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为什么我们总在寻找依赖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2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什么我们总在寻觅依靠

  生命自己是美满的,是自立并具足一切的,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依靠。

  但无明带来的贪心,却不竭鼓动我们寻觅外在的依靠。不幸的是,任何外在事物都是不成靠的,是没法永久依靠的。所以,我们在寻觅的进程中,心里始终没有平安感。我们的身材、家庭和奇迹,哪一样是永久稳定的?我们天天都可以观察到无常,但无常并未使我们警醒。相反,无常常常使我们加倍固执。似乎固执就能抵抗无常到来,并使我们固执的工具变得坚不成摧。

  我们的贪著,正是在不竭生起贪心的进程逐步强大的。并在终极,使我们自己成为贪心的受害者。贪著之心带来的风险,与贪著水平是成反比的。在金融风浪中,很多人城市遭到危险,但水平却各不不异:有些人自寻短见了,有些人精神变态了,也有些人失落一阵就康复了。贪著越深,情况变化所带来的危险就越大;反之,情况变化就不会组成太大的破坏力。就像爬上一个必定要坍塌的高楼,爬得越高,摔得自然就越重。

  我们也在不竭培育我执,每做一件事,无不介入自我。实在,一件事从起头到完成,只是缘起的进程。我们固执其中有“我”,完成是出于错觉和不良习惯。

  什么是“我”?我们本身的存在,只是一个妄想。色身能代表“我”吗?身材发肤受之怙恃。当识前往投胎时,我们将怙恃的那一点遗传物资看成是“我”,由此起头上演“我”的平生。假如这就是“我”,那末,怙恃未生前原本脸孔又是什么?

  缘起的人间,没有我,也没有我所。生命的延续,只是缘起的相续。我们的色身,就像我们所具有的一个器皿。器皿能否是“我的”?只要当我们以为那是“我的”,它才被贴上了“我的”这个标签。否则,和“我”有什么关系?但自从我们将固执投射其上,将之视为“我的”,它的变化就会影响我们。当它废弛时,我们就会是以难过、惋惜。

  我们对色身也是如此,只是这类固执更深入、更持久,已经和色身合二为一,不成份离。从投胎的霎时起,我们的固执就起头了。究竟上,早在投胎之前,我们已固执了世世代代。在我们的认识活动中,我们不竭从“我”动身,不竭介入“我”,不竭稳固“我”。成功时,会以为是“我”成功了;失利时,会以为是“我”失利了。假如不介入“我”的成份,只是尽心极力去做,成与败,就不会对我们组成什么危险。由于奇迹成败也是缘起的,大白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在“因上尽力,果上随缘”,而不至为固执所累。

  我执使我们处处声张自我,可是自我又是什么?世上并没有自我这个工具。但我执所构成的自我中心,却将我们和他人对峙起来。有了激烈的自我看法以后,我们当下就和全部天下成为对峙的双方。我代表着一方,而全部天下代表着另一方。现代人经常感应孤独,当你的天下只装着你一小我,固然会感应孤独。假如你和全部天下、和一切众生是一体的,就不会晓得孤独为何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