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万佛网

  • 互联网新佛学
搜索
猜你喜欢

弘一大师的“前世今生”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7-9-23 22: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弘一大师的“宿世今生”

  有这么一个富二代:从小家财万贯;年少时风骚不羁,和名妓上演一出爱恋戏码;中年时当演员、搞音乐,轻断食;晚年却看穿红尘,遁入空门。

  前半生浪迹燕市,厮磨金粉;后半生晨钟暮鼓,青灯古佛度流年。李叔同的平生,活出了他人的好几辈子。

  1880年,李叔同诞生于天津故宅李宅,李门第代经商,到李叔同已经是名门望族,诞生于钟鸣鼎食之家,李叔同早早就表示出过人的天赋。

  8岁读四书五经,13岁攻历朝书法,15岁那年惊才绝艳,名噪一时。

  自古少年多风骚,李叔同也不破例。一次花间酒肆的消遣,他对名伶杨翠喜一见倾慕。

  看你花枝招展,睥睨流转,与你月下花前,赏月谈情。年少时的爱恋总是很简单。

  可命运总爱恶作剧,杨翠喜后来无法嫁作贩子妇,一段青涩美好的爱恋今后云消雾散。

  18岁时,母亲为他做主,迎娶商户之女。

  只是仅凭怙恃之命的婚姻怎会幸运,苦闷的李叔同把自己扎进艺术的陆地里。

  恰逢国家遭难,年轻气盛的李叔同加入维新变法,一腔热血的他还刻下一枚“南海康君是吾师”的印章以表情意。

  历史考证了这场变法的惨败,李叔同仓皇下奉母携眷逃往上海。上海花天酒地,无处宣泄的李叔同沉迷于柳巷花间,结交宴饮,赌书泼墨,挥霍无度的他还在上海滩袍笏退场,表演京剧。

  戏里归纳离合悲欢,戏外感受凡尘俗世的荒谬、残暴与黯败,在一副寄情声色的皮囊下隐藏着一颗寻觅归宿的灵魂。

  就在这年少意气,滔滔红尘路上旁皇苍茫时,25岁的李叔同又遭受变故:年仅46岁的生母谢世。

  仓促把母亲送回故宅埋葬,一向大胆的他掉臂世俗眼光,在四百多宾客眼前自弹钢琴,省掉一切繁文缛节,引发颤动。

  理想失意,生母离世,深思曩昔各种轻颓之举懊悔不已,他单身一人,远赴日本,一去就是六年。

  在日本,他考进了东京美术学院,进修西洋油画与剧本创作,将满腔的悲愤和一身的才思,埋藏在沉默的图画与跳动的音符之间 。

  本就天资聪慧,加上后天严酷自律,李叔同艺术成就颇深,名望渐长的他还吸引报纸采访。他已无暇顾及其他,由于他正忙着排演《茶花女》,而他饰演的正是女配角茶花女。

  不出料想,李叔同又火了,由于不落俗套的男扮女装,由于惊为天人的演艺天分。

  那时,李叔同同即是火的代名词,但对这个桀骜的天赋大师敬之亦远之,唯唯一位日本女子走进他心里——诚子。

  两人由于绘画了解,未几结发为夫妻,1911年4月,李叔同学成携妻返国。

  阔别祖国的六年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苍茫了三十年,李叔同找到了自己用武之地,他任教于直隶高档产业书院,投身教育奇迹。

  浮华几十载,李叔同对人生有了新的见识。

  他本精通文墨,各类艺术学科,更深知美育的重要性。每次提早备好板书,耐心而温顺的教导门生。

  现在著名的漫画家丰子恺当初是个调皮小孩,昔时差点被退学。但李叔同站了出来,力挺门生,嘉奖丰子恺天资无穷,是个可育的苗子。

  他不单带门生明白艺术的美好,还贴心地帮他们处理生活的困难。门生刘质平想去日本留学,经济拮据就是李叔同解囊互助。

  教书育人,也答应以换来心里的和蔼,但身世沉浮,朋友一个个阔别,深感世事虚幻无常却又力所不及,他含泪写下《送别》。

  寥寂难过,深远绵长,这正是他的心情,孤寂的他性情变得越发孤僻,经常一小我掩门伏案,自顾写诗作画,或进修佛经,渐有所悟。

  1916年,夏丏尊躲到凉亭里吃茶,一句“像我们这类人,落发当僧人却是挺好的”完全击中李叔同。

  他去虎跑寺断食20天。晨钟暮鼓,青灯佛卷,阔别浮华尘嚣,灵魂漂泊四十年,他似乎找到终极归宿。

对于他的妻子诚子,他只要一封手札作为离别:

  诚子

  关于我决议落发之事,在身旁一切事务上我已向相关之人交接清楚。上回与你谈过,想必你已领会我落发一事,是早晚的题目而已。

  经过了一段时候的思考,你能否能了解我的决议了呢?若你已赞成我这么做,请来信告诉我,你的决议于我非常重要。

  对你来说硬是要接管落空一个与你关系至深之人的疾苦与失望,这样的心情我领会。但你是不服凡的,请吞下这苦酒,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怯懦的灵魂。愿佛力加被,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

  做这样的决议,非我寡情薄义,为了那更永久、更艰难的佛道过程,我必须放下一切。我放下了你,也放下了在人间积累的申明与财富。这些都是昙花一现,不值得迷恋的。

  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彩的佛国,在西天无极乐园,我们再重逢吧。

  为了不增加你的疾苦,我将不再回上海去了。我们阿谁家里的一切,全数由你安排,并作为纪念。人生长久数十载,大限总是要来,现在不外是将它提早而已,我们是早晚要分此外,愿你能看穿。

  在佛前,我祈祷佛光加持你。望你珍重,念经的洪名。

  叔同戊午七月一日

  回校后,他起头食素,念经,颂佛。渐渐的,落发的动机在他心里萌生,直至长大为苍天大树。

  三年后,李叔同正式在虎跑定慧寺落发。此举一出,轰动众人。

  面临无数人的争议,他只是垂头诵佛,一座山门,却隔出了两个天下。

  今先人间再无李叔同,唯一的不外是弘一法师而已。

  剃度以后,他芒鞋布衲、苦修律宗,于寺内,洗衣补缀,全都自己脱手;外出云游,也不外一席一被而已。

  朋友夏丏尊曾在路中偶遇,看见他用破了一半的毛巾擦脸,要帮他换,他决然拒绝了:还好用的,和新的差不多。

  遁入空门,外物于他于浮云,但稳定的是那悲天悯人的情怀。

  陪伴一盏青灯,弘一法师编绘出《护生画集》,劝人们从善、戒杀、爱惜生命。日寇侵袭时,他没有独善其身,而是集众演讲,尽一己之力,渡劫众生。

  1942年10月13日晚,弘一法师走完了他不服常的人生。山河笑,烟雨遥,历经沧桑世事以后,毕竟一笑绝尘,离他人世。

  前半生风花雪月,结交宴饮,以一己之力鞭策中国文化和艺术,是举世注视标天赋;后半生尝尽人世悲欢,埋头苦修,成年高德劭的高僧。

  人生短短能有多少,他是一个传奇,就连张爱玲所言:我历来不是傲岸的人,最少在弘一法师寺院里面,我是如此谦虚

弘一法师的妻子与朱颜知己

  初恋杨翠喜

  杨翠喜是李叔同的初爱情人,两人初识在一个诗情画意的夜晚。从相遇的那天早晨起,李叔同每晚都要到她唱戏的天津福仙楼戏园为她恭维,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送她回家,一路谈情说爱,你侬我侬。李叔同在戏剧方面本就有深厚的底蕴,因而他为她讲授其所归纳的戏曲中的历史布景、人物性情,甚至手把手指导杨翠喜舞台身段和唱腔。“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额发翠云铺,眉弯淡欲无。落日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晚风有力垂杨嫩,眼光忘怀游丝绿;酒醒月痕底,江南杜宇啼。痴魂消一捻,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荫,朝朝香梦沾。”这是李叔同赠给杨翠喜的诗,可以设想那段时光是何等美好。但造化弄人,好景不长,杨翠喜究竟是一位伶人,人生不归自己决定,她后来被奉天军阀段芝贵看中,段芝贵在玩弄够以后将她抛弃,听说后来嫁作了贩子小妾,李叔同曾屡次寻觅,消息皆无,李叔同痴情失。

  发妻俞氏

  李叔同十八岁时遵奉母命与俞氏(津门茶商之女)成婚(李叔同夫人俞氏卒年为1926年正月初三)。

  与天津俞氏成婚。俞氏长叔同两岁。以童生资历应天津县儒学考试,学名李文涛。有子(乳名葫芦),晚年短命。 1904年,12月9日(夏历十一月初三)子李端生。

  朱颜知己李苹香

  她是上海的诗妓---李苹香,是香遍上海的名花,他是翩翩佳令郎,一样的风华正茂,他们一见倾慕。

  那年她22岁,他21岁。

  初恋失利后他曾一度以为今生无爱,直至遇上她。

  遇上她,她才晓得世上还能有这样的女子,有不枸一格的本性,有才思迸发的灵性,有万千潇洒的风情,有善解人意的心性。白天她象是太阳,暖,晚间她就是月亮,媚。在他看来她是一朵洁静的莲,虽然一不谨慎沉溺风尘饱经世事,但她能唾面自干,光辉地欢娱,积极而且美丽。

  她给自己的居室命名为““天韵阁”。

  他第一次踏入“天韵阁”时便赠她七绝三首,她大赞他的才华,一样专心地作诗回赠。

  当笔墨遇上知音,近乎于爱遭受爱。

  他来,她满心欢乐,她将备好的酒亲手斟满,他们相对地席地而坐,以诗酒唱和,失色又情味,兴趣处,他们经常会相视而笑,常常有趁心的诗词便会不谋而合地击掌欢歌。

  这样的欢畅清楚象梦,却又实在地存在着。妻子俞氏不具有的,她全有,在她这里,他获得了最好的感情抵偿。

  有很长的一段期间他们频频聚会,还在南洋公学进修时,除了上课,一有空他便朝她的香阁飞奔而来,她默坐在屋内等他,那时,他是她的摆钟,她准点等,他到点来。

  交往了6年,也相知6年,他们并没有相约要白头偕老,他们顾惜着碰头时的你侬我侬,积储着点点滴滴的重情深情。直至他母亲因病故世。

  母亲故去后,他感受灵魂如游丝飞絮,飘零无根,加上所跟随的偶像蔡元培师长被政府揖拿,深感再不能在花丛征逐,因而决议远赴日本,临别,他赠她七绝四首,她一样以诗回赠。一样的潇洒与爽性。

  红尘最初的爱诚子

  一个樱花般的洁静的女子,在涩涩绽放的韶华里遇上了她命里的人。

  也许她等了17年,他盼了她26载,从出世第一天起,他们便起头了这样的期待与相遇,是天意。

  那天,她象股微风般从他的窗前一飘而过,他本能地用眼光追随着窗外的丽影,手中的画笔停在了空中,几分钟后冲出画室,他叫住她,她回首,朝他颔首地展颜一笑,明眸皓齿。

  站在她眼前的是一个表面俊朗的青年,有一副魁梧的身段,穿着藏青色的和服,腰间系一条黑纱的腰带,三七分的发型,一脸的详和。初度碰头便有了七分亲热,象是久违。

  双方在日本配合生活了6年。后来,诚子随李叔同回到了中国,他先是把她安置在了上海,再北上天津执教并开办报刊。后来,李叔同又南下浙江两级师范书院就职绘画及音乐教员,每周能与诚子相聚一次……就这样,双方的情缘又续了6年。6年后,李叔同托朋友带信给诚子,说自己皈依归佛托朋友送她归国。即使后来诚子重返中国,希望李叔同出家回头,可是,一切难以挽回已经成为弘一大师的李叔同的心了,12年的情缘就这样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万佛网

www.wanfo.org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7:30

客服QQ点击咨询

© http://www.wanfo.org. Powered by Discuz!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