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净慧长老修行证道,弘法济世的一生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2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净慧长老修行证道,弘法济世的平生

  静慧法师(1916-2001),现代高僧盛德。单字宽,俗名楼明达,小名根发,浙江象山石浦镇人。从1932年在天台山国清寺受具足戒起,今后在寺内共修持70年,任维那。

  法师诞生于一个虔信释教的家庭。母亲怀他的时辰,就不吃荤腥,是“胎里素”。法师小时辰就深具慧根,自幼随母茹素烧香礼佛,敬信三宝,怀出世之志。

  14岁那年,法师投苏州八塔寺,礼授松法师的徒弟黄岩多福寺从参法师座下披剃,法名“静慧”。旋至苏州报恩寺为茶役。1931年,又返石浦西龙庵潜修。翌年2月,至天台山国清寺受具足戒,正式成为一位台宗僧人,那一年静慧16岁。那时,台宗名宿静权大法师正在国清寺建立天台山佛学研讨社,静慧得以亲近静权大法师,受其亲炙,研习天台教观,并随侍辅佐静公建立天台宗佛学研讨社,使之解行精进。1941年慧莲僧人请为国清寺副讲。时代习天台教观及《妙法莲华经》、《楞严经》、《地藏经》、《阿弥陀经》等经。深得“教宗天台,行归净土”之旨,乃深信净土、专念弥陀。

  1957年赴北京中国佛学院(首届)进修,系统进修天台教观和释教常识。三年学成归寺,1959年返国清寺至1968年时代,历任副讲、主讲、修持股长等职,被澹云僧人请为首座,为主讲法师。1984年,为培育僧才,国清寺规复天台佛学研讨社,师以古稀之年任主讲。法师几近天天对峙在妙法堂讲经,并于每年七月的佛欢乐日,宣讲《盂兰盆经》。

  静慧法师以《妙法莲华经》中的常不轻菩萨为楷模,视一切众生为佛,出格重视本身的修持理论。在北京中国佛学院进修时,课余时候,他巧把尘劳作佛事,自愿发心,天天扫除学院茅厕。在国清寺教育僧才时,他身教重于身教,经常教导学僧要先学会做人。”

  静慧老法师年轻时即讷于言、慎于事,中年今后,更是虔还礼诵、阐讲《妙法莲华经》、《楞严经》、《地藏经》、《阿弥陀经》等秘诀典籍。教依天台,行归净土,对峙弘宗演教、台净双修。他解行并进,生活清贫,戒行松散,广行布施不管贫贱,平常以节衣缩食所得经常普济有情。他爱国爱教,造就僧才,上弘下化,助印释教典籍,以启群萌,觉悟众生。他深得止观之幽玄,韬光养晦而潜修,晨昏苦切,无有懒惰。70余年常在定中,为众所钦仰,是台宗耆宿,秘诀长老!

  静慧法师在少年期间,就爱好梵呗唱念,除了学会五堂作业之外,出格精通《水陆仪规》。天台山释教可唱诵的经文约95篇,其中赞偈类22篇、朝暮课诵39篇、忏类9篇、瑜伽焰口9篇、水陆法会16篇(含乐器曲牌)。但由于缺少笔墨材料,在民国之前,天台山释教音乐无明白传承谱系。1932年(民国21年),静慧法师按照寺内高僧和各寺盛德的口授内容,重新汇集整理多种忏法,终究使唱诵又有新的传承法系,延续至今。

  静慧法师在水陆、焰口和经忏唱诵中,经过几十年的磨励,构成了自己的气概。听到过静慧法师唱诵的人,都无不被他那非常清越纯真的“孺子音”所感动,在他的唱腔中没有一丝杂音,布满了清净和慈善,超凡脱俗,有如天籁。这是一种实在的出世梵音,会使人不由自立地流下反悔的眼泪。

  静慧法师以提携后学、培育弘法人材为已任,对峙不懈讲经说法,除了毫无保存地向年轻僧人教授开座讲经的仪式和说法的技能外,并缔造条件让学僧上坛讲经,自己旁听讲授。偶然自己抱病不能行走,就让侍者抬着到妙法堂听学僧讲经,然落后行分解和指导。有一次,由于寺里事务忙碌,只要一二个学僧来听讲,静慧法师仍然照旧开课,认真讲授。他说,只要有一个学僧来听课,我就要对峙上课,培育释教人材是老僧的义务。

  临终前,老法师仍记忆犹新弘法利生,在弥留之际,他还对身旁的人说:“我要去妙法堂讲经、我要去妙法堂讲经……”

  静慧法师身段瘦小,平静慈爱。由于持久缩衣节食,晨昏苦修,加上文革时代的摧残,落下了严重的胃病。1996年又失慎致跌,几近半身不遂。可是病魔丝绝不能摆荡他修学的道心,他将病痛作锤炼,心里安然受用,英勇精进,天天不但对峙讲经弘法,还对峙上殿审问,加入早晚作业,主持寺内法事。做作业时静慧法师是主法,在大殿上领众礼佛绕念。他披着法衣,微微躬着腰在前面一步一步地走,全部大殿显得庄重厉穆。后来年高体弱,行动未便之时,他还请侍者扶持着领众绕佛,实在走不动时,就倚着大殿的柱子稍息一会。国清寺方丈可明大僧人及全寺执事屡次劝他不必随众,而他仍然自始自终。

  还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法事,静慧法师一向对峙到生命的最初一刻,那就是“放蒙山”。 “放蒙山”即蒙山施食,经过诵蒙山施食文、持诵真言,运心作观,施食于鬼神、饿鬼等六道众生。他曾发愿:只要住世一天,就要主持放一堂蒙山与六道众生结缘。静慧法师天天早晨对峙在妙法堂放蒙山,领众唱诵经文。偶然辰,他为了培育后学,就罢休让门生领唱,自己在那边打坐了。放一堂蒙山需要两个小时,侍者们见他一向纹丝不动,以为他坐化了,很惊慌地上去一看,才发现老僧人是入定了。“叮”一声引磬,又回娑婆天下。

  静慧法师大慈大悲,他的同等理念和忍辱功夫一向为人称道。他视一切众生为佛,不管贫富贵贱,等量齐观,一样地礼敬和关切。在他晚年时,他的名誉日隆,前来皈依的四方门生数以万计。天天都有一批批接连不断的信众造访他,他有求必应,掉臂自己年龄已高,身材虚弱,都诲人不倦地逐一接待。不管你是达官朱紫还是平头百姓,不管你是带着礼物还是白手而来,他等量齐观,一样地劝你戒杀、念经、放生,多积德事。临别时,一样地要回赠你一袋佛书,让你学佛,一些糕点水果,让你在路途中果腹解渴。

  静慧法师对每小我都恭敬有礼,每经一事,必向生齿念“阿弥陀佛”,合掌请安。使人称奇的是,即使对自己身旁的徒弟,他都恭敬合掌,并以“法师”尊称。

  皈依门生数以万计,见有来访者,必劝以戒杀、念经、放生,多积德事。终生严以律己,生活清贫,凡有供养多用于弘化慈善之事。

  静慧系浙江省释教协会常务理事,台州市释教协会名誉会长。 2001年12月30日16时30分(阿弥陀佛圣诞前一天),法师于天台山国清寺宁静示寂,世寿八十六,法腊七十二。往生后坐在佛龛里,全部身材缩得很小,头泛着亮光,脸上一丝皱纹都没有,像活人一样。老法师肉身入塔,灵塔立于寺前山。

  在老法师的悲悼回向法会上,不计其数的四方信众和门生都赶赴台宗祖庭国清寺为老法师送行。国清寺方丈可明大僧人在悼辞中说:“明天,我们会聚一堂,深切悼念年高德劭的静慧老法师,怀想他平生为宏扬天台教观,对天台山释教及至中国释教天台宗所作的不朽业绩。”浙江省释教协会的一幅挽联高度概括了静慧老法师的平生进献:“利生为奇迹功归社会,弘法是家务望重宗门。”

  静慧法师教依天台,行归净土,对峙弘宗演教、台净双修。他的平生,就是修行证道,弘法济世的平生。他从16岁进国清寺受具足戒,至86岁舍报西归,这70年间除了赴北京中国佛学院进修3年外,几近是足不出山门,天天青灯黄卷,晨昏苦切,以证佛道。在中国释教界,国清寺静慧法师的德性是有口皆碑的。

传喜法师讲静慧老法师的修为:

  师父(悟道老僧人)后来才奥秘地跟我说,他之前曾和静慧老法师,在静权老法师那边做侍者,做了十几年。静慧老法师三十多岁就证得了“念经三昧”。证得念经三昧有什么瑞相吗?我们凡人早晨看不到工具,伸手不见五指。证得念经三昧,可以看到一片红光布满天下,全部宇宙是阿弥陀佛的光亮。阿弥陀佛在密宗里是红光,显宗修道证道的,也可以证到红光。

  静慧老法师跟我师父说:我想往生了,我想去仙人天下了。师父就跟他说:不成以走。你要留在这个天下,和众生结缘,带有缘众生一路往生。阿谁时辰静慧老法师只要30多岁,就证得了。为什么?他们在师父身旁兢兢业业,夜不倒单,日中一食。我们师父讨饭日中一食18年,诵《妙法莲华经》3000多部,其他典范还有很多。他们这些僧人,我看这个天下上,似乎都不晓得他们是宝贝。

  静慧老法师年数还没到70岁的时辰,有一次在国清寺走路,忽然有一小我,跑上来就打他一大嘴巴子,打完了指着老法师鼻子骂:“你这个落发人,为什么要带走我妻子?!”静慧老法师被人打了,很多人都围着看。老法师看着那小我笑笑,念了句阿弥陀佛,说:“你啊!有没有看错人啊”!偶然辰这是化现。欠亨过他来打,他人不晓得这个老法师功夫有多深。这小我一看,认错了,赶紧跪下来磕头反悔:对不起,对不起。这个工作传出来,大师晓得,这个老僧人功夫很是了得。这是我在师父身旁才能听到的故事。

  他早早就证得了念经三昧,他一向不出山门60多年。到60岁,才起头收皈依门生。成果收了好几十万,86岁的时辰,坐在那边宁静往生。不单密宗里面,修得人可以缩小,在显宗里我也看到了,这就是静慧老法师。他圆寂的时辰,身材缩得很小,头缩得很小,可是很是亮光,像活人一样,坐在龛里面。他老人家圆寂的时辰我也在。

  经过打仗这些,看到他们这些老法师,炉火纯青的道力,却没有人去欣赏,没有人晓得。佛法这么殊胜,我们人生就在生灭里面转,不生不灭的殊胜佛法不懂,惋惜啊!这时辰我真的想落发了。为什么?圣教虚弱,众生在苦海里,光光自己流泪还不可,还要让大师都流泪,那时我激烈地感遭到了这一点。

  按:所谓红光者即非红光是名红光,不必固执。

明海法师追思净慧长老:

  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师父(净慧老僧人)的情形:一位老僧人从书桌上抬起头,自在地转过身,慈善宁静,和善可亲。由因而冬季,他还戴着一顶毛线织的帽子。我猎奇地想:怎样僧人还戴帽子呢?我这样才一动念,师父就随手把帽子摘下来。我想:这老僧人一定有神通呢!

  后来师父澹然地告诉我:他没有神通。对他这话我总不信,便专心观察,神通虽然没有找到,却发现了很多语重心长的妙处。

  师父在北京的住处是一套三间相通的屋子,中心一间是佛堂兼客厅,边上一间是他的寝室兼书房,他平常每在这里工作,倘使有人造访,一转身又可以接待客人。

  师父的工作都要伏案去做:写文章、改文章、校订稿样、给信徒复书,他做起来都是敷衍了事,字迹从不草率,标点标记清清楚楚。有一次我帮手誊一份工具,他看了指出很多毛病:破折号应在两格中心三分之二的地方,句号、逗号在方格左下角……我听了忸捏万分,平常还一向以为自己在这方面过了关呢!

  我已经想:做很多工作都和修行勤奋无故障,做师父这份案头工作却欠好勤奋。你想:一边写文章,一边念经大概观心,那是不可的,文章一定写不出来。有一次我拿这样的题目问师父,他说:“看书就看书,写文章就写文章,专心致志,不起杂念,这就是修行。”

  这话很平平,我却做不到,难就难在“专心致志”上。我的习惯,常常写文章时惦念着打坐,打坐时又老想着文章该怎样写。总之是心里总有一些和身口不响应的纤细妄想活动,走路时不安心走路,吃饭时不安心吃饭,所谓“心猿意马”——心不在这里,在那里呢?自己都发觉不出。

  师父却总是那样专注,写文章是这样,吃饭是这样,扫地是这样。他在北京的生活是非常平常的:夙起坐禅、扫地、翻开水、到斋堂打饭、坐办公室、改稿、校稿。理论起来可以说是弘法式众生,师父做起来却是如此平实、宁静,当地风光、自自然然。他扫地时是那样自在不迫,心无旁骛,恍如天下上其他一切都不存在了。他要我们学会扫地,认认真真,敷衍了事,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无有中断,能做到这一点,就能成就大的道业,就能抖擞佛法的教运……

  固然,师父如果有条件一向专注于案头工作也好,究竟是他的工作经常被前来造访的信徒打断。有的是修行碰到题目要就教,也有的刚打仗释教,还有的是工作、生活不顺心,请师父解忧。来的人有门生、工人,有家庭妇女,偶然一家佳耦带着孩子一路来。

  这时辰,师父就得放动手头的工作,接待这些来访者。和他们讲佛法、聊家常、解答疑问,话语自在平实,却让人感受如沐春风。人们围着他,像冬季里围着一盆火,舍不得分开。

  等来访者一走,师父又回到书桌旁,拿起了笔。

  这样的情形见多了,我终究感遭到:师父如是的行持中大有“文章”在。首先我自己做不到。换了我,写文章到出色处,有人打断,心里会生懊恼;而说话竣事后,心又不轻易发出,一定还挂心着适才的说话。师父却两无故障,他放下案头的书、笔,接待来客,给人的印象他适才什么都没干,专门等你来造访呢,所 以才那样精神饱满,光彩照人;等人一走,他又继续他的工作,恍如一向如此,没有中断。

  其中有“真意”。我琢磨了很长时候,后来师父说:要活在当下。我才有点恍然了。活在当下,也就是斩断曩昔、现在、未来三际而安住于现前清净明觉的一念。这类安住即是无住。由于就此当下一念通于曩昔、现在和未来而成为永久。

  《华严经》上说:“三世一切一切劫,为一念际我皆入。”这个入于三世的一念既在三世中又在三世外,它是既存在又超越的。卖点心的婆子喝问德山要点哪个心时,德山就被约束在曩昔心、现在心、未来心的囚笼里而打失了当下一念。

  活在当下,也就是安心于当下。能安心于当下也就能安心于不时处处。现代的禅德“饥来吃饭困来眠”,“无处青山不道场”,就是这个事理。

  师父由于总能活在当下,所以他总显得那样安闲潇洒,处置题目对付自若,不费一些思考,纯为现时境界。非论是作文还是讲开示他都是信手拈来,不多很多,恰到益处。我想这大要就是《六祖坛经》上所说的“定慧等持”吧。

  我有不爱整洁的习惯,这个习惯是曩昔持久的门生生活养成的,师父几次批评我,我却进步不大。真是“山河易改,天性难移”。

  师父则否则,他四周的情况总是整整洁齐,干清干净,而且他走到那里就把清洁和次序带到那里。他常给我念道:“虚云老僧人了不起,虽然行梵衲行、穿百衲,但他的衣服却总是干清干净的,他的案头、禅榻总是整洁干净的。”

  开初,对他的话我一向淡然澹然,后来才渐渐领会:这也是修行。

  柏林禅寺是一座千年庙宇,历史的风暴却使它成为一片废墟。我们最初来到这里时,只要几棵古柏、一座佛塔还使人能模糊辨出这是一座古寺,一切又得重新起头。

  师父成了设想师。这儿修什么,那儿建什么,全数都由他亲身擘划,一切工程的图纸他都要亲身过目,并提出定见。偶然他带着我们在寺里四周巡查,向我们描写他的复兴蓝图,胸有成竹,运筹帷幄。每次回寺,即使是深夜,他也要去检察修建工程的停顿,偶然冷不丁他就会挑出毛病,使承包工程的领班胆战心惊。

  最奇的要算赵州禅师塔院的修建。师父在塔前的一片乱草地上划出一个范围构筑院墙。工人鄙人墙基时竟触到古墙的遗址,当地的老人说:曩昔塔院的围墙就在这里。竟是无意合古!

  经过这两年的尽力,到现在一座初具范围的梵刹高山而起。就像整理一间混乱的屋子一样,师父把这一废墟整理得清净庄重。

  现在我相信这两件事是不贰的。你只要能净化一间屋子,才能净化一座寺院,甚至一个社会,一个娑婆天下,而这类净化源出于我们身心的净化。

  所以师父警告我们:“依报和正报是不贰的。”我感遭到他对情况的调剂与改变像是出自一种本能,美满是自自然然的,似乎无形中有一种光芒从他清净的身心辐射出来,驱除了混乱,带来了和谐。

  他的这类影响力不但限于情况,对人也是一样。和他在一路,你会感受安好、平和,心里很清净,没有杂念。

  师父说:“我们每小我都要成就自己的净土。”是啊,求生西方净土的人要先完成自我的净化,不能把娑婆天下的坏习性带到净土去。

  师父谈起复兴柏林寺的人缘,既属偶然,又像是必定。1987年10月,师父受中国释教协会委派,伴随“日中友爱临黄协会”访华团参拜赵州塔,目击古寺颓敝,一片蔓草荒烟,他喜笑颜开。后来他告诉我们:“年轻时亲近虚云老僧人,随侍身旁,老人经常讲赵州僧人的公案,脑子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来到这里,看到一代大禅师的道场如此破败不胜,震动了豪情。”

  1990年夏历十月初一日,普光亮殿大佛在露天安座,风雨交集合万众腾欢。师父见此情形,老泪滂湃。

  1991年冬,修复中的柏林寺举行了第一次佛七。居士们离寺时都依依不舍,有的泪如泉涌。他们说:这里暖和得像自己的家。师父的眼里闪着泪光。

  1993年,在柏林寺南方一个清净幽雅的小院子里,师父为我们一位短期闭关的师兄启关。当他说完四句偈语后,热泪夺眶而出。

  师父说:“我每次看到你们这些门生,都想流泪。”

  师父的眼泪真多!

  提婆菩萨在《大丈夫论》中说:菩萨在三种时辰流泪:

  “一者见修好事人,以爱敬故,为之流泪;两者见忧心众生无好事者,以悲愍故,为之流泪;三者修大施时,悲喜积极,亦复流泪。计菩萨流泪已来,多四大海水。”

  菩萨的泪从那里来呢?从悲心来。“菩萨悲心如同雪聚,雪聚见日则皆融消,菩萨悲心见苦众 生,悲心雪聚故眼中流泪。”

  师父的眼泪和悲心想必已经积聚很久很久了吧。在释教饱受摧残的年月,他们是欲哭而无泪。僧人们被逼迫返俗,被批斗、被劳改。有的人因承受不了这类冲击而自寻短见,有的人则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剩下来的人便要忍受各种迫害和繁重的劳动。

  有一次师父给我讲起劳动革新的情形。数九隆冬,清晨两点起床,步行二十几里到工地挑土,到入夜收工,他有一阵子患浮肿,满身有力,还得对峙干。 午时休息的时辰,他就找一个背风的地方,大凉帽盖住脸,盘腿打坐。“你那时想到过前途吗?”出于文学的设想我这样问他。“没有什么具体想法,但相信那样的 现实只是临时的。”

  师父这一代僧人真是命运多舛。他们年富力强的光阴几近都消耗在那场灾难中,而当起色出现,复兴岌岌可危的释教的重任又落在他们肩上。

  经过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国释教百废待举,太需要人材了!师父必须以一当十地工作。

  他要主编两种刊物,主管河北省佛协,还要介入中国佛协的很多工作。至于柏林寺的复兴他更是多方筹划,暗澹经营。从化缘捐献,到计划设想,图纸的检查,工价的约定,还有与各类社会关系的周旋,寺内僧团的扶植,法会的主持等等,这一切都是他的工作。他一年的很多时候都奔走在旅途中。

  很屡次回寺,由于事务忙,他都是夜间赶路,三更到达,清晨出现在大殿上,使我们大吃一惊。我已经想:石家庄—北京一线的火车,在中国这么多人中,能够只要我师父坐得最多了,由于他均匀两星期就要往返一次。

  不管工作何等忙,师父像是长有千手千眼,对付自若。他休息的时候那末少,却总是一身潇洒,神彩奕奕。偶然他也会嘲笑我们年轻人不如他精神好。我想,我们缺少的首要不是精神,而是他那片似海的悲心。须知,这才是他能量的源泉啊!

  一个冬季的下午,在北京师父的住处,师父与我和一位四川的陈师长谈起虚云僧人那张低首蹙眉的照片。陈师长说:“这张像,很懊恼的样子。”师父说:“不是懊恼,是忧患。”我怦然心动。师父接着说:“我们都能像虚老一样,有忧患认识,释教就有望了,我们小我的修行就能有所成就。”

  有谁能了解禅者的忧患呢?我们挑选禅时都只留意了禅的高兴和超脱,却疏忽了禅的艰难、禅者的承当。

  禅宗初祖迦叶尊者以苦行著称。连佛陀都为老迦叶担忧,怕他吃不用,劝他放松些,可他却仍然如此。最初在灵山会上,世尊拈花,众皆惑然,惟迦叶尊者莞尔一笑。这一笑前面有几多艰辛!

  六祖慧能大师为传佛心印,先是磨房碾米,得法后又混迹猎人队伍13年,屡被险难。

  近代虚云老僧人住世一百二十年,为振救衰颓的教运,他东奔西忙,历经九磨十难!

  师父说:“不要谈玄说妙,要从一点一滴的小事做起……”

  我渐渐大白:禅这个概念是何等繁重,而用生命去实证禅又是何等艰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