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圣严法师自述拜求观世音菩萨感应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14 00: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天是观世音菩萨的圣诞日,所以向诸位先容巨大的观世音菩萨。这对圣严本人来说,特别感应无穷的亲热和无穷的赞仰。因我自幼至今,无一天不是洗澡在这位大菩萨的恩光当中。

  我生而病弱,由我母亲虔信观音而得不死。我的兄姊皈依理教,我也加入过理教的法会。理教虽非正宗的释教,理教的信仰中心“圣宗古佛”,实在就是观世音菩萨。我在童年落发时的江苏南通狼山,其所奉的大圣菩萨,原系唐高宗时代由西域来华的一位高僧,名叫僧伽。据《宋高僧传》的记录,他曾现十一面观音像,所所以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我少年时很笨,虽不像佛世的周利盘陁伽,佛经说他3个月诵不会一首偈(音记)。教他“扫帚”两个字,记着了“扫”字便忘了“帚”字,记着了“帚”字又忘记了“扫”字。但他究竟由于佛陀的有教无类而证到阿罗汉果。可是,据我母亲说,我到了6岁才会讲话,到了9岁才开蒙念书。当我13岁落发之际,仅仅是个初小4年级的小门生。可是落发以后,师父讲给我听的第一个故事,即是向观世音菩萨求聪明得聪明的事例:宋代的永明延寿禅师,因修《法华忏法》21天,梦见观世音菩萨以甘露灌其口,便得无碍辩才。他著有《宗镜录》100卷及《万善同归集》,乃为释教史上的不朽名作,他的职位之高是以可见。

  所以我的师父教我天天早晚,最少要拜200拜的观音菩萨。我拜了半年多,边拜边作观想:观音大士手执杨枝,以甘露清凉清水,洒在我的头上。是以,我对厚厚的一本《禅门日诵》,在数月之间就背熟了,那时连我自己也有点意外地受惊。后来我到了上海。狼山的下院大圣寺,天天做经忏,适巧静安寺开办佛学院,现在我们善导寺的监院妙然法师及知客守成法师,也是那时负责院务及治理的职员。我请求师长上人送我去肄业,上人则说我的水平太差。即使送我去了,第一是考试不会登科,第二是即使登科了,我也听不懂课。我在失望之余,天天夜里起来星期观世音菩萨。过了半年,我终究告竣肄业的目标,做了静安寺佛学院的插班生。这使我又是一次意外的欣喜。

  1949年春季,我到了台湾,以我那时的身材状态,有的同学以为不用3个月,就会拖死。但在我的心中,始终没有分开观世音菩萨。常常操纵行走及晨操跑步的时候,默念观世音菩萨,所以我也经常都在观世音菩萨的慈光照顾之下。一住10年,最初退职。随东初老人重行落发以后,我的愿望是,求菩萨赐我一个静修勤奋的道场。所以天天礼《大悲忏》,念观音大士圣号。那时有几个朋友,都以为我的愿望是必定要失的。在台湾这个地方,有一些长老上座,要求一个理想的勤奋之所尚不轻易,况且我是一个初落发的人呢?那时我对台湾的释教界,可用“人地陌生”四个字来描述。在无从找人帮助道粮,也无从密查何处容我安身静修的情形之下,竟由于浩霖法师的偶然先容,以及悟一法师的从旁辅佐,使我熟悉了高雄山区美浓镇的两位尼师。是以去朝元寺一住就是6年多。若非悟一大僧人把我请来本寺,我尚可以在那边继续掩关下去。

  由于我自己如上所说的履历,我对观世音菩萨的有求必应,那是深信不疑,也是戴德不已的。(1968年古历2月19日)

  选自《圣严法师先容佛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