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印光法师对邪论知见的辩讹与校正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4 00: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国年间,由于释教之衰败,以致使丁福保这样的释教大居士都没法弄清哪些释教论著是邪知谬见,对此邪论之流布,印光法师甚为痛心,为续佛慧命,宏扬正法,印光法师展开了对那时社会上风行的知见不正的邪论的大力批评。

  1、《弥陀衷论》。印光法师不但死力破斥伪释教典范,对那些知见不纯之邪论亦展开大力褒贬。清代正定释教居士王耕心著有《佛说摩诃阿弥陀经衷论》(简称《弥陀衷论》)(1)一书,是对邵阳魏源会译的《摩诃阿弥陀经》一卷本的正文,对一些释教信众很有影响,遭到部分释教居士的赞美。如民国释教居士周孟赞其识见“痛切”。此论“虽夸大修证念经三昧于往生西方的重要性,但其底子已背叛了净土信愿往生的主旨。不单抹杀、否认了未至一心者往生西方的能够性,而且还极易形成轻藐古德著作和追求境界的弊端”。(2)所以印光法师斥责其“坏乱佛法,疑误众人”,虽“有功于净业行人”,但开“先人妄作排古之端”,过失远大于益处。王耕心又谓自莲宗以来,无一识经者,批评紫阁、云栖、蕅益等空门高僧少见少闻,其本意是说其亲得圣师真传,为净宗第一人,故印光法师责其“藐视古德,开我慢之道”。(3)“著魔发狂”,“肆意操笔,肆口大开,抹煞一切。虽有弘法之心,实任坏法之咎”。(4)

  王耕心《弥陀衷论》,不识如来权实秘诀,不识众生根机不同。凡有与己分歧者,皆指之为误,抹杀千五百年诸善常识,独推出一省一大师,以显己之由圣师传得佛真宗。虽曰弘法,实伏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之深弊。(5)

  此论亦曾遭到杨仁山居士的褒贬,仁山师长之褒贬,多在白话,而印光法师之褒贬多在大致及芥蒂上,只要从其知见上褒贬才能抹杀其对大都释教信徒的风险性。

  2、《念经四大要诀》。此书系恋西大师玉峰古昆所集,所谓四大要诀者:一不贪静境,二不参是谁,三不除妄想,四不求一心。玉峰法师以为:“一贪静境,一定以轻恬默坐为奇异,死力持名为平常;一参是谁,一定以开悟聪明为奇异,见佛往生为平常;一除妄想,一定以别法巧念为奇异,老实记数为平常;一求一心,一定以一心稳定为奇异,开口散念为平常。以正为邪,以非为是,岂不颠倒之至。此四大病,稍有犯者,必难往生”。以为“只要至恳切切,逐日限制几大都,念到死,一定往生西方”。(6)此书的主旨和《弥陀衷论》恰好相反,走向另一极端,四诀其意抹杀了净宗秘诀自力往生信心,凸显他力往生之思惟特点,从而背叛了释教勤修戒定慧除灭贪瞋痴的底子主旨,“极易形成念经人对信愿行三者之间关系的公允了解而致使退堕懒惰”。(7)所以印光法师驳其背叛经教,违古德义。

  玉峰法师行持虽好,见理多偏。其所著作,依之而修,亦可往生。但其偏执之语,不免有大故障。即如《念经四大要诀》,其意亦非不善,而措词立论,直与从上古德相反。不除妄想,不求一心,全部背谬。经教人一心,彼教人不求。夫不除妄想、能一心乎?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岂可因不得而不取法乎?若以不得而使人不取法,是使人取法乎下矣。大势至云:“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彼死力教人散心念,不赞美摄心念。念经虽一切无碍,然欲亲证三昧,能静固好;不能静,亦无妨即动而静。彼直以静为邪,谓大违执持名号忆佛念经之旨,其过何可胜言?且念经一法,圆赅一代一切秘诀。而静之一字,尚隔其外。岂可谓净宗真善常识?(8)

  丁福保曾将此书收录在自己编著的《学佛捷径》一书中,印光法师见之,劝其删除玉峰法师的《念经四大要诀》,免得贻害他人。

  3、《一行居集》。清彭际清所著,共为八卷。印光法师以为,彭际清最信扶乩,所录扶乩之语,与释教比力符合,若能以此行之,当得大好处,赞此书为“净宗之一大保护”。(9)此书虽“若文若理,统统皆好,唯《禅宗奥秘了义经跋》,为醒醐中含有毒味之作”,该当予以删除。其文“悉取《华严》、《法华》、《楞严》、《圆觉》之成文,并《六祖坛经》,及合会禅净语录中文。大通家看之固有益。不具眼者,谓此经乩坛中出,金口亲宣,由兹逐谓乩坛中经皆是佛经。古有闭目诵出之经皆不畅通者,恐其肇诬捏之端耳”。(10)扶乩必有违教之处,故不成信扶乩而聚集经文,印光法师将此火焚,以灭“祸胎”,斥责彭际清不同智未开,不知以邪说作正教之流弊。

  4、《海沤集》。本空法师,俗名张曙蕉,落发前著有《绿天簃诗词集》寄印光法师,印光法师言“其声调意致,实不让前人。但只是墨客之诗,其衷曲愁怨,似绝未闻道者之气象”。(11)受此震动,四年后皈依印光法师,赐名“慧超”,又依太虚大师后,赐名“圣慧”,祝法后依根慧法师,赐名“本空”,字又如,号弘量,被人称为才女。其《海沤集》中有《秦始皇论》一文,大赞始皇之盘算及其焚书坑儒,遭到印光法师的批评。印光法师说,秦始皇“欲愚民而焚书,非科蠕邪说诬民而焚书也”。(12)所焚邪说者固然有功,但秦始皇所焚者是不附己之书,不值得赞美。

  5、《禅净言行录》。有川僧著《禅净言行录》,印光法师见其禅净主旨不明,“以禅为净,以净为禅”,使念经者不努力于信愿,而努力于参究,实为不洁白宗信愿往生之本意。“纵有所悟,由无信愿,不能仗佛力往生西方,由未断惑,不能仗自力了生脱死”。“其偈居半,似有事理,但主旨混滥,亦可令蒙昧之人种善根,亦可令真修净土人弃信再铮(13)其虽名禅净双修,实则以禅破净。类似此书者还有《指归净土》,印光法师斥其“禅不禅,净不净”,(14)以禅净之名,而不愿以净土之信愿,实为破坏净土之书。

  6、《自知录》。川人刘侣青皈依红螺山资福寺方丈宝一法师,宝一法师方丈的北京极乐庵有湖南二女居士,其一胡姓,刘侣青受胡密斯之托伪撰《自知录》,“专门以大菩萨所得不思议境界,为此女人所履历之境界。意欲由此抬高其师之声价,其师亦于顶格批之以畅通”。此书流出后,反应很大。民国十三年(1924)四月,上海罗济同居士印一千本畅通,丁桂樵居士更欲广为流布,寄往印光法师,期望法师作序,以便大量畅通。印光法师阅后批云:“此书万不成畅通。虽无外道话,但专谈自己所得之境界,绝不说若何用工。初心人看之,均想此境界,必至著魔。此女人既能得此境界,何得不知误人乎?祈统统烧之,勿再送人”,(15)“以灭祸胎”。未及一月,又有杭州王谋凤得此《自知录》,不胜欢乐,亦印千本而畅通,后受印光法师之劝戒,刚刚停印。民国十五年(1926)春,余姚一居士又想印此书畅通,后受印光法师劝戒而停印。对于此类狂言己得境界的贡高我慢之作,印光法师指出其中的弊端。

  以初心人率皆不在一心至诚忆念上勤奋,而常欲见好境界。倘一见此书,不去按胡密斯之真适勤奋上学,专欲同胡密斯见好境界。以急切之狂妄心常作此念,必至引发宿世怨家,为彼现彼所慕之境。及乎一见此境,生大欢乐,怨家随即附体,其人即丧芥蒂狂,佛亦不何如彼矣。(16)

  此魔子著魔发狂之论,以魔心所感之魔境为圣境,初心人看之,均想此境界,必至著魔。“凡外行人看之,无不欣跃欲为畅通。而不知其为著魔之过量,使人真修之功,被此境界所阻。如置毒于醍醐当中,食之则必至杀人”。(17)不单毁己,更乃好人正信,此刘密斯后受果报,吐血而死。再次印证了印光法师所说“以浮名而获实祸,至于长时沈沦”之果报。

  印光法师斥其“完全捏造”,(18)该当制止畅通,免得贻误先人,“历来净土常识开示人,但只在秘诀行相上讲谈,绝不将自己之境界搬出来与人作则,彼既不知此之利害,则其功夫殆多虚设”。(19)凡狂言其所得圣境者,均为名闻利养所趋,欲让后代奉为法身大士而已,此类现象皆凭空捏造各种究竟,以眩惑蒙昧,坏乱佛法,疑误众生。

  7、《法华经力》。《法华经力》系近人刘演宗所著,书中虽标榜赞叹《法华经》六十五种不思议力,将其逐一与净土思惟相对举而论其胜劣,不单与《法华经》之宗——“开权显实”相违反,更破净土信愿往生之旨。刘演宗将此书托丁福保代为送人结缘,丁福保遂将此书寄往印光法师判定。印光法师褒贬说:“此书之害,有不胜详言者。虽赞《法华》,不得赞之之道。其悖叛《法华》,已属可焚”。(20)又言:

  演宗居士一片婆心,死力推重《法华》不思议力。奈未能详知其所以然,遂援用经文,判辨好坏,不单与三世诸佛究竟普渡众生之秘诀相反,即本经本迹开显之义亦属背戾。徒费好心,贻误自他。(21)

  印光法师后来亦曾致书刘演宗,陈其书之弊害,刘演宗初不以为然,后在印光法师的尽力下,《法华经力》终极未许广为传播。

  8、《三时系念》。《三时系念》此书籍日之空门亦广诵之,但印光法师言其为先人冒充中峰国师之名而作,分歧释教助念之道。净土秘诀,以助念为佛事,临终助念,以念经号为主,而《三时系念》是法师升座连念带讲一段,公共听完念一次佛,此乃“以将说为重,念经为助”,(22)所以分歧净宗助念之道。又如《观音忏法》一文,丁福保居士曾将其预备刊刻本寄往印光法师,以求辨别真伪。印光法师以为“乃蒙昧俗僧,剽窃《梁皇》及《水忏》中成文而为之。以文理不清,欲为更端,遂致有事理与教相违处。其内函四本,多数皆属乩语,不胜畅通。彼自以为至精至当。其外函六本,多属菩萨感应业绩。虽不无滥收之弊,然于世道民气实有大益”。(23)

  9、《道味录》。晋苏所著。泉州大同放生会曾竭尽尽力推重此书。印光法师以为,“佛法具足人间出人间一切诸法,毫善弗遗,唯炼丹一法,绝不言及”,而此书“以炼丹命运之永生法作佛法”,“虽不谤佛法,亦得谤佛法之咎”。

  观《道味录》晋苏师长自叙,至以抽添火候口诀,为空门了性了命之道,会三教以同归,亘万古而不停,离乎此道,即为外道,出乎此门,即为歪路,此天赋道脉,历代一向相承,自达摩初祖,移西过东,至白马七祖,衣钵传于火宅等,则是借佛法项目,而传炼丹法,且反谤毁佛法。(24)

  10、《五宗原》和《五宗救》。明汉月法藏鉴于曹洞宗抹杀五家,仅单传释迦拈花一事,不知五家宗派之源,故著《五宗原》,书成后,其师密云圆悟著《九辟》、《三辟》以辟之,汉月法藏之法弟木陈道忞亦著《五宗辟》以驳倒,后汉月法藏法嗣潭吉弘忍挽其师说而著《五宗救》,密云圆悟又著《辟妄救略说》以驳其说,清雍正天子撰《拣魔辨异录》痛斥汉月法藏及潭吉弘忍之邪说,亦下敕毁版,不准刊行。印光法师亦对此邪知谬见大加驳倒。他说,“法藏宿世固有灵根,即现生之悟与见识,亦非卑浅。但以我慢根深,欲为千古第一高人,特地妄立各种主旨名相,著《五宗原》。以企后学推尊于己,竟成魔外知见”。潭吉弘忍“著《五宗救》,挽正作邪,以邪为正,谤法谤僧,自误误人,较之法藏,更深十倍”。(25)印光法师斥其师徒是“慢幢高竖,护短饰非”,欲得超师越祖,流芳百世之浮名,实在乃为“妄引盲众,相牵入火”之邪魔外道。

  11、《一心念经即得往生论》。守培法师著。论中称一心念经即得往生,此一心念经,“已包括一切,不单信愿在其中,则六度万行一切诸法无不具足”,故一心念经,当下即是清净河山。而所谓“信愿念三如鼎之三足,缺一不成”。为前人一时逗机之谈,不成作普通语,若决议固执不融通,则甘露反成毒药。对此印光法师引灵峰之语驳倒说,“无信愿,总属自力。虽则功夫纯笃,尚尉纶业纵情空。无信愿,则不能仗佛力。未至业纵情空,则自力亦不能到彼佛菩萨境界之仙人天下”。又,“凡修行人,无不持戒修善,尽纲常伦理之道。故巨细乘律中,皆有诸恶莫作,众善推行之略文。今谓一心念经者,皆无其德与道,则此一心念经之人,为泥塑木雕耶。为仍着衣吃饭,与众人无异矣。若着衣吃饭,何可无戒善纲常乎。又既着衣吃饭不碍一心,但是生信发愿,作甚便夹杂而纷歧心乎。一言以蔽之曰,只知说鬼话,不曾实行故”。(26)此论确背叛了中国净土宗信愿行三者缺一不成,自他二力圆融无碍传统。

  民国年间,凡此邪论不甚其多,如叶锡凤“一介儒生,经文血脉语意尚不了明,便肆无忌惮,谓古之作是注者诞妄不经,在理之极,殊足使人发一大噱。彼作此说,亦以凡夫知见,测度如来不思议境界,而经文绝未了但是致然”。纪大奎注《阿弥陀经》及《华严经》,以己意傅会佛说,印光法师指责其欺师灭祖,离间佛法。(27)无垢子的《心经注》,似是而非,以“用宗门之言句,作炼丹之暗示”。(28)江神通之《释教总说》,“知体而不知用,得底子智而未明不同智,……若上等人闻之,当必汲汲以求其戒定慧空。若下等人闻之,或致欲人其人,火其书者,相继而起”。(29)又如《云游集》、《哀挽录》,等等。凡得印光法师所见所闻者均予以大力批评,斥其为魔说,责人当地焚烧,不要畅通。

  邪知谬见,坏乱佛法,贻误先人,罪极大极重。“佛言:人间有二罪人,一是破戒,二是破见。破戒之罪尚轻,破见之罪甚重”。(30)出格是那些伪佛经把邪知谬见以传统典范的形式公诸于众,让释教信仰者以其为佛说,所以伪释教典范对释教的风险是最大的。要使得释教之正法传统得以延续,重要使命就是要扫除这些伪佛典范籍的流布。印光法师从民国释教的历史与现状动身,陈其伪滥,责其流弊,大有力挽狂澜之势,其对伪释教典范的批评和对释教精义的把握,具有典型意义,值得今世释教加以总结和进修。印光法师对伪释教典范的批评仍有当时代精神和现代意义。

  正文:

  (1)此论被支出《卍新纂续藏经》卷22。

  (2)周军:《印光法师研讨》,四川大学博士论文。

  (3)印光:《复永嘉某居士书二》,《文钞》卷1,页63。

  (4)印光:《复永嘉某居士书四》,《文钞》卷1,页66。

  (5)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四》,《文钞》卷4,页501。

  (6)玉峰:《念经四大要诀》,引收集版。

  (7)周军:《印光法师研讨》,四川大学博士论文。

  (8)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十》,《文钞》卷4,页518519。

  (9)印光:《复永嘉某居士书七》,《文钞》卷1,页102。

  (10)印光:《与徐蔚如居士书四》,《文钞》卷2,页174。

  (11)印光:《复张曙蕉居士书一》,《文钞》卷5,页678。

  (12)印光:《复张曙蕉居士书一》,《文钞》卷5,页690。

  (13)印光:《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五》,《文钞》卷5,页681。

  (14)印光:《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六》,《文钞》卷5,页681。

  (15)印光:《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五》,《文钞》卷5,页681。

  (16)印光:《复李少垣居士书二》,《文钞》卷6,页978。

  (17)印光:《复陈士牧居士书四》,《文钞》卷5,页747。

  (18)印光:《复倪慧表居士书》,《文钞》卷5,页775。

  (19)印光:《答徐蔚如居士问〈自知录〉书》,《文钞三编补》,弘化社印。

  (20)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二》,《文钞》卷4,页522。

  (21)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八》,《文钞》卷4,页514。

  (22)印光:《复德培居士书三》,《文钞》卷5,页717。

  (23)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五》,《文钞》卷4,页528。

  (24)印光:《与泉州大同放生会书》,《文钞》卷2,页230。

  (25)印光:《〈拣魔辨异录〉重刻序》,《文钞》卷8,页1148。

  (26)印光:《驳守培法师一心念经即得往生论》,《文钞三编补》,弘化社本,页204206。

  (27)印光:《复丁福保居士书五》,《文钞》卷4,页503504。

  (28)印光:《复陆培谷居士书》,《文钞》卷4,页587。

  (29)印光:《复张伯岩居士书》,《文钞》卷2,页187。

  (30)印光:《复智正居士之母书》,《文钞》卷6,页9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