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居士五戒”的具体规定是什么?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2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居士五戒”的具体规定是什么?

  有很多皈依空门多年的居士,都对居士五戒的具体细节不太清楚,为了令大师可以正确地停止取舍,明天简单地先容一下居士五戒。

一、总述

  戒律包括居士戒、沙弥戒、比丘戒等等。其中的居士五戒,是佛陀对释教徒的最少要求。

  自古以来,学佛的人便可分为两种——在家人和落发人。由于落发人不用处置很多的世俗事务,可以毫无悬念地将所怀孕心都投入到修行傍边,所以对落发人的要求就比力高。作为落发人,就应受持难度较大的沙弥戒与比丘戒等等;

  而作为在家人,则需要面临各类保存的压力、世事的牵绊,所以相对而言,就常常达不到太高的标准。是以,佛陀对在家人戒律方面的要求也就比力低。即使如此,作为在家人,也必须受持分歧条理的居士戒。

  居士五戒属于别摆脱戒。为什么称为“别摆脱戒”呢?所谓别摆脱,也即别别永久摆脱或别离永久摆脱的意义。别离摆脱的内在虽然有多种,但最首要的,就是谁受持该戒,谁就会获得永久摆脱的意义。比如说,两人傍边一人受戒,而另一人不受戒,则受戒的人可以获得永久的摆脱,不受戒的人就不能获得摆脱。

  能否一切人所受持的杀盗淫妄酒五戒都称为别摆脱戒呢?并非如此。杀盗淫妄酒五戒可分为三个条理——人间的五戒、小乘的五戒以及大乘的五戒,总计十五条戒。也就是说,不杀生戒可以分为人间的不杀生戒、小乘的不杀生戒以及大乘的不杀生戒三种。举一反三,不予取(盗)戒、邪淫戒、妄语戒、酒戒也都可分为三种。区分三个条理的根据,就是之前所讲的三个不同。

  一样,沙弥十戒也可分为三种,也即三十条戒,包括人间的十戒、小乘的十戒以及大乘的十戒;依此类推,二百五十三条比丘戒,三百六十多条比丘尼戒等等,都可以分为三个条理——人间的戒律、小乘的戒律以及大乘的戒律。

  能否属于别摆脱戒,就要按照受戒人的动机来判定。假如一小我受持五戒的动机,是为了今生的健康、长寿,为了来世可以转生为天人,大概具着名利、职位、财富、健康等等的人,就只能称为人间五戒,人间五戒与外道的戒律是没有区此外。

  包括现有的和释迦牟尼佛住世时古印度的很多宗教在内的外道,都制定了本宗教独有的戒律,其中有些外道的戒律比释教的戒律还要严酷。比如说,释教以为:在走路的时辰无意间踩死蚂蚁,大概在烧火以及点灯的时辰,无意中烧死了飞蛾、小虫,由于当事人不是故意而为,即没有杀生的动机,所以就既没有犯戒,也没有罪恶。但有些外道却以为,以上行为也有杀生的罪业;别的,有些外道以为:即使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假如没有人将水井、河流等处的水赐与自己,自己却私行饮用,就犯失了不予取戒(盗戒)。虽然外道的戒律比力松散,但这些戒律却只能称之为戒律,而不能称之为别摆脱戒。

  为什么这些与外道不异的五戒不属于别摆脱戒呢?由于,在不具有出离心的条件下,一切的戒、定、慧,都只能属于人间的戒、定、慧,其果报充其量就是在今后流转六道循环的时辰,可以享有好的恶报,除此之外,绝不会让我们超越循环而获得永久的摆脱。比如说,假如断除了杀盗淫妄酒,最多只能姑且性地让我们离开恶趣,投生善趣,却不能完全离开六道循环,所以不能称之为别摆脱戒。

  而在具有出离心的条件下,所受持的戒体,就属于别摆脱戒。守持别摆脱戒,便可以令我们获得永久的摆脱。

  别摆脱戒可分为大乘的别摆脱戒与小乘的别摆脱戒。假如要使所受的戒体成为小乘的别摆脱戒,就必须具有出离心。出离心是小乘别摆脱戒的最少要求,假如具有了出离心,则所受的戒体最少可以算得上是小乘的别摆脱戒。

  是以,如同受持菩萨戒之前,需要有不造作的世俗菩提心,只要在世俗菩提心的根本上,才能获得实在的菩萨戒一样,我们在受五戒之前,最好也要培育起出离心,在具有出离心的条件下,哪怕受持一条戒,也属于别摆脱戒,否则,就只能成为一种形式,而不能获得别摆脱戒的戒体。至于出离心的内在,我们之前已经讲过屡次。修持出离心的方式,就是四个外加行的修法。

  总而言之,不管所受持的戒条再多、再严酷,假如不具有出离心,则所受持的戒体都不是释教所独有的,所以不能称之为别摆脱戒,而只能称为人间的戒律。

  请大师回头返观一下,自己在受持居士戒的时辰,究竟抱着什么样的目标。假如发现自己那时并不具有出离心,则从受戒之日起直至明天,我们心中一切的戒体,就并不是释教所说的戒定慧三者之一的戒,而只能算是一种与外道不异的人间之戒。

  怎样才能使其变成别摆脱戒呢?能否需要重新受戒呢?不需要。要改变今朝的现状,使之前的一切戒体变成别摆脱戒,只需从现在起头培育出离心。在生起出离心确当下,我们之前所受的戒体立即便可以成为别摆脱戒。

  由于,所谓的戒律、聪明、禅定,都是指某民气中的好事,这些工具是相互影响、相辅相成的。在生起出离心今后,出离心就会对原本的戒体起感化,既不需要舍弃之前的戒体,也不需要重新受戒,本身一切的戒体自但是然地便可以成为别摆脱戒。

  假如我们还能更上一层楼,在生起出离心的条件下,进一步扶植起无伪的菩提心,则之前所受的戒体便可以成为大乘菩萨的别摆脱戒。

  之前我们也讲过,假如没有这两个关要,包括大美满都有能够酿成人间法。既然连无与伦比的大美满都可以成为人间法,位居其下的其他法又怎样能够不成为人间法呢?因而可知,出离心、菩提心是通往摆脱不成或缺的殊途同归,我们必须想方想法培育起出离心与菩提心。

  在此之前,也许大大都居士并不清楚若何才能受持一个完整的别摆脱戒,明天领会今后,也许很多人城市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受,由于之前自以为是的戒律、积德、修心等等,都发生了决议性的变化,很多工作都需要重新起头。但这也没关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要我们能捉住当下的机会,就还来得及。

  戒律是为了标准平常行为而制定的条目。因标准水平的分歧,而分为在家戒、落发戒等各类条理的戒律。作为释教徒,假如差池自己的行为加以标准,而毫无忌惮地杀、盗、淫、妄,则所谓的学佛就不会有什么结果。佛陀也讲过,只要先将一块布洗净,才能为这块布染上色彩。假如布上尽是污垢,就不成能染上纯粹的色彩。一样,假如要学佛,就要先将行为标准今后,才能在此根本上修行。

  作为居士,最关键的是要受持杀盗淫妄的戒条,但由于在饮酒以后,人就会因迷乱而没法便宜,在精神失控以后,杀盗淫妄的行为也就会随之而陆连续续发生,所以,为了庇护前四种戒体,佛陀就制定了酒戒。

  关于饮酒的规定,小乘释教内部也有两种概念。一种概念以为:凡是饮酒,都属于罪业;另一种概念却以为:对于没有受持酒戒的人而言,由于酒也是一种饮料,在不喝醉的条件下,适当的饮酒也不算是罪业。

  可是,从戒律的角度而言,大大都人的态度还是站在饮酒就是罪业的一方。临时非论饮酒能否有罪,只要佛陀在戒律傍边明令规定不得饮酒,我们就该当严酷遵照履行。

  虽说随着时代的更替、思惟的变迁,传统的风俗、旧有的看法、往昔的行为就会因跟不上潮水而成为曩昔式,新时代的人是不会再对其感爱好的,但佛陀对门生们的这个五戒要求,是在任何时代、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因过期而被淘汰的。

  有些宗教也规定了一些教条,但只要虔敬信仰这些宗教的人材会去遵照这些教条,其他人就纷歧定会接管。比如说,基督教以为,天主在六天中缔造出了天下,第七天是休息的日子,所以,众人在每周第七天的日曜日也该当休息。倘使有人在第七天不休息,就会有罪恶。

  有些基督教徒曾在英国与别国兵戈失利的时辰写信训斥英国政府,以为致使战争失利的缘由,就是英国政府在星期天没有休息而酿成的。不知这些说法能否有确切的证据,假如没有就很难压服他人。虽然大家都喜好休息,但这类类似规定星期天必须休息的各种来由,就有能够随着光阴的流逝而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破坏。

  可是,不管人类社会若何成长进步,即使在一万年,甚至几十万年今后,任何人也不成能打破伦理道德看法,而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去杀盗淫妄。只要大家间需要战争与幸运,就需要有断除杀盗淫妄的要求。假如差池杀盗淫妄的行为加以约束,全部社会就会乱套,在动乱不安的生活情况中,又怎样能够有什么幸运、战争可言呢?是以,佛陀所制定的杀盗淫妄戒,是永久合适历史潮水的。

  关于守持五戒的好事, 在经书中的教证可谓卷帙众多,此处没法逐一罗列,归纳而言,则可分为现世的好事与来世的好事。

  现世的好事为:假如现世傍边没有戒律,就不会有禅定;假如没有禅定,就不会有聪明;假如没有聪明,就没法断除懊恼、获得摆脱。

  来世的好事为:《等持王经》云:“经恒沙数劫,无量诸佛前,供养诸幢幡,灯幔饮食等。若于正法坏,释教将灭时,昼夜持一戒,其福胜于彼。”也就是说,在满坑满谷的大劫中,天天以布满三千大千天下的胜幢、饮食、黄金、白银等宝贝供养诸佛菩萨,其好事也不能与在未法时代一昼夜中受持一条戒的好事相比。

  佛经中还说过,某人在佛陀住世时,落发受比丘戒长达五百年,并始终连结戒体的一尘不染。可是,倘使有人在人类懊恼极为粗大的末法期间,在二十四小时内仅仅守持一条戒的好事,也远远胜过前者。这里所说的戒,并不但仅指落发人的戒,包括在家人的戒也是一样的。

  我们可以推算,清净地持守五百年的比丘戒是何等地可贵。“人活七十古来稀”,以现在人的寿命来权衡,可以活到七十岁的几率并不是很高。而戒律规定,在二十岁之前是不能受比丘戒的,假如每世在年满二十岁时受比丘戒,然后持守净戒五十年,直至行迁就木的七十岁,也最少需要十世。可以在冗长的十世中都将平生中的最好时光用来守持比丘戒,其好事该当是不成思议的,但与末法时代持戒好事相比,就显得瞠乎其后了。固然,假如能在具有菩提心的根本上持戒,其好事就更是不成估量。

  关于持戒的好事,在《赞戒论》等论典中讲得非常具体,倘使有爱好,大师可以参阅有关论著。

  受持居士五戒机遇并非俯拾皆是,倘使有这样的机遇,大师还是该当顾惜。现在普遍存在着自称已经皈依,却没有受持皈依戒;自称是居士,却没有受持居士戒的现象,这是很惋惜的。假如没有受持任何戒律,就算不上是释教徒。

  由于,所谓的四众门生,包括比丘、比丘尼、居士(优婆塞)和居士尼(优婆夷)。只要在皈依的根本上,受持响应的戒律,才能成为这四种人。假如不具有任何一条戒体,就不能自称为释教徒。所以,受戒是非常重要的,大师一定要加以重视。

  若何受戒呢?沙弥戒与比丘戒是没法对其中的戒条停止挑选的,除非不受戒,否则就必须受持全戒。也就是说,假如要受比丘戒,就必须受持一切的二百五十三条戒,其他的比丘尼戒、沙弥戒与沙弥尼戒也是一样。

  但居士戒却并非如此,它与菩萨戒一样,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情况停止挑选。是以,在受居士戒之前,便可以先对各个戒条的要求具体地领会一番,然后按照自己的情况停止挑选,能受持几条就受持几条。

  但在这一点上,也有分歧教派的概念,这里所说的分歧教派,并不是指藏传释教内部的分歧教派,而是指一切有部与经部的概念。

  一切有部以为:受戒的时辰,必须将五条戒全数受完,否则就只能成为普通的积德,而不能成其为戒体。但在持戒的时辰,便可以停止挑选,能持几条戒就持几条戒。

  但经部却对此概念不以为然,他们以为:假如受戒的时辰已经将五条戒全数受完,而在持戒的时辰却并没有全数守持,就该当属于犯戒。

  一切的大乘宗派都不认可一切有部的概念,而以为经部的概念是有事理的,所以,我们也该当依照经部的规定去作。也就是说,在受居士戒之前,就该当按照自己的情况停止决定,能守持几多条就受持几多条。

  但有一点需要留意的是,酒戒是别无挑选的。假如不受持酒戒,其他的戒就不能成为完整的戒。戒除杀盗淫妄,都必须建立在戒酒的根本之上,假如不能戒除饮酒,其他的恶业都有能够是以而激发,所以不能成为完整的戒体。

  可是,也有一种人嗜酒如命,即使遭受命难,也没法做到不饮酒,那末这类人也可以受持其他杀盗淫妄戒中的部分大概全数戒条,但却不能称之为戒律。不外,立誓断除这些恶业仍然具有很大好事,所以,即使在称号上有所区分,在别无挑选的情况下,我们还是该当极力受持其他的戒。

  酒戒之外的其他四条戒虽然似乎没有挑选的前后规定,想受持其中的任何几条戒都可以,但最好能受持不杀生的戒律。首先由于杀生的恶业最为严重;其次,作为一个释教徒,我们也不应当残暴无情地杀戮生命;别的,在经书傍边也说过,不杀生戒是一切戒律中最重要的一条戒。

  受持一条戒的居士称为一戒居士;受持两条戒的居士称为二戒居士;受持三条戒的居士称为多戒居士;受持四条戒的居士,称号上也称为多戒居士;受持五条戒的居士,就是美满居士。受持的戒条越多,资粮堆集得越快,断除罪业的气力也越强。比如说,虽然受持三条戒与受持四条戒都称为多戒居士,但现实的意义却有着天地之别。是以,受戒必定是多多益善,我们该当尽能够地多受一些戒条。

  受持戒体的法式是:首先,在正式受戒之前,该当发菩提心,最少也必必要有出离心;其次,在受戒的同时,也必须受皈依戒,由于一切的戒律,都必须建立在皈依戒的根本上;第三个法式,才是正式受戒。

  有人也许会思疑:在我们念诵了三遍仪轨以后,善常识就会告诉我们已经得戒,但我们所获得的戒体究竟是什么?在那里呢?

  一切有部以为:我们所受的戒体,是一种称为“无表色”的物资,这类物资,就像防大水的堤坝一样。这类说法是不正确的,实在的戒体,就是立誓从现在起直至分开人世为止(尽形寿),绝不违反自己所受戒条的决心。但仅唯一决心,还不能成其为戒体,只要在自己有了决心,并加入了受戒仪式以后,才能具有戒体。

  倘使有朝一日自己舍弃了当初的决心,并作出犯戒的行为,原本的戒体就不复存在了。因而可知,能否具有戒体并不奥秘,只需抚躬返视,观察一下自己的相续便心知肚明。

二、居士五戒的具体规定

  (一)不饮酒

  什么叫做不饮酒呢?关于酒的概念,在经书中讲过很多,包括谷酒、酒粉、能醉、放逸之物等等。这些都是释迦佛在世的时辰,也即两千多年前,众人所享用的酒类。其中的谷酒,也就是至今尚存的、用食粮酿制的酒类;所谓“酒粉”,是指带有酒精成份的粉末,用其泡水即可成为酒;所谓“能醉”,是指该酒必须具有使人喝醉的才能,假如不管怎样喝,也不会喝醉,就算不上是酒;所谓“放逸之物”,也就是指能醉,由于在醉了今后,就会放逸、怠惰、不精进、损失意志,所以称为放逸之物。不管若何,只要有酒味,能使人喝醉,则非论是红色、红色、还是其他色彩,都称为酒。

  饮酒的概念,就是要一口口地咽下去。经书规定,只要吞下了跨越一滴的酒,就算犯戒。假如是外用,虽然经过毛孔也可以让酒类进入身材,但却不属于饮酒。甚至在口腔需要消毒时,用酒类漱口,然后吐出的行为,也不算犯酒戒。

  有些食品以及药物里面也含有酒的成份,假如在食用大概服用的时辰,发现有酒的味道,就该当用其他的食品和药物取代。假如在这些食品以及药物中,酒的味道并不明显,则即使食用大概服用也不算是违犯酒戒。

  别的,假如将一千克的酒熬到只剩下半千克,在原本的酒味以及醉人的才能已经完全消失今后,用来泡药服用以治疗疾病,就不算是犯戒。

  别的一种情况我们之前也讲过,就是在灌顶大概会供的时辰,也不能间接饮酒。在密宗会供的时辰,食品通常为用右手来接,而液体状态的饮料通常为用左手来接。在接管酒类的时辰,只需用左手的知名指沾在酒里,然后涂在嘴唇上,就既暗示已经接管誓词物,同时也没有违犯酒戒。

  今朝在包括藏地在内的某些地方,偶然会出现一些不容轻忽的现象,在座的人傍边能够也已经碰到过。有些所谓的成就者,将“加持卷烟”、“加持酒”等所谓的“甘露”,散发给自觉蒙昧、不明真相的居士,并告诉对方只要抽这些烟,喝这些酒,就“可以治病”甚至“买通中脉”。居士傍边有一些人也掩耳盗铃地帮助这些人停止煽惑、宣传,很多没有听过正规佛法,没有受过系统教育的居士一听到这些宣传,就难辨是非、信以为真。也许在喝了这些酒、抽了这些烟以后,临时可以削减一些病痛,但究竟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一些魔障与人间的小鬼神也有这样的雕虫小技。但这类以谣传讹,公然违反佛陀教言的行为,是会令很多人对释教发生误解并继而事与愿违的。

  我们不能否认有些成就者可以将烟酒变成甘露的说法,我们也不去批评谁有成就,谁没有成就,谁有才能将酒酿成甘露等等,虽然这些情况也不能解除,也是有能够的,可是,在释教群体里,没有比释迦牟尼佛更具威望的人物,佛陀在很早之前就规定,只要佛才有制定与点窜戒律的资历,除了佛陀之外,包括僧众都没有资历点窜戒律。是以,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必须以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为原则,全盘地依照佛陀的要求去做,任何人都不得违越。

  在末法时代,即使是释教徒,也很难严酷遵照教规,而有能够会出毛病,并作出杀生、偷盗等等的罪行,这是无可非议的,但这不是释教的错误,而是小我的题目。假如自己做不到,就要有自知之明,就要勇于认可自己的毛病,并引咎自责:由于我有贪嗔痴的懊恼,所以达不到佛陀的要求,这是何等地使人忸捏啊!而不能颠却是非、混淆黑白,将自己违反教规的行为,堂而皇之地说成是藏传释教的特点,让他人发生这是正统佛法,是佛陀要求的错觉,并使他人是以而对佛法生起邪见。

  现在就有这些题目,人们常常在还没有搞清工作的后果结果之际,便将释教圈内个他人的行为与释教混为一谈。假如某位藏传释教的教徒行为好,就说藏传释教好;假如某位藏传释教的教徒行为不安妥,就说藏传释教欠好。现实上,小我的行为与全部团体是毫无关系的,谁的行为出了题目,就是谁的题目,这既不是藏传释教的题目,也不是禅宗、净土宗等任何一个宗派的题目。

  众所周知,人间团体的某小我犯了毛病,其他人也只能指责这小我是莠民,大概要求团体内部给这人予以处罚,但谁也不能将某个具体的人所犯的毛病强加给全部团体。

  释教团体也是一样,肯定能否为释教的题目,就需要去翻阅释教的典范,假如佛经中有让人去做好事的说法,就是释教的题目,而不是小我的题目,倘使有人依照佛陀的指令去作了错事,就该当归罪于释教。可是,倘使有人胆敢超越戒规界限,违反佛陀身教,那就是他小我的题目,大师该当将这两点分别清楚。假如能将此两者分得泾渭清楚,就不成能对全部释教发生误解。

  一样,在看待现在经常出现的打着藏传释教灯号,大概冒充活佛之名停止骗钱、诈财等题目方面也是这样,假如在藏传释教的典范中有这样的规定,就是莲花生大师等先辈上师的毛病;假如他们不单没有这样要求,而且频频夸大要严酷遵守佛陀教言,不能作出有辱佛法的工作,我们又怎能将罪恶推给藏传释教呢?

  只要佛陀在行将示现圆寂之际,已经制定的一个言简意赅的简单戒规,其中对戒律的界限留了稍许的余地:就是在不违反原则的根本上,答应戒律随着时代的变迁、地区的分歧而因地制宜。在今后因各地的风尚习惯而没法完全依照戒规履行的时辰,也可以在不违反大原则的条件下适当地入乡顺俗。除此之外,谁也没有权利对戒律停止根赋性的变动。

  但其他宗教却并非如此。在现代的西方,由于教皇与国王之间常常是关系相连的,为了政治布景的需要,为了加大统治的力度,就停止过宗教鼎新,也使宗教的内在发生了改变。比如说,在早期的《圣经》旧约中,是有宿世今生提法的,但教皇与罗马帝王出于某种目标,就取消了这一说法,在后来的《新约》中,就不再认可宿世今生的存在。

  言归正传,虽然我们在先容酒戒的时辰罗列了这些题目,但不但仅是酒戒,包括一切的戒条,我们都该当依照佛陀的规定,如理如法地停止取舍。

  已经有人询问我,为了工作、为了应酬等等,能否可以饮酒,在此明白地告诉大师,不管为了什么,都不能破例。凡是喝了酒,就必定犯酒戒,这没有盘旋、商量的余地。

  (二)不杀生

  居士五戒中的不杀生,与十不善中的不杀生是不不异的。十不善中的不杀生,是指不杀戮一切的生命,而居士五戒中的不杀生,是指不杀戮特定的生命,也就是指人类。

  也许有人会提出疑问:既然戒律只要求不杀人,能否就暗示答应杀戮其他生命呢?决不成能!

  十不善是不需要由谁来制定的,本体、自体的不善(自性罪),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任何情况下,都不成能对包括佛陀在内的任何人有所开许的。一旦有人违反,而去杀戮了其他生命,就必定会承受堕入天堂的果报。但不杀生戒的对境,就只是特指人。在守戒的时辰,就必须遵照不杀人的戒条。虽然杀戮其他生命从底子上来说不会违犯居士戒,但也会违犯居士戒的支分大概类似的戒条。

  偶然放生的时辰也可以看到,在放生念经之际,有的居士一旦被蚊虫叮咬,就会在不经意间,随手“啪”的一下就竣事了蚊虫的生命。虽然这纷歧定是故意杀生,但由于有了很长时候的串习,所以一不留意,就会有这类行动。在此再一次重申,不管对境是动物还是人,杀生的罪业都是非常严重的,我们不应当由于戒律没有规定,就随意地去杀戮其他生命。

  之前也讲过,违犯每一种戒条,都需要具有四个条件:第一个为对境;第二个为思惟大概精神;第三个为行为大概行动;第四个为究竟大概成果。这四个条件是肯定能否犯戒的分水岭,假如一切条件都完全具有,就会完全犯戒。下面逐一就不杀生戒的具体界限停止报告:

  1、对境

  杀生的对境,就是指人。人可以分为两种:第一为成人,这里所说的成人,是指已经诞生的人,包括从呱呱坠地到放手归西之间的一切人;第二种为胎儿,就是指尚未诞生的人。

  从戒律对生命的界说来说,并没有住胎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的别离,在精卵和合的那一霎时,就是生命的起头。从该瞬间直至新生儿出世,这一阶段的生命就叫做胎儿。是以,作为不想生育的佳耦,就必须采纳有用的避孕办法,并力图做到满有把握。由于,假仍旧意堕胎,就属于犯戒。

  2、思惟

  思惟分看法和动机两方面:

  所谓看法,是指认定对境。假如看法已经庞杂,则不犯底子戒。比如说,假如想杀死张三,而现实上却杀死了李四,即使具有了其他的一切条件,就究竟而言,是实实在在地杀了一小我,但也不算犯底子戒。由于当事人的看法已经发生了庞杂,并没有超越这条界限,所以不算完全的犯戒;

  所谓动机,是指要有杀人的动机。假如没有杀人的动机,只是想恐吓对方一下,但对方却由于惊吓过度而灭亡;大概只是想打对方一顿,却不谨慎失手将对方打死。这类意外的过失杀人,也不算完全的犯戒,在反悔以后便可以规复。

  假如是现役甲士,在因战争爆发而必须上火线兵戈的情况下,只要事前发愿:不管碰到什么危险,自己也决不杀戮对方,则即使因枪炮走火而杀了人,也不会犯底子戒。

  3、行动

  小乘的别摆脱戒很是重视外在的行为,犯杀生戒的判定标准之一,就是必须具有为了杀死对方而枪击、殴打、令对方服药大概其他致使对方灭亡的行为。假如只是在心里计划、谋算,却没有付诸行动,就不会犯戒。菩萨戒与密乘戒在这一点上的要求常常要严酷很多,在仅仅具故意里筹算、动机的情况下,也经常会犯戒。

  4、成果

  对境灭亡也是区分能否犯戒的标准之一。

  在肯定对境是人,没有认错工具,具有杀人动机以及开枪等等的杀人行为,却没有终极将对方杀死,而只是使对方受了伤的情况下,就不算是犯底子戒。

  只要同时具有了以上四个条件,才是彻完全底地犯戒。在了知了这些纤细界限以后,就既可以善加取舍、尽早防备,也可以在作出某些行为以后,按照以上标准来判定自己能否完全犯戒,以便有针对性地采纳解救办法。

  (三)偷盗

  1、对境

  偷盗的对境有三个条件:

  首先,必须是包括食品在内的一切财富。有人以为食品与饮料不包括在内,但这类说法是没有按照的。有人对此辩驳道:假如食品不是偷盗的对境,那末在某个国家大概地域遭受饥荒的时辰,能否便可以随意地去偷盗急需的食品呢?这类说法既没有教证的根据,从逻辑上来说也站不住脚。是以,凡是财富,都是犯戒的对境;

  第二,就是所盗财富必须属于没有产权胶葛的正当仆人,财富仆人与当事人在所盗财富的权益上也没有任何经济上的纠葛。

  假如失主以为所丧失的财富不成能再找回,便放弃了寻觅的动机,而从心里舍弃了该丧失物,在这类情况下,即使他人在以后盗取了该物,但由于当事人所盗取的是无主物的原因,所以不算是犯戒。

  经书中也讲过,在释迦佛住世时的古印度,有的人是以浆洗衣服为生的,假如风将洗衣人晒在里面的衣服吹走了,洗衣人也发生了“这些衣服已经不成能失而复得,我只要自己补偿衣服”的动机,倘使有人在此以后去偷这些衣服,就不算是犯戒。

  但这只是戒律上的一种界定而已,在窃取财物的时辰,除了有神通的人之外,又有谁能晓得什么工具是仆人已经放弃了的呢?所以,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地去钻戒律的空子。

  可是,荒凉无人之地的森林、矿产,却并不是无主物,而是属于国家的财富。是以,我们就不能疏忽法令而随意地去山上砍柴、砍木,大概擅自开采矿藏;

  第三,就是所偷盗的财物必须具有一定的代价。这类代价,是用纯银的代价来权衡的。以今朝的纯银代价来计较,就是群众币两元钱左右。假如代价到达了两元,则具有了对境的条件之一。

  偷税漏税也算是偷盗,固然,这里所指的偷税漏税,是指故意偷缴、漏缴代价充足的正当税金,假如是某些机关巧扬项目标不法分摊等等,则不属于此范围。

  别的,在乘坐飞机、火车等的时辰,假如在运输单元没有赞成的条件下,故意不补超重行李费,大概船票、车资等等,都算是犯戒。

  在作买卖时,也只能正大光亮地赚取公道正当的利润。倘使有欺骗的成份,比如说,明显进货本钱为五元,却向卖主说是十元,则其中五元的差价就不是正当的利润,而是骗来的。假如所骗金额跨越了规定代价,也算是犯戒。

  2、思惟

  首先是看法不能庞杂。假如预备偷盗的物品与现实偷到的物品纷歧致,也不会犯底子戒。虽然不会犯底子戒,却不能以为没有过失,由于不管若何这也是偷盗的行为。

  偷盗动机是违犯盗戒最重要的条件,假如没有盗心,则不会犯戒。

  别的,假如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是为了供养三宝、帮助乞丐,大概是为了孝敬与自己没有经济关系的怙恃,也不会犯底子戒。

  3、行动

  巧取豪夺、明抢暗偷,以及操纵各类百般的手段不法地欺骗他人财物,都属于偷盗的行为。

  别的,在借回他人财物以后,操纵债主已经忘记的机会,而故意不归还,有人以为这样就没有行动,所以不算是犯戒。实在,虽然没有概况的行动,但该做的不做也算是一种行动,所以也会犯戒。

  还有,在借回他人财物今后,假仍旧意拖欠,而不按时归还,在拖欠时代致使该物因损坏而代价下降,则也有能够犯戒,由于经过这类行为,而有能够会使仆人损失跨越两元以上代价的财富。

  4、成果

  虽然戒律中有很多纤细的分别方式,但最底子的界限,就是有否具有所偷盗的物品已经完全地属于自己的想法。

  在已经据为己有的动机尚未发生之前,还不算是完全犯戒。假如在此时代被人发现,则由于尚未违越这一界限的原因,所以没有犯底子戒。

  是以,除了经济条件比力好、信心很大、在因果取舍方面很是谨慎的人之外,我们一般会倡议年轻人在受盗戒之前要稳重斟酌。实在,这只是由于盗戒的规定比力纤细而已,假如在了知纤细界限以后,守持盗戒也不是很难,希望大师也不要功成身退。

  (四)妄语

  1、对境

  所谓妄语是指:第一,说妄语的对方必须是会措辞、能懂事的人;第二,所说的妄语是指特定的妄语,而不是指一切的妄语。

  所谓特定的妄语,就是谎称自己具有在欲界之内,也就是我们所生活的地球之内的普通人所不成能具有的,类似于自己可以看到天堂、天堂、宿世、未来等等的功用,以及神通之类的超凡好事。一般平常生活中的妄语,不在犯戒界限之内,是以,妄语戒是比力轻易守持的。固然,假如将平常生活中的妄语也归入持戒的范围,妄语戒就很难守持了。

  2、思惟

  看法不庞杂:是与其他戒条的规定一样,比如说,假如想说自己可以看到未来,却说成了可以看到宿世,心中所想与口中所说纷歧致,就不算是犯底子戒。

  动机:要有故意骗人的动机,犯戒必须是故意而为,假如是有口无意,而不是成心去说,就不算是犯戒。

  3、行为

  必必要用自己的声音去说。经过电话来传递信息,也属于犯戒的行为之一。

  4、成果

  必须对方能闻声并晓得其内在寄义。除此之外,经过一些手势或笔墨来表示、展现自己,则不属于犯戒。

  具体的细节不需要一个一个仔细地讲,你们只需依此类推即可。

  (五)邪淫

  一般说来,邪淫包括非行境、非处、非境、非时、非量以及不法的行淫等等。

  所谓的非行境是指:与受种族、仆人、国王庇护的工具以及不法的对境,包括他人的性朋友、自己的怙恃、兄弟姊妹、七代之内的支属、僧尼、他人已经付出了钱财的人以及未成年的少男少女作不净行;

  所谓的非处是指:在除了密处之外的口腔、肛门等非行淫处作不净行;

  所谓的非境是指:在怙恃、教员、上师以及僧众等四周,三宝所依存在的佛塔、佛像、经书前(包括在佩戴系摆脱、佛像、加持品等的情况下),于对方有害的地方(如凹凸不服的空中等等)、有光芒的地方以及人群聚集的地方作不净行;

  所谓的非时是指:在白天、受持斋戒日、哺乳期、妊娠期、月经时代、生患不能作不净行的疾病时代、产妇尚未完全康复时代以及悲伤忧愁之时作不净行;

  所谓的非量是指:在一夜之内作跨越五次以上的不净行;

  所谓的不法是指:经过殴打等逼迫手段所作的不净行。

  只要合适以上六种情形中的任何一种,而且具有对境、思惟、行为以及成果四个条件,就会犯邪淫戒。别的,手淫以及同性之间的非梵行,也属于邪淫的范围。

  固然,这里所说的邪淫,是针对在家人而言的,假如是落发人,则其内在又有所分歧,由于落发人必须从底子上断除不净行。

  在现代社会,由于众人看法的慢慢开放,在邪淫方面的题目也越来越严重,从官场要人到平民百姓,从富翁富贾到电影明星,各个阶级的人都卷入了性丑闻的风浪,无以数计的家庭都遭到了婚外恋的繁重冲击,即使处于热恋期的情侣,也是相互猜疑、同床异梦……

  虽然在佛陀住世之时,并没有如此疯狂的、触及家庭伦理道德方面的社会题目,但佛陀却以其真知灼见预知到了这一点,并为在家释教徒制定了这一戒规。这一戒规的制定,使很多重视因果、渴求摆脱的释教徒避免了是以而酿成的家庭破裂、妻离子散。

  是以,作为释教徒,为了避免家庭题目标出现,为了建立释教徒的杰出形象,为了减缓日益突出的社会冲突,为了自他的临时安乐与究竟摆脱,最好能克服一切困难而受持此戒。

三、结语

  杀盗淫妄四条底子戒,加上庇护、护持四条底子戒的酒戒,就是所谓的居士五戒。作为一个释教徒,假如能严酷遵照这五条戒,就是一个比力好的持戒人。假如能在此根本上进一步修行,就算得上是一个标准的修行人。

  现在有些居士经常被能否落发的题目所困扰,实在,虽然落发比在家具有不成相比的好事,从各方面来说都比力好,但落发究竟是一个牵扯面很多、需要支出极大勇气的久远筹算,要付诸实施也有一定难度。假如临时由于各种缘由此不能落发,就只管在适才所说的四条大概五条底子戒的根本上,发菩提心,并锲而不舍地精进修行,力图使自己成为一位彻完全底的修行人,这在末法期间也是非常难能宝贵的。

  在古往今来的在家人,出格是藏地的在家人中,也出现过很多超群绝伦的成就者。我们也亲目睹过一些并不具有超凡聪明,在平常也没有守持很多戒律、修持太多禅定,只是由于值遇了一位巨大的上师,适当地修持了无尚大美满的人,在临终之时,却出人料想地显现出有殊凡人的非凡表示。这类情形,就像释迦佛在世时,天天会有不胜列举的人获得分歧条理的成就一样。在现在的藏地,修行人获得成就的标志、现象也触目皆是,大师已经习以为常、不以为异了。这就是藏密,出格是大美满的好事。

  关于五条戒的概念,已经简单地为大师作了先容。现在请列位检讨一下,首先,自己所受的戒体到底属于哪一个条理,能否需要重新发心;其次,从受戒到现在,自己能否作过犯戒的行为,假如犯过戒,则即使依照小乘自己的概念,也可以重新受持,而且没有受戒次数的限制。在发现自己犯戒今后,就立即反悔,反悔以后,再重新受戒。

  固然,还有一些纤细的界定能否犯戒的方式没有作先容,我们也不必领会太多。也许有些人在领会到一些细枝小节以后,便以为戒律有隙可乘,从而作出损人利己却又不犯底子戒的罪行来。如果这样,我们明天的开示,也就在无意间起了助纣为虐之效。

  在此必须提醒诸位,我们此地方说的,只是不犯底子戒的标准,但因果却是丝绝不爽的,假如以无私心而作出任何罪行,都势必会遭到业力的制裁。作为一位释教徒,我们应当时辰检核自己的行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使自己的一言一行慢慢趋于完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