  即身成佛,现实吗?

  像密教讲即身成佛,依照大乘的《华严经》天台宗、华严宗判,顶多是相当于别教初地菩萨,已经证得了佛的一份好事,可以在无佛天下示现成佛。这个菩萨比力过硬的一条标准,就是成熟百有情。成熟百有情,就是他的门生里有一百个左右最少到达见道位以上。可以这样的人,大要从古至今只要米勒日巴一个,他的门生中获得成就见道以上的有125个。禅宗的马祖道一大师,门下有139个善常识,能够否是都是见道?那时此外禅师批评,可以到达见道位只要3、4个。所以真正要算即身成佛的,就只要米勒日巴一个。米勒日巴什么人?必定是菩萨再来,而且碰到了有大成就的玛尔巴大师,生活在藏传释教后弘早期释教兴盛、成就者如林的时代。明天的人要到达他阿谁成就是不成能的,即使到达了也不是成佛,离成佛还很远。密教讲即身成佛,是顺应众生急于成佛的这类这类需求,禅宗说“一念悟时即至佛地”也是这样,给你抚慰一下,跟以即生证得涅槃抚慰小乘人一样。《法华经》讲,修小乘道证到阿罗汉果,所证涅槃并未究竟,非实在灭度,为了抚慰你,让你有一个比力实在的方针,就说你现在已经超越生死了。就像一个“化城”。成佛,不是一小我在山里打坐便可以到达的,必须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要在众生傍边修行,要让众生看见你是一个化身佛的形象,像释迦牟尼佛一样,必必要在千百万亿众生的阿赖耶识里种下让他可以看见你是佛的种子,你不在跟他的关系中给他布施结缘的话,怎样能够到达呢?所以实在的三身成佛,必必要比力长的时候,纷歧定必须三大阿僧袛劫,但必定是比力长的时候。以为一小我坐在山里修密法,闭关几多年便可以成佛,那是对大乘道的误解。西藏公以为即身成佛的米拉日巴尊者,虽然穷证法性,但临终发愿往生东方不动佛土,那就说明他还没有现实成佛。

  太虚大师讲,即身成佛这类话,现在最好不要讲,由于不实在,拿不出成功的例证,会被人看做科学、狂妄。明天的人能证到什么,就讲什么。他虽然也受过班禅大师的密法灌顶,而公布自己“无即身成佛之野心”。

  菩萨比丘——太虚大师

  太虚大师供给了一个现代菩萨比丘的典型。他有首偈子说:“比丘不是佛未成,愿人呼我菩萨名”。他不认可自己是个及格的比丘。他也吃晚饭,不守过午不食戒。而且,大要也以为不能得戒。得戒,需要一个僧团一向从释迦牟尼佛时代一代一代传到现在,完全合适规矩。中国的僧尼受的戒,从传承上、戒相上来说,都跟释迦摩尼时代的戒律不能完全符合,所以弘一大师以为可以受戒持戒,可是不能得戒。蕅益大师则连自己是沙弥都不认可,只认可自己是个持五戒的净行优婆塞。

  太虚大师自称太虚菩萨,也希望他人称他太虚菩萨。由于从种性地的初发心住起头,便可以称为菩萨了。那时也有人称他太虚菩萨,但释教界一般都称太虚法师、太虚大师,现实上,他美满是可以称为菩萨的,也是自古以来少见的菩萨比丘之一吧。我感觉他的门路很是契机,很是实在。他已经闭关,有三次宗教经历,这傍边四禅八定、五神通都已经偶然出现过,这说明,他有证到圣果跟神通的根器,他也自傲假如依照这条门路走下去的话,三乘的道果是可以证到的。像这类人,我以为应当是阿罗汉再来,最少是阿那含果再来。可是他不去修神通修禅定,他从经心投入弘法奇迹,想把明清传统释教革新成上符佛意、下契机会的人世释教,拿释教的事理革新社会,救国。从全部菩萨道来说,他修行的好事应当比自己一小我证得道果大很多。我以为现在是修这类大乘道的时代,一个落发的比丘比丘尼,可以走的路大要也就是大乘的这类路,而且这类路要具足可以到达种性地的条件也不大轻易。

  可是,还是要有一些人要依照传统的门路走,在四果上要证得,这是太虚大师讲的。假如不如此的话,那释教不管若何都不能复兴。你得供给给众人一些例证,说明按佛法修持,可以证得须陀洹果甚至阿罗汉果,甚至初地菩萨。即使全国有那末几个、一两个,必必要有这类人。这个话,我想很是有事理,释教究竟是以出人间修证为焦点的宗教,与纯凭信仰的别的宗教分歧。是以,必须在落发众、在家众里,培育出几个、几十个、甚至一二百个可以真正证入圣果、开悟见道的人,释教寺庙应当为此缔造条件,这类人必定不会多,但必须有,这样释教才有它的前途。必必要有人证得佛法的出人间法,才能方丈佛法,要否则说不上方丈。现在讲的人世释教,现实上都是把禅宗的聪明应用到人天乘善法,假如只要这类释教,那末没有释教也行。基督教、儒家也讲这些:怎样做人、做好人,怎样孝敬怙恃、尽责尽责,给人方便给人欢乐等,这些工具此外宗教也都有,心理学、伦理学也有,偶然教化结果比释教还要好。

  真正发了菩提心的落发人,应当发愿证得沙门果位,最少可以当一个很有影响的法师。不像现在有些法师,书印得很多但看的人很少,看了人家也纷歧定以为你说得很高明。没有威望是不可的,必必要有品德魅力和法上的魅力,大师以为你是证得果位的,是可信的才行。宗教职业者是很欠好当的,特别是释教的宗教职业者,不单要理论学得好、讲得好,还得会做,要具有品德魅力,让人家尊重你、信赖你。假如不从自己心行上依照大乘道精进修行的话,是做不到的,伪装不得的。现在有些人操纵各类传媒工具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高僧、活佛、大善常识,现实上这类做法,是很是愚蠢的,即使做得成功,结果也是负面的、有害的。即使把自己弄得名望很大,能收到几十万徒弟,收的那些徒弟必定是根器很差,不会分辨实在的善常识,才会皈依你,从你那边也学不到真佛法。人家根器好的人不会皈依你,不会随着你学。必须自己真修实证,修得具有一个菩萨的品格,让人家看见你满身心献身释教,很是通达佛法,具有大悲心、菩提心,具有正见。如能这样,没有神通也行,很多人也会敬佩的。太虚大师、印光大师、弘一大师,现在的星云大师等,都没有靠神通,也纷歧定有很深的禅定功夫,但还是有很多人敬佩他,照着他说的去做,修到可以往生净土甚至证到果位的人,也还是有的,这些盛德为我们供给了楷模。这样的大居士,也有的是,如黄念祖居士,就很有影响,很多落发人也至心爱护他。

  释教的修行方式有三种,不是只要落发在家两种。米勒日巴供给了第三种修行方式:在家的专业瑜伽行者。现在社会上也有一些这样的人。这类人,假如条件具有,常常比落发人还修得好,他经过世俗生活的考验,对世俗的工具更轻易看穿,而且修行条件常常也比一般落发人要好,辞了工作,靠朋友的供养或自己的积储,没有负担,很自在,全数时候用在修行上,也是学佛的一条门路。我明天就就讲到这个地方,大师有什么题目标话可以提出来探讨。

  2011-12-4 讲于大佛禅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